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茂名】曾某甲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綁架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分享到:
    點擊次數:367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14日00:38:45 打印此頁 關閉

    廣東刑事律師

    曾某甲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綁架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審理法院: 茂名市某區人民法院

    案  號:?。?span>2018)粵0904刑初某號

    案  由: 故意傷害罪

    裁判日期: 20190308

    茂名市某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粵0904刑初某號

    公訴機關茂名市某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曾某甲(綽號阿某),男,1987年出生,因本案于2018719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綁架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于同年824日被逮捕?,F羈押于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林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潘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茂名市某區人民檢察院以茂電檢公刑訴﹝2018﹞某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曾某甲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綁架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于2018121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茂名市某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徐某、代理檢察員楊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曾某甲及辯護人潘某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茂名市某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一、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1)形成較穩定的犯罪組織,人數較多,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干成員基本固定(組織特征)。

    1998年以來,黎某2(已科刑)為壯大自己的勢力,從社會上吸收一些社會閑散人員(主要是吸毒和有犯罪前科人員)加入自己的隊伍,通過經濟利益籠絡等控制方式,和直接組織、策劃、慫恿、指揮、授意,有組織地實施了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逐步形成了以黎某2為組織、領導者,以被告人曾某甲、詹某6(科刑)、吳某2(科刑)張某3(科刑)、黎某3(科刑)、黎某1(科刑)黎某5(科刑)、陳某1(科刑)、楊某8(科刑)、詹某7(科刑)為骨干成員,以康動(科刑)、詹某11(科刑)、葉某2虹(科刑)、田某1(科刑)、鐘某2(科刑)、詹某8超(科刑)、邵某1(科刑)、黎某4(科刑)、詹某9(科刑)、詹嘉樂(在逃)、陳衡山(科刑)、邱某(科刑)、溫某(科刑)、張某4(科刑)為一般成員共20多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其中,被告人曾某甲是該組織的骨干成員,并積極參與該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2)通過綁架、開設賭場、敲詐勒索獲取經濟利益,具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經濟特征)。

    黎某2早期在某區某鎮通過開設賭場、敲詐勒索、放高利貸起家,勢力壯大以后,糾集被告人曾某甲、詹某6、吳某2、黎某1、黎某5、黎某4、陳某1、楊某8、邵某1、康動、詹某7等人通過強迫交易、開設賭場獲取經濟利益。黎某2以發放工資形式為賭場管理人員及工作人員提供報酬(每人每天100-200元),維持賭場日常工作,支付其手下出租屋的費用,與手下共同吃喝玩樂,給手下發工資、過年發紅包;為組織成員違法犯罪提供交通工具和作案費用。其中,被告人曾某甲負責打理賭場。

    公安機關依法扣押小汽車5輛、摩托車3輛、港幣32300元、人民幣41640元;凍結銀行存款247109.22元;查封黎某2出資購買(戶名為鄧某,黎某妻妹)位于廣州市天河區某街某房的房產一套、天河區某1-5號【單位】底下一層車位276。

    3)通過采取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行為特征)。

    1998年至201315年間,以黎某2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黎某2直接組織、策劃、指揮和授意下,在某、廣州等地,通過采取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多次有組織地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綁架、搶劫、尋釁滋事、強迫交易、開設賭場、故意毀壞財物、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黎某2黑社會性質組織共造成2人死亡、5人重傷、4人輕傷、4人輕微傷,故意毀壞財物價值19064元。

    4)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危害特征)。

    黎某2曾因多次參與聚眾滋事毆打他人致傷被勞動教養2年(1998610日至200069日),期滿后又因涉嫌故意傷害罪、搶劫罪分別于20025200611月被取保候審。黎某2200610月被廣東省公安廳懸賞緝捕的20名涉黑涉惡在逃主犯和骨干。黎某2因多次犯罪未能得到法律懲處導致其膽大妄為,以黎某2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為了維護其強勢地位,通過綁架、搶劫、敲詐勒索、開設賭場、強迫交易獲取經濟利益。為達到打壓競爭對手,樹立其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勢力和影響,多次有組織地實施暴力犯罪,手段兇殘,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造成當地群眾心理恐慌、安全感下降,并引發多起群眾上訪事件,怕被打擊報復不敢報警,怕被某次傷害不敢驗傷,在當地群眾中造成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形成非法控制,嚴重破壞了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二、開設賭場罪

    20118月份至20134月份期間,黎某2糾集被告人曾某甲以及楊某8、黎某1、吳某2、黎某4、陳某1、邵某1、邵某6等人分別在廣州市番禺區某鎮某新城的某棋牌及某區18棟之一101林某4的出租屋等地多次開設以麻將、翻攤等形式進行賭博的賭場,聚集大量的賭仔進行賭博并從中獲利,數目巨大,賬簿顯示賭仔尚欠該賭場共593050元。被告人曾某甲作為賭場管理人員,主要負責為賭場記錄賭仔的輸贏情況、撥翻攤子。

    三、綁架罪

    20094月份的一天中午11時許,受黎某2指使,被告人曾某甲、楊某8帶領20多人在某區某鎮某圩菜市場持槍強行將事主林某2戴上頭套后帶至山上小木屋。黎某2以限制林某2的人身自由為由,威逼林某2寫下一張68萬元的欠條。黎某2打電話給楊某8讓林某2聽電話,黎某2電話中要求林某2要支付40萬元才肯放其離開。第二天,黎某2又以某不送錢就某綁林某2為由,通過電話威逼林某2的弟弟林某3支付其40萬元。第三天,林某340萬元送到某縣某鎮海景灣酒店一樓大堂交給楊某8。

    四、故意傷害罪

    20081018日晚上10時許,事主鄧某1在某區某鎮某城四樓大廳喝酒,被被告人曾某甲以及葉某2虹、詹某6、黎某3、楊某8、楊某9、詹某10、邵某7等人拉到四樓大廳門口處用拳、腳、啤酒瓶等進行毆打。圍觀群眾謝某1、謝某2的頭部被對方用槍柄砸傷,鄧某1的面部右眼下眼額處被啤酒瓶砸傷。經法醫鑒定謝某1、謝某2均為輕傷。

