<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茂名】郭某甲合同詐騙罪一案刑事二審判決書

    分享到:
    點擊次數:135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14日00:43:06 打印此頁 關閉

    廣東刑事律師

    郭某甲合同詐騙罪一案刑事二審判決書

    審理法院: 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  號:?。?span>2020)粵09刑終某號

    案  由: 合同詐騙罪

    裁判日期: 20200914

    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20)粵09刑終某號

    原公訴機關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郭某甲,男,1962年出生。因涉嫌犯合同詐騙罪于20181227日被羈押,2019130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合同詐騙罪、非法處置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罪于201938日被逮捕?,F羈押于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孫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邢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審理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郭某甲犯合同詐騙罪、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罪一案,于2020420日作出(2019)粵0902刑初某號刑事判決。宣判后,被告人郭某甲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通過閱卷,訊問上訴人郭某甲,聽取辯護人的意見,本院認為案件事實清楚,決定以不開庭方式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一、關于合同詐騙的事實:

    20155月初,被告人郭某甲聯系茂名某1公司(以下簡稱茂名某1公司),介紹中山某2公司(以下簡稱中山某2公司)向茂名某1公司購買1000噸基礎油,為了取得茂名某1公司信任,被告人郭某甲提供其作為法定代表人的煙臺市某2公司(簡稱煙臺市某2公司,以下同)662萬元的承兌匯票做擔保。中山某2公司法定代表人袁某4(已判決)與茂名某1公司在2015511日簽訂油品購銷合同。2015513日,茂名某1公司收到煙臺市某2公司開具的662萬元商業承兌匯票后,2015514日中山某2公司開始向茂名某1公司拉油,直至201568日一共拉了價值5877037.4元人民幣的基礎油到中山某2公司。到了支付油款的時候,茂名某1公司發現中山某2公司并沒有按合同履行支付油款,且煙臺市某2公司提供662萬元的商業承兌匯票無法兌付。被告人郭某甲于20181227日在煙臺市牟平區被抓獲歸案。2019429日,茂名某1公司出具諒解書,表示不再追究郭某甲的民事和刑事責任,請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等部門對其免除或減輕刑事責任處理。

    上述事實,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拘留證、拘留通知書、變更羈押期限通知書、提請批準逮捕書、批準逮捕決定書、逮捕證及通知書,發案立案破案經過、抓獲經過,戶籍資料、違法犯罪記錄查詢表,中山某2公司開戶至今的銀行流水情況,中山某2公司資料,梁鵬身份證復印件、報案書、某1公司營業執照、某1公司組織機構代碼證等,油品銷售合同、承諾書,提貨明細、收貨確認函、承諾函,商業承兌匯票復印件(票號20578008),某公司在中信銀行煙臺牟平支行賬戶為73743101826某自201511日至2016321日交易明細,協助查詢財產通知書,調取證據通知書,調取證據通知書、民事裁定書、查封財產清單、土地房產產權檔案證明表、房地產查封證明表,調取證據通知書(某潤滑油公司煙臺農業銀行、煙臺工商銀行、煙臺農商銀行公司賬戶的具體明細表、《諒解書》、《收款收據》,證人袁某4、何文杰、黃某海、李某輝、趙某龍、胡某文、許某典、劉某棚、馮某云、柯某旭、李某壘、黃某煊、關某基、李某泓的證言,被害人梁某、譚某東的陳述,被告人郭某甲的供述和辯解等證據證實。

    二、關于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的事實:

    2015729日,牟平區人民法院在審理李某和煙臺市某2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時,查封煙臺市某2公司位于某區1-14號罐的成品油5588噸。在查封后約半個月,煙臺市某2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甲、總經理助理于忠波配合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將牟平區人民法院查封的位于某區1-14號罐成品油5588噸拉走。

    上述事實,有立案決定書,拘留證、拘留通知書、變更羈押期限通知書、釋放通知書、起訴意見書,證明材料,財產保全申請書、民事判決書、民事裁定書,煙臺牟平人民法院公告,查封財產清單、查封筆錄、產品銷售明細,執行筆錄,異議書及執行裁定書,追訴執行申請書,執行和解協議書,公函一份,倉儲合同,補充協議,情況說明,自述材料,證明材料,情況說明,證人于某波、于某都、陳某平的證言,被告人郭某甲的供述和辯解,被告人訊問時的錄音、錄像等證據證實。