    五、尋釁滋事罪

    20061217時許,黎某帶領被告人曾某甲、楊某等20多名年輕男子駕駛摩托車到某區某鎮登樓村委會登樓村,見到年輕男子一律對其開槍實施傷害,并隨意開槍毀壞他們在登樓村繞圈中所見到的房屋。經查,事主林某1被開槍打傷,經法醫鑒定為輕微傷。

    六、故意毀壞財物罪

    200742116時許,被告人曾某甲伙同黃雄偉、梁某4、黃某2、阿某1”、黑仔持刀及改裝獵槍到某區電城鎮珠城開發區蔡某1家,將蔡某1打傷并將蔡某1的小汽車的玻璃打爛。經鑒定損失價值人民幣6460元。被告人曾某甲當時持槍并動手打砸蔡某1的小汽車。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就上述指控,公訴機關向法庭提供相關證據,并指控被告人曾某甲積極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以勒索財物為目的綁架他人;又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輕傷;還在公共場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并以營利為目的,開設賭場,情節嚴重;故意毀壞他人財物,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第一款、第二百三十九條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二百七十五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綁架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開設賭場罪、故意毀壞財物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曾某甲辯解,1、黎某2等人的組織不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本人也不參與該組織;2、對指控的開設賭場的事實無異議;3、指控綁架的事實本人不參與;4、對指控的故意傷害的事實無異議;5、指控尋釁滋事的事實本人不參與,也不知情;6、對指控的故意毀壞財物的事實無異議。

    辯護人潘某的辯護意見:一、指控被告人曾某甲某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告人曾某甲不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1、關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本案中不存在黑社會性質組織,不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犯罪特征。2、根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5)粵高法少刑終字第某號刑事判決書及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粵09刑終某號刑事判決書,均不認定黎某2團伙為黑社會性質組織。二、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曾某甲某成綁架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告人不構成綁架罪。三、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曾某甲某成尋釁滋事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告人曾某甲不構成尋釁滋事罪。四、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構成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沒有異議。被告人有如下從輕或減輕量刑情節。1、在開設賭場罪中,被告人曾某甲應認定為自首。被告人在向公安機關投案后,如實供述參與開設賭場的事實,屬于自首;2、在開設賭場中,其沒有股份,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員,拿普通的工資,起次要、輔助作用,應認定為從犯。3、對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被告人當庭認罪,酌情予以從輕處罰;4、被告人曾某甲是初犯,沒有前科。綜上,請求綜合本案的全部證據,依法對被告人曾某甲作出公正的判決。

    經審理查明:

    一、開設賭場的犯罪事實

    20118月至20134月期間,黎某2(已科刑)糾集被告人曾某甲及楊某8、黎某1、吳某2、黎某4、陳某1、邵某1、邵某6(均已科刑)等人分別在廣州市番禺區某鎮某新城的某棋牌及某區18棟之一101林某4的出租屋等地,開設以麻將、翻攤等形式的賭博賭場,聚眾賭博從中獲利。據賬簿顯示,參賭人員尚欠該賭場的賭款共計人民幣593050元。被告人曾某甲作為賭場的管理人員,負責為該賭場記錄賭仔的輸贏情況及撥翻攤子。

    以上事實,被告人曾某甲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茂名市公安局打黑除惡專業隊民警2014123日出具的證明一份、證人溫某、張某1、李某1、艾某、王某1、林某4、劉某1、嚴某1、詹某1、邵某2、邵某3、劉某2的證言及辨認筆錄、證人劉某3、何某、陳某2、馬某、楊某1的證言、同案人黎某4、邵某6的供述及辨認筆錄、同案人吳某2、黎某1、陳某1、邵某1、楊某8供述、被告人曾某甲原供述、現場勘驗檢查筆錄、現場圖、現場照片、簽認照片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二、故意傷害的犯罪事實

    2008101822時許,在原某縣某鎮某城四樓大廳處,被告人曾某甲及葉某2虹、詹某6、黎某3、楊某8、楊某9、詹某10、邵某7等人將在該處喝酒的鄧某1拉到四樓大廳門口,用拳、腳、啤酒瓶等對鄧某1進行毆打。當時在現場的謝某1、謝某2上前救架,致謝某1的大腿被槍擊傷,謝某2的頭部被槍柄砸傷。經法醫鑒定,被害人謝某1是被槍彈射擊作用傷,構成輕傷。被害人謝某2被鈍物作用傷,構成輕傷。

    以上事實,被告人曾某甲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報警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檢查筆錄、扣押清單、發還清單、公安機關相關證明、證人嚴某2、謝某3、楊某2的證言、證人鄧某1證言及辨認筆錄、同案人邵某7、黎某3、葉某2虹、林某9成、楊某8供述及黎某3辨認筆錄、被害人謝某1、謝某2的陳述、被告人曾某甲原供述、醫院病歷資料、法醫鑒定、現場勘查筆錄、現場圖、現場照片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三、故意毀壞財物的犯罪事實

    200742116時許,被告人曾某甲與黃雄偉、梁某4、黃某2、阿某1”、黑仔(該兩人身份未明)持刀及改裝散彈槍到原某縣電城鎮珠城開發區被害人蔡某1家,將蔡某1的小汽車的玻璃打爛。經物價部門鑒定,蔡某1小汽車損失價值人民幣6460元。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以上事實,被告人曾某甲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人嚴某3證言、被害人蔡某1陳述、同案人黃某2、黃雄偉供述、被告人曾某甲原供述、涉案物價格鑒定結論書、現場勘驗筆錄、現場圖、現場照片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四、尋釁滋事的犯罪事實

    葉國虹、詹亞輝在原某縣某鎮登樓村委會登樓村被人打傷。200612617時許,為泄憤報復,黎某便帶著被告人曾某甲及楊某、溫某等20多名男子駕駛摩托車到原某縣某鎮登樓村委會登樓村,見到該村的年輕男子就開槍實施傷害,并隨意開槍毀壞他們在登樓村繞圈中所見到的房屋。導致被害人林某1遭槍擊傷。經法醫鑒定,林某1是被霰彈槍打擊傷,屬輕微傷。

    以上事實,有如下證據證實: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實公安機關對該案立案偵查。

    2、證人證言

    林某5證言,主要內容:大概是在2005年農歷十二月二十七日的下午4時多的時候,當時我正在從某縣某鎮登樓村往外面走,突然見到差不多十輛摩托車往我村里面開進來,我見到每輛車都有兩三個人,而且車上的人還拿著槍,我便躲到一邊偷看。摩托車上的人我認識的有黎某2”(綽號牛頭強)、曾某甲、楊某8(綽號黑面春……等人,他們之中也有人拿著長槍、短槍。他們進村不久我就聽到砰砰砰的響聲,就像放鞭炮一樣。晚點我回到村的時候聽到有人在議論,說牛頭強帶了二十多人開摩托車進我們村,圍著我們村到處轉,見到年輕男子就開槍打,其中我村的林某1和林某10就被開槍打中了,還有林某11家的墻壁也被開槍打爛了,他們還用搶指著我村的林某9強說是不是這個仔?,整個過程持續了大概20分鐘,見路上沒什么人了就走了。

    何添證言,主要內容:黎某2等人持槍進登樓村見到年輕男子就打,打傷林某1和林某10,打爛林某11家墻壁。還用槍指著我,我不認識黎某2,不過聽村里人說當時楊某8搭著的那個戴頭盔的就是黎某2。他的馬仔我只知道楊某8(黑面春)是跟著黎某2的。

    林某9強證言,主要內容:2006126號下午4點多,我從村中網吧上完網和我村的林振村,還有林劍平一起從網吧走出來??吹绞畞砼_摩托車迎面而來,每輛車坐著兩三個人,每個人都綁著一條藍色帶子,幾乎每臺車后面坐著的人手里都拿著一支槍,有長的有短的,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面有一邊黑黑的,開車后面搭著一個人,那人是戴著頭盔的,后來聽說那個帶著頭盔的就是黎某2,當時黎某2也拿著一支短槍,那些人一見到我們就拿槍指著我們的頭,其中有個人問那個臉黑黑的人是不是這幾個人,摩托車上黑臉男子說不是。之后他們就往村里開去了。后來我聽村里人說那些人到石場那邊后,無論是誰見人就打,還隨意開槍,聽說有兩個被槍打傷了,事發第二日才知道是我村的林某1,另一個是西村的林某10。

    林本養證言,主要內容:我剛吃完飯在自家的門口閑坐,突然聽到我屋后大路傳來一陣追趕摩托車的聲音……看見有人開著幾臺摩托車追趕我村人開著的一臺摩托車,其中那幾臺外村來的摩托車后面都坐著二個人,摩托車上有的人還拿著來福槍,當我村人開著摩托車向小路轉走的時候,那些外來的年青仔就向我村人逃走的方向開了一槍,但那一槍沒打中人,然后他們那些人都開車跑開了。后來我就聽講本村西村的林祟躍被他們用槍打傷,后來就聽說是黎某2帶著一幫年青仔來我村鬧事的。

    楊有蓮證言,主要內容:當時我抬頭一看,看見幾臺摩托車開過來,每臺摩托車上都坐著23個人,有的人手上還拖著70厘米長的槍支,他們拿著手里的槍支朝學校路邊開了一槍,隨后又到處亂射,還到處見人就打,聽村里人講打傷了我們登樓西村的林某10。

    林平強證言,主要內容:當時我正在我們登樓村的市場買東西,突然就看見來了十多臺摩托車,每臺摩托車上都坐著二三個人,其中有的人拿著槍,有的人拿著刀,他們每個人手臂上還扎著一條藍色的布條,我認到黎某2、黑面春也在其中,他們有的偶爾開幾槍,他們的摩托車在村里轉來轉去的,見到年青人就開槍,后來我就聽說我們村的林某10、林某1被他們用槍打傷了。

    邵建初證言,主要內容:當時我下班回到上排村籃球場的時候,就有一隊摩托車開進我們登樓村,每臺摩托車上都有二三個人,而且有的人還帶著槍,那班人的手臂上還扎著一條藍色的布條,不一會兒,我就聽到村中響起了槍聲,后來就聽說是黎某2帶人來我村打架了,還用槍打傷了林某10、林某1。

    林光唐證言,主要內容:當時我在我們登樓村的市場買東西,突然我聽到兩聲槍響,然后我見到十幾臺車幾十人開進我們村并經過我所在的市場,我看見騎的摩托車什么類型的都有,每個人手臂上統一綁著一條藍色的帶子,而且每個人手上都有槍,他們開車經過市場后,我又聽到兩三聲槍響。后來我聽說林某1、林某10被打傷了,后來我聽村民說,這幫人中帶頭的是黎某2,另外那些人都是他的馬仔。

    林某6證言,主要內容:我從家里出來,到村市場買菜,到達市場后,過了一會,市場邊突然來了十來輛摩托車,每輛車都坐著23個人,幾乎坐在車上的人手上都拿著槍支,有的槍比較長,有的槍比較短,車上的每個人手上都綁著一條藍色的帶,那伙人到市場后,二話不說,走下車來,見人就打,還到處隨意開槍。

    我聽講我們登樓村的林某1、林某10被那伙人開槍打傷了。我聽村里人說,是某的黎某2帶領他的馬仔,共有二十幾人到我村的市場開槍鬧事的,當時來的有黎某2的馬仔楊某8、詹某11、詹某6,還有曾某甲。

    林桂新證言,主要內容:我不在現場。我是當天晚上回到家后才知道此事的。我回家后聽說,黎某2帶了二三十人,開著十來臺摩托車進入我村,見到人就開槍,打傷了我村的林某1及林某10。