    原判認為,被告人郭某甲在明知中山某2公司已無履約能力的情況下,出具無法承兌的商業承兌匯票為中山某2公司提供擔保,中山某2公司騙取被害單位茂名某1公司財物共計人民幣5877037.40元,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合同詐騙罪。鑒于被害單位對郭某甲的行為表示諒解,依法可以對郭某甲從輕處罰。被告人郭某甲明知位于某區1-14號罐成品油5588噸已被牟平區人民法院依法查封的情況下,仍安排其公司的總經理助理于忠波配合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將被查封的油品拉走,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情節嚴重,其行為又構成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郭某甲一人犯兩罪,應予數罪并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一條、第三百一十四條、第六十九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被告人郭某甲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犯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總和刑期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茂名詐騙罪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宣判后,被告人郭某甲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及其辯護人辯護稱:1、現有證據無法查清茂名某1公司向中山某2公司銷售了多少基礎油,一審判決認定某1公司向某2公司出售887.77噸基礎油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2.現有證據無法證實上訴人郭某甲有參與某2公司的經營、管理,上訴人不可能知道某2公司的財務狀況,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明知某2公司已無履約能力的情況下,出具商業承兌匯票為某2公司提供擔保的依據不足。3.現有證據無法證實上訴人有非法占有某1公司的主觀故意。即使要追究刑事責任,犯罪主體應該是某2公司或某公司,而非郭某甲本人。4.現有證據證實某公司同意配合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拉走的5588噸基礎油本來就屬于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牟平區人民法院在未查清涉案油品權屬的情況下對該批物品的查封是錯誤的查封,所以郭某甲的行為不構成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5.即使要認定合同詐騙共同犯罪,某公司僅起次要作用,屬于從犯,作為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郭某甲自然也屬于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而且郭某甲已全部清償了某1公司的債務并獲得諒解,對郭某甲可以適用緩刑。綜上所述,請求二審法院查明事實,依法改判上訴人緩刑。

    經二審審理查明,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郭某甲犯合同詐騙罪、非法處置查封財產罪的事實清楚屬實,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確實、充分,本院予以全部確認。