    林春生證言,主要內容:黎某2帶著二三十人開著摩托車,當時我村的人都說上海尾牛頭強帶人入到我村開槍打傷我村的人,見人就開槍,每個人手臂上都綁著藍布,就像部隊一樣……我聽說林某10受傷了,于是我就去到某縣人民醫院看望他,見到林某10全身都是散彈槍子彈,主要是后背及屁股、大腿上,有兩百多顆,當時醫院的醫生都不敢跟他做手術。

    周日興證言,主要內容:他們有很多人,帶刀帶槍,還在登樓那邊亂開槍,見到年輕人就抓來打,有很多人都被打傷了。

    約是20061月底的時候,就是某一天我下課,回到登樓大道河塘邊的時候,就看見田某2有一群人抓著一個人在砍,當時我看見就很害怕,然后就直接跑回家里了,但是在回家的途中伴隨我耳邊一直都是摩托車的聲音,而且帶著叫罵聲,并且聽到了開槍的聲音。后來我知道我村里面有好幾個人被打傷并到醫院住院治療的,有一個被槍打傷,而且很嚴重的。后來村民們討論中知道就是牛頭強帶著一幫年青仔來我們村鬧事的,他們圍著我們山美管區的幾條村轉了一圈,看見誰就抓誰人來毆打,當時都嚇死我了。

    鄧某1證言,主要內容:黎某2之前跟我沒有什么關系,后來聽人說黎某2想進我們村開設翻攤賭場,我們村里的人都不同意,黎某2就說見到我們村的人都打。大概到了20061月份的時候,黎某2他們帶了三十幾名年輕男子(其中有三個人帶了摩托車頭盔,一個是黎某2)坐了十多臺摩托車進我們村,在我們村口的時候就開了幾槍,當時路邊林某11家的圍墻的瓷磚被打爛了(事后林某11就叫別人幫他修好了)。黎某2他們進村后見到年輕男子就開槍,黎某2他們在我們村逛了幾圈,打傷了兩名村民后就離開了。那兩名村民是林某1、林某10,他們都是被槍打傷了腿部,他們一直都不敢報案,害怕黎某2他們報復,具體傷勢如何我不清楚。

    3、被害人林某1陳述,主要內容:2005年農歷1227左右的一天下午17點左右時間,當時我一個人開著一臺男裝摩托車回家,當我走到林桂生屋后面的丁字路口路邊的時候,就有一隊的摩托車從另外一條路過來,當時我離這隊摩托車有五六米遠,我只是看見有很多人,好多臺車,每臺車上有兩名左右的男子,然后我聽見幾聲槍響(最少開了三槍),然后我就感覺到我中槍了,我扭頭發現這幫人就對我開槍。于是我就在慌亂中準備調轉車頭往回走,但是我的摩托車倒了,所以我就只有步行回家了,醫生說我的子彈在我的大腦的神經線附近,是黎某2及手下馬仔將我打傷的,因為當時打傷我的這幫人開著好多臺摩托車進我們村開槍打人的。而且離我有五六米遠,他們這幫人一邊開著摩托車一邊開槍,因為當時我們村的好多人都看見,他們此后都對我說是黎某2及手下馬仔等人將我打傷的。而且之前黎某2想來我們登樓村開賭場,但是我們村的人不同意,之后雙方就發生矛盾,只是黎某2對我們村的人懷恨在心,所以就發生了黎某2等人在白天開著摩托車肆無忌憚的來我們村開槍打人報復的事情。

    我的大腦被打中,現在我大腦的右邊和頭頂的位置仍然有幾粒子彈殘留在其中,有時我碰到殘留子彈的位置都仍然有疼痛感。

    黎某2是某一帶的黑社會人物,大家都不敢惹他,他帶領手下在某周圍地區的每個村開賭場,所以黎某2也想來我們登樓村開賭場,但是我們登樓村的村民不同意黎某來我們村開賭場,所以黎某2就懷恨在心。之后,我們村的林某8豐欠了黎某2的高利貸,所以黎某2就派了他的手下馬仔狼狗輝、葉某2虹、楊某8來我們登樓村收數,想把抓人走,后我們登樓村的村民就與他們三人發生了沖突,他們三人中的狼狗輝被我們村的村民打傷了。也就是在狼狗輝被打傷的當天下午,黎某就帶領他的二三十手下馬仔來我們登樓村對我們村民進行報復,他們是開著摩托車進我們村的,每臺車上都一二人,見到我們村的年輕人就開槍打報復我們,開了好多槍,我正好從鄰居家出來撞見黎某2等人,所以我就被他們開槍打中了。

    4、同案人供述

    溫某供述,主要內容:20061月份差不多到春節時,黎某2打電話給我,說我們中的誰(黎某2的一個手下馬仔,忘記是誰了)被某縣某鎮登樓村的人打傷了,現在召集人員去報仇。我們集合后,黎某2讓我們每個人的左手臂上綁上一條藍色布條,防止誤傷;黎某2還叫我們進登樓后,看見年輕男子都開槍打,為受傷兄弟報仇。當時我們大約20多人,十多輛摩托車,黎某2拿了一支短槍,還拿了很多長、短槍給我們用。整裝后,楊某8開摩托車搭黎某2、我們開車跟著走。黎某2為了預防別人認出他,就戴了摩托車頭盔。我們進了登樓村后,圍著登樓村到處轉,見年輕男子就開槍打,整個過程持續了約十多分鐘,我們就離開了。

    參與此事我記得的有黎某2、曾某甲(外號亞某)、楊某8(外號黑面春)和我都參與了,其他人我都忘記了。

    詹某11供述,主要內容:2005年的一天,登樓村的一個仔欠我3000元,在2005年的一天,登樓的林某8雄打電話叫我去登樓村拿錢,所以當天上午11點左右我和楊某8、葉某2虹就去登樓村,被登樓村五六個仔打傷。我記得我被打的前一天,楊某8與登樓村的那幫在因為賭場發生過爭執,雙方都想在某縣海豐村開賭場,各不相讓,我懷疑被打傷是由于楊某8與登樓村在爭賭場。

    葉某2虹供述,主要內容:大概是在2005年,具體時間我記不起來了。那天楊某8(綽號:黑面春)打電話給我,說有個登樓里面的人(具體是誰我不知道)在黎某2(綽號:牛頭強)開設的翻攤場賭博,因賭博輸了不少錢后借了詹某11(綽號:狼狗輝)的錢,詹某11叫我們一起去登樓收數,于是我就開著我父親的摩托車出去。在外面接到楊某8之后(沒見到詹某11),按照楊某8的路線指示,我倆就駕車往登樓里面駕駛去,去到楊某8指示的位置后,我們找不到欠款人,然后就駕車往外走,準備離開登樓。在出到登樓靠近斜坡的位置時,就看見有六七個年輕人在路邊,那些登樓的年輕人看見我們駕車出來,立即就拿出槍來。我看見登樓的人要對我們開槍,就邊駕駛摩托車邊躲避射向我們的子彈,在他們開了幾槍之后,我因躲避時車速過快,導致駕駛的摩托車打滑翻車了,翻車之后他們還繼續開槍,我當時看見他們那么兇狠,我很怕受到傷害,在地上爬起來之后就丟棄摩托車,然后就拼命往登樓外面跑出去,楊某8在翻車之后就往登樓里面跑(事后,楊某8對我說當時他跑進別人家里才避過了那些登樓年輕人的追殺)。后來不知道什么回事,詹某11(綽號:狼狗輝)也進去登樓了,也被登樓里面的人打傷,而且傷勢很嚴重。

    詹某11供述,主要內容:我身上的槍傷及刀傷是2005年左右時間造成的,因為當時某鎮登樓村的一個仔(綽號亞國)欠了我3000元,在2005年的一天登樓的林某8雄打電話叫我去登樓村拿錢,所以在當天上午11點左右時間我就和楊某8、葉某2虹開了兩臺摩托車去登樓村,當我們去到登樓村的時候,就有五六個仔(手里有幾把刀,有兩支黑色來福槍)就攔停了我們三人的摩托車,然后這幫人就用刀砍傷了我,然后又用槍將我打傷,后來我都不知道是誰送我去醫院的。所以到現在就留下了這么多傷疤,其中一個是槍傷,刀傷有幾十處。葉某2虹也被打了一槍,楊某8被這幫仔捉回村,但是沒有打他,幾小時后我們這邊的人就開摩托車去將楊某8接回來了。

    楊某8供述,主要內容:2006年初的一天,我、葉某2虹和詹某11三人去某鎮登樓村收賭博數,卻被登樓村的人打傷了我們,大哥黎某2就立即召集人馬進行報復。那次召集了二三十人,并且持槍開了十幾輛摩托車進登樓村,然后,見到青年人就開槍射擊,也對著樓房射擊,我因為受傷了沒去到。在掃蕩完登樓村后,黎某2他們和我說的,事后也證實是這么回事。

    5、法醫鑒定,證實林某1是被霰彈槍打擊傷,屬輕微傷。

    6、現場勘查筆錄、現場圖、現場照片及簽認照片,證實案發現場原某縣某鎮登樓村的概況。

    以上證據,由公訴機關提供,并經法庭審理公開質證、認證,予以確認。

    根據證據裁判原則,現對公訴機關該項尋釁滋事的指控和被告人及辯護人該節的辯解、辯護的意見,綜合評判如下: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參與2006126日到某鎮登樓村尋釁滋事的事實,案中有同案人溫某的供詞指證,并有證人林某5、林某6的證詞佐證,足以認定被告人曾某甲參與該起尋釁滋事的事實。被告人曾某甲雖否認參與該尋釁滋事的事實,但其無法提供充分、確切的證據加以證實。據此,對公訴機關該項指控被告人曾某甲參與尋釁滋事的事實予以支持;被告人曾某甲對該項指控所辯解的意見及辯護人辯稱指控被告人曾某甲某成尋釁滋事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告人曾某甲不構成尋釁滋事罪的意見據理不成立,不予采納。

    另查明: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一、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事實:

    1)形成較穩定的犯罪組織,人數較多,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干成員基本固定(組織特征)。

    1998年以來,黎某2(已科刑)為壯大自己的勢力,從社會上吸收一些社會閑散人員(主要是吸毒和有犯罪前科人員)加入自己的隊伍,通過經濟利益籠絡等控制方式,和直接組織、策劃、慫恿、指揮、授意,有組織地實施了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逐步形成了以黎某2為組織、領導者,以被告人曾某甲、詹某6(科刑)、吳某2(科刑)張某3(科刑)、黎某3(科刑)、黎某1(科刑)黎某5(科刑)、陳某1(科刑)、楊某8(科刑)、詹某7(科刑)為骨干成員,以康動(科刑)、詹某11(科刑)、葉某2虹(科刑)、田某1(科刑)、鐘某2(科刑)、詹某8超(科刑)、邵某1(科刑)、黎某4(科刑)、詹某9(科刑)、詹嘉樂(在逃)、陳衡山(科刑)、邱某(科刑)、溫某(科刑)、張某4(科刑)為一般成員共20多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其中,被告人曾某甲是該組織的骨干成員,并積極參與該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

    2)通過綁架、開設賭場、敲詐勒索獲取經濟利益,具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經濟特征)。

    黎某2早期在某區某鎮通過開設賭場、敲詐勒索、放高利貸起家,勢力壯大以后,糾集被告人曾某甲、詹某6、吳某2、黎某1、黎某5、黎某4、陳某1、楊某8、邵某1、康動、詹某7等人通過強迫交易、開設賭場獲取經濟利益。黎某2以發放工資形式為賭場管理人員及工作人員提供報酬(每人每天100-200元),維持賭場日常工作,支付其手下出租屋的費用,與手下共同吃喝玩樂,給手下發工資、過年發紅包;為組織成員違法犯罪提供交通工具和作案費用。其中,被告人曾某甲負責打理賭場。