    另查明,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審理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袁某章犯合同詐騙罪一案,建議茂名市茂南區檢察院對中山某2公司補充起訴,茂名市茂南區檢察院不同意,遂于2018615日作出(2018)粵0902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判決:被告人袁某章犯單位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袁某章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926日作出(2018)粵09刑終某號刑事判決書,判決:一、撤銷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2018)粵0902刑初某號刑事判決。二、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袁某章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再查明,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審理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單位中山市某2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被告人何某杰合同詐騙一案,于2019114日作出(2018)0902刑初556號刑事判決:一、被告單位中山市某2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犯合同詐騙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二、被告人何某杰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三、責令被告單位中山市某2石油化工有限公司退賠給被害單位茂名市某1基礎油有限公司人民幣5877037.40元。宣判后,原審被告人何某杰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經審理后,認為原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于2019517日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對于上訴人郭某甲的上訴及其辯護人所提意見,經查,1.根據茂名某1公司與中山市某2公司簽訂的《油品銷售合同》、《承諾書》、《提貨明細》、《收貨確認函》、《承諾函》,證實茂名某1公司向中山市某2公司發貨32車次合計887.77噸總值5877037.40元的基礎油,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上訴人辯稱《收貨確認函》和《承諾函》沒有得到袁某章、何某杰、郭某甲等人的確認,不能證實茂名某1公司出售給中山市某2公司的基礎油數量,但沒有提供相關證據推翻《收貨確認函》和《承諾函》,本院對此辯解不予采納。2.茂名某1公司出具的《關于中山某2詐騙我司油一案的說明》明確提及中山某2公司自行委托運輸車到廣州市發展碧辟油有限公司油庫,提走某1公司的基礎油后轉賣給茂名新華粵石化有限公司,有車輛出車單、運費單為證,因此上訴人辯稱部分基礎油是茂名新華粵石化有限公司直接提走依據不足,不予采納。3.上訴人郭某甲是中山某2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介紹中山某2公司向茂名某1公司購買1000噸基礎油,之后由袁某章簽訂銷售合同,由何某杰跟進銷售情況,并以其作為法定代表人的煙臺市某2公司的名義出具一張662萬元的承兌匯票作擔保,有證人袁某章、何某杰、劉某棚的證言及被害人梁某、譚某東的陳述及辯認筆錄等證據予以佐證,足以證實郭某甲參與某2公司的經營、管理。根據袁某章的證言和公安機關對中山某2公司、煙臺市某2公司在各銀行查詢的銀行賬戶流水明細表可知,中山某2公司在20155月就經營困難,資金鏈已斷。20157月份,某潤滑油銷售有限公司在中信銀行和中國銀行的賬戶資金余額均無法履行與茂名某1公司的合同,因此,上訴人辯稱關于某公司具有充足的資金,只要某1公司持匯票在規定時間內承兌即可的意見不成立。故,上訴人郭某甲作為某2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明知某2公司沒有履約能力,采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被害單位茂名某1公司財物共計人民幣5877037.40元,一審判決認定郭某甲構成合同詐騙罪正確。4.根據已生效的本院(2018)粵09刑終某號刑事判決,袁某章作為中山某2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了公司的利益實施合同詐騙行為,視為公司的行為,構成單位犯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本案上訴人郭某甲作為某2公司實際控制人,聯系某2公司與某1公司簽訂油品合同以騙取貨款,其行為也應視為公司的行為,因此構成單位犯罪。上訴人及其辯護人關于本案如果構成合同詐騙罪,應屬于單位犯罪的意見成立,予以采納。5.上訴人辯稱位于某區114號罐成品油5588噸是屬于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但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在牟平區人民法院查封時和查封后沒有提出執行異議,對上訴人該辯解不予采納。上訴人明知該批成品油已被法院查封,仍安排人員配合中國鐵路物資北京公司將被查封的油品拉走,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情節嚴重,原審判決認定其構成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正確,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恰當。上訴人及其辯護人辯稱不構成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依據不足,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郭某甲作為某2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明知某2公司沒有履約能力,采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被害單位茂名某1公司財物共計5877037.40元,數額巨大,依法應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上訴人郭某甲還非法處置已被司法機關查封的財產,情節嚴重,依法應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上訴人郭某甲一人觸犯二罪,依法應予數罪并罰。鑒于在合同詐騙犯罪中,上訴人郭某甲足額賠償了被害單位茂名某1公司的損失并獲得諒解,依照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對上訴人郭某甲應予從輕處罰。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郭某甲犯合同詐騙罪、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唯對上訴人郭某甲犯合同詐騙罪的量刑過重,予以改判糾正。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一條、第三百一十四條、第六十九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2019)粵0902刑初某號刑事判決對被告人郭某甲的定罪部分。

    二、撤銷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人民法院(2019)粵0902刑初某號刑事判決對被告人郭某甲的量刑部分。茂名詐騙罪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三、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郭某甲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犯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產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1227日起至20221226日止。所處罰金限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三十日內向原審法院繳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茂名詐騙罪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審判長 周某

    審判員 張某

    審判員 張某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四日

    法官助理 鐘某

    書記員 黃某

     

    附本案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以虛構的單位或者冒用他人名義簽訂合同的;

    (二)以偽造、變造、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權證明作擔保的;

    (三)沒有實際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誘騙對方當事人繼續簽訂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對方當事人給付的貨物、貨款、預付款或者擔保財產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

    第二百三十一條單位犯本節第二百二十一條至第二百三十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本節各該條的規定處罰。

    第三百一十四條隱藏、轉移、變賣、故意毀損已被司法機關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茂名詐騙罪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后,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二)原判決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

    (三)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原審人民法院對于依照前款第三項規定發回重新審判的案件作出判決后,被告人提出上訴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或者裁定,不得再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茂名詐騙罪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廣州刑事律師.jpg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