    公安機關依法扣押小汽車5輛、摩托車3輛、港幣32300元、人民幣41640元;凍結銀行存款247109.22元;查封黎某2出資購買(戶名為鄧某,黎某妻妹)位于廣州市天河區某街某房的房產一套、天河區某1-5號【單位】底下一層車位276。

    3)通過采取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行為特征)。

    1998年至201315年間,以黎某2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黎某2直接組織、策劃、指揮和授意下,在某、廣州等地,通過采取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多次有組織地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綁架、搶劫、尋釁滋事、強迫交易、開設賭場、故意毀壞財物、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黎某2黑社會性質組織共造成2人死亡、5人重傷、4人輕傷、4人輕微傷,故意毀壞財物價值19064元。

    4)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危害特征)。

    黎某2曾因多次參與聚眾滋事毆打他人致傷被勞動教養2年(1998610日至200069日),期滿后又因涉嫌故意傷害罪、搶劫罪分別于20025200611月被取保候審。黎某2200610月被廣東省公安廳懸賞緝捕的20名涉黑涉惡在逃主犯和骨干。黎某2因多次犯罪未能得到法律懲處導致其膽大妄為,以黎某2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為了維護其強勢地位,通過綁架、搶劫、敲詐勒索、開設賭場、強迫交易獲取經濟利益。為達到打壓競爭對手,樹立其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勢力和影響,多次有組織地實施暴力犯罪,手段兇殘,稱霸一方,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造成當地群眾心理恐慌、安全感下降,并引發多起群眾上訪事件,怕被打擊報復不敢報警,怕被某次傷害不敢驗傷,在當地群眾中造成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形成非法控制,嚴重破壞了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就上述事實,公訴機關向法庭提供如下證據:

    1、舉報材料,證實舉報人對黎某2等人的惡性進行舉報的事實。

    2、查封通知書、公司資料、財產查詢材料,證明公安機關對被告人黎某2等人的財產進行查詢及處置的事實。

    3、證人邱某的證言,我知道黎某2主要馬仔有珠發”…“黑面仔等人。

    4、證人劉某3的證言,牛頭強真名黎某2,在我們某鎮很有名氣,是我們這邊的黑社會大哥,我們某鎮的人都認識他。他手下很多馬仔,在我們某、麻崗、電城一帶很有名氣,很多人懼怕他們這幫人。牛頭強、詹建周開槍打陳某4、壟斷煤氣市場、還開賭場、放高利貸、收數、打架等等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阿某2”、阿某3”等人都是牛頭強的得力馬仔,都是跟著牛頭強混飯吃的,某鎮所有的村民都知道他們是牛頭強團伙的。

    5、證人邵某4、柯某、邵某5的證言,主要證實黎某2及其手下多人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并開設賭場的事實。其中邵某5辨認出楊某8是黎某2的手下。

    6、證人楊某3、楊某4、羅某、黃某1、鄧某2、梁某1、張某2、楊某5、詹某2、薛某、翁某1、王某2、高某、謝某4、詹某3、王某3、梁某2、鐘某1、譚某、翁某2、葉某1、梁某3、陳某3、詹某4、詹某5的證言,以上證人都是證明黎某2及其手下馬仔到處惹事生非、欺壓群眾、平時放高利貸、開設賭場、收保護費、故意傷害他人等等,為害一方,群眾都敢怒不敢言,黎某2被抓后,上述證人均表示政府為人民除了一大害。

    7、證人廖某的證言,我與黎某2是朋友關系,我們還在中山市東鳳鎮合伙開設了一間豐航電器有限公司。公司由我本人獨自管理,黎某2作為股東之一,無權干涉公司的運轉的,只享有公司的分紅,至今我們還沒分過錢給黎某2。公司的股份我占40%,黎某260%的股份。黎某2在公司借過30萬元,沒有借條,不過黎某2每次向我借錢我都會登記在一個小本子上。2012年的時候有一輛小車是黎某2以我的名字買的。車牌是粵A×××××。

    8、同案人黃某2的供述,主要內容:黎某2和我是同村的,是某鎮出了名的大佬,手下有很多馬仔,有很多槍支的。黎某2的手下我知道的有:詹某6、吳某2、張某3、黎某6、詹某7、陳某1、葉某2虹、陳某5、詹某11、康動、楊某10等人。我知道的有陳某1、楊某10、詹某6、吳某2、張某3、黎某6、詹某7等人比較得力。黎某2團伙的槍支都是改裝的散彈來福槍,具體多少支槍我不清楚。

    9、同案人吳某2的供述,主要內容:黎某2的馬仔很多,我認識的有陳某1、楊某8、……,很多不認識名字。黎某2平時一般有事才會叫我們這些馬仔去做的,一般是吩咐我,我某吩咐其他手下去做。黎某2主要都是靠開設賭場、放高利貸發家的,我們這些馬仔都是幫他管理賭場、放高利貸、追數之類的,黎某2在某鎮黑道上出了名的,沒有人敢惹他,我們這些馬仔掛著牛頭強的名號辦事,沒有辦不成的。我們跟著黎某2混,其實就是一個黑社會群體。黎某2是我們的大哥,他叫我們做什么,我們就做什么,我們為他做事,平時打人都是戴頭套蒙著面,持刀和槍的。大哥手下馬仔幾十個人,分別是……楊某8……等人。我們平時都叫黎某2“老板,因為他給錢我們用。

    10、同案人張某3的供述,主要內容:2002年的時候我就開始跟著詹某6混,而詹某6是跟著黎某2混的,那時黎某2算是某一帶的爛仔頭了。后來到了2007年我結婚了就逐漸疏遠了黎某2。02年至07年間,我們發生了很多事,黎某2的勢力愈發強大,吳某2、楊某8就是一直跟著黎某2勢力一起成長起來的人物,這些年吳某2、楊某8都開上了小汽車。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11、同案人黎某3的供述,主要內容:黎某2是該犯罪團伙的頭目,名下有好多手下跟著他,我知道比較出名的手下有楊某8(花名黑面春)、葉某2……,他們幾個都是跟著黎某2混食的,而楊某8、葉某2虹和曾某甲是黎某2得力的馬仔,吳某2則是黎某2身邊的師爺級的人物。而我因為是黎某2的親戚,也算不上團伙的什么人物,只是有時候需要做事的時候黎某2也會叫上我。

    12、同案人康動的供述,主要內容:黎某2的馬仔很多,比較得力的有吳某2、詹某7、張某3、楊某8、陳某1、詹某6等人,這些人都是黎某2的親信。因為黎某2的主業是開賭場和放高利貸,上述這些馬仔跟著黎某2主要是幫忙打理賭場,幫忙收數,還有就是打打殺殺,排除黑道競爭對手,壯大黎某2的黑社會組織。

    13、同案人詹某11的供述,主要內容:黎某2手下很多馬仔,其中以吳某2、黃某2、陳某1、詹某6、黎某6、楊某8、葉某2虹、張某3等人為骨干馬仔,……遇到什么事情,黎某2都會叫他的手下通過打打殺殺、威脅等來搞定。

    14、同案人葉某2虹的供述,主要內容:我只知道黎某2的得力手下有阿某2”、吳某2、楊某8、詹某6、張某3、詹某9、黃某2、黎某6等,而黎某2的二線手下主要有詹某8強、楊某9、曾某甲、陳某5、詹某12等。我只知道楊某8、詹某6、張某3、詹某9等人是幫黎某2抓翻攤的,其他人不清楚。

    15、同案人陳某4的供述,主要內容:牛頭強的馬仔很多,比較得力的有詹某7…、楊某8等人,牛頭強一般有事都是跟詹某7、吳某2等人說,然后某由下面的人去做。

    16、同案人楊某8的供述,主要內容:我認識黎某2已經有好幾年了,他是我們某縣某鎮有名的黑社會老大,這幾年我一直都是跟著他混,我剛開始做他的司機,他每月給我幾千塊錢作為工資。后來我幫黎某2大哥黎某1開車,黎某1每月給我3000元工資。黎某2便找了曾某甲做司機。像我這種跟黎某2混的,李某2發工資的人還有很多,他們都是黎某2的馬仔,專門幫黎某2做事。去年槍打邵某8、邵某9兄弟的那幫兇手就是黎某2的手下馬仔做的。我知道參與這件事的人是吳某2,而吳某2是黎某2最得力的馬仔,有什么重要事情,黎某2通常都是安排吳某2去做的。跟著黎某2混,而且比較得力的馬仔分別是吳某2、陳某1、張某3、黎某1、詹某6、詹某7、葉某2虹、黎某5、田某1、邵某1、黃某2、黎某3、曾某甲、詹某8強、康動等等。我們這幫人有等級關系,例如我進來主要是跟黎某1,黎某1負責開工資給我,而黎某1跟著黎某2混的,雖然他們是兄弟關系,但是黎某2是我們的大哥。而曾某甲近來主要跟在大哥黎某2做貼身司機,聽黎某2親自使喚做事,地位比較高。吳某2與黎某2是一起長大的,他手下也有聽喚的馬仔,例如黎某5、田某1主要是跟吳某2的,他們是吳某2的馬仔,主要聽吳某2的使喚做事。陳某1、邵某1、黎某3、張某3等人平時主要是聽黎某2的安排做事。我們跟黎某2混的主要經濟來源是靠開設賭場,大家幫賭場打工發工資。

    17、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1114日(2016)粵09刑終某號刑事判決書和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928日(2015)粵高法少刑終字第某號刑事判決書,主要內容:對原指控和判決的參加、組織黑社會性質罪該事實不予認定。

    綜上證據評析,本案缺乏證據證實被告人曾某甲與黎某2等同案人員之間形成或約定組織分工,也沒有成文或不成文的內部規章制度或組織紀律,涉案人員所犯具體個案的犯罪起因與目的各不相同,案中缺乏證據證明不同人員所犯個案之間具有關聯性,因而不能證實被告人曾某甲與黎某2等人之間形成了較為穩定的犯罪組織。且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與同案人員黎某2等人通過違法犯罪活動或者其他手段獲取經濟利益,具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以支持該組織的活動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案中的黎某2平時以發放工資或者經常性地給付其他實物、利益讓組織成員實施違法犯罪亦缺乏證據證實。據此,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證據不足,不予支持。被告人曾某甲及辯護人該節的辯解和辯護意見據理充分,予以采納。

    二、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參與綁架被害人林某2的事實:

    20094月份的一天中午11時許,受黎某2指使,被告人曾某甲、楊某8帶領20多人在某區某鎮某圩菜市場持槍強行將事主林某2戴上頭套后帶至山上小木屋。黎某2以限制林某2的人身自由為由,威逼林某2寫下一張68萬元的欠條。黎某2打電話給楊某8讓林某2聽電話,黎某2在電話中要求林某2要支付40萬元才肯放其離開。第二天,黎某2又以某不送錢就某綁林某2為由,通過電話威逼林某2的弟弟林某3支付其40萬元。第三天,林某340萬元送到某縣某鎮海景灣酒店一樓大堂交給楊某8。

    就上述指控,公訴機關向法庭提供如下證據: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實偵查機關在工作中發現本案,并立案偵查的經過。

    2、證人林某3的證言,20094月份左右的一天下午14時許,我接到同村人林某12和林某7的電話,說我大哥林某2被黎某2團伙的人在某圩劫持走了。并說很可能因為賭博的事情。因為在那天前的幾天,我認識的幾個老板都跟我說過,說我哥林某2在廣州番禺某鎮那里輸了幾十萬給牛頭強,而因為牛頭強開的那個賭場是用出老千的手段騙賭徒錢的,所以大家都叫我哥不要給錢牛頭強。我立即打電話給林某2,已經打不通了。我到某圩看情況,發現我哥的車停在某圩菜市場旁邊。于是,我就打電話叫人聯系公安人員幫忙,同時又打電話叫朋友聯系牛頭強。結果到了18時左右,牛頭強的馬仔打電話給我說我哥林某2的車鑰匙在某圩的某個位置,叫我去拿就行了。于是我去拿了鑰匙將車開回家。我和林冠霖在村中的籃球場坐等消息。19時許,牛頭強打電話給我了,說你哥在我手上,他欠了我68萬的賭數,你準備怎么辦﹗我很生氣,并說他的是出老千的賭博,我不會給錢他。晚上21時許,我朋友聯系公安局的人,他們就開警車去牛頭強和他一些得力馬仔村里找,但找不到我哥,也找不到牛頭強那幫人。差不多22時,牛頭強又打電話來說錢的事情,我怕他們傷害我哥,就說給10萬。牛頭強不愿意。凌晨1時多,我哥用陌生電話打給我,讓我答應給40萬的要求,讓他先出來。后來我答應了,到了凌晨3時多我哥被他們送回到上海尾路口。第二天牛頭強打電話叫我送錢給他,我說還要等二天才有40萬元現金。牛頭強要我第二天就送錢給他,否則就某綁一次,到時就不是這個價錢了。第三天,我拿了40萬元人民幣,并打電話給牛頭強。牛頭強叫我自己一個人拿錢過去,并說楊某8會打電話給我。過了一會,一個自稱楊某8的人打電話給我叫我拿錢到海景灣酒店。在一樓大堂我見到兩名青年向我走來,其中一個穿著黃色上衣,黑色牛仔褲,約一米七;臉的一邊有黑色胎記,中等身材。另一個白色上衣、藍色牛仔褲,約一米七大幾,高高瘦瘦。我就打了楊某8電話,那個穿黃色上衣的男青年手里電話響了,我便將40萬元現金給他。他們數了錢說行了,我就離開了。我哥林某2牛頭強綁架勒索40萬元的事有林某12、林某7、林冠霖等人都知道。

    3、證人林某7的證言及辨認筆錄,20094月份左右的一天下午,我和林某2、林某12三人去某圩吃完飯準備離開,林某2準備開車門時就有十幾個青年開了好多輛摩托車和一輛海南馬自達兩廂商務車攔住我們,當中有人大叫一聲永周(林某2曾用名)。此時黎某2的馬仔黑面春手持一支黑色的手槍和亞某手持一支長約80厘米的散彈槍沖到了林某2面前,將林某2帶上他們的馬自達商務車開走了。我和林某12立即到某派出所報警,去的過程中我打電話給林某2的弟弟林某3和朋友林某5,我們到某派出所林某5也到了。報完警后,我、林崇禮、林某5就回到登樓村燈光球場處等消息。晚上19時許,牛頭強團伙的人和林某3通上電話了,雙方一直在談價錢,最后牛頭強要求林某3、林某2兄弟給40萬就放人,林某3答應了。到了凌晨3時多林某2被放回來。林某2告訴我們,他在山上被牛頭強團伙逼著寫了一張七十多萬的欠條,說二三天內必須給40萬元,余下的錢以后還要給。黑面春、亞某牛頭強手下的得力馬仔,在電城某一帶是眾所周知的事。我能認出黑面春亞某。當時派出所是楊某6接警的。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經照片辨認,林某7辨認出曾某甲(亞某)、楊某8(黑面春)、黎某3、葉某2虹、詹某8強是綁架林某2的人。

    4、證人林某5的證言,主要內容:約在20094月份左右的一天中午11時多,我朋友林某7打電話給我,說另一個朋友林某2牛頭強團伙持槍綁走了。我們回到登樓村的燈光球場處和林某2的弟弟林某3一起等消息,期間林某3牛頭強的人多次通話,最后好像達成協議。到了凌晨3時多,林某2就被放回來了。是因為賭博債務林某2才被綁架的。

    5、證人楊某6的證言,20094月份的時候,我還在某派出所當副所長,有一天我在某派出所值班時,接到一個接警電話,說在某菜市場有人被抓走了。于是我就帶警員出警,后來帶被抓走的人的朋友回派出所做材料。他說他剛才和林某13等人在某菜市場吃晚飯后正想上車離開時,林某13牛頭強的馬仔持槍綁架走了。聽了情況后,我為那個青年做了筆錄,并將情況報給了當時所長梁浩文,所長就和某縣公安局刑警方面溝通了,第二天凌晨兩三點的時候,被綁架的林某13被放回來了。接警后我和刑警隊的謝某5、吳某1去了被綁架人林某13的家,他的家屬希望我們警方不要搞得景象太大,把林某13找回來就行,其他的事情就不想管了。因為他們說是林某13欠他們的賭博債,接著,某刑警隊的民警跟進此事,我們就回派出所了。林某13為什么會被放回來,有沒有被人打之類的事情,我們派出所就不知道了。因為在后來我們去找林某13時,他一直不肯跟我們派出所接觸。

    6、證人吳某1、謝某5的證言,主要內容均為:吳某1接到林某3的求助電話,二人與大隊長林雄權一起到某鎮登樓村燈光球場處理林某2被綁架事情,后來謝某5打電話給牛頭強時,牛頭強答應放人,后來二人與一起出警的林某14就走了。林某13是因為賭博債務被綁架的。

    7、被害人林某2的陳述及辨認筆錄,主要內容:20094月份左右我去牛頭強在番禺區某的麗水灣路某棋牌室內開設的賭場賭魚蝦蟹,當時操作魚蝦蟹賭場的人有楊某8(綽號黑面春)、亞某等人,他們都是牛頭強馬仔,楊某8亞某負責在賭場內記數和放高利貸。我輸了68萬元,才注意到他們出千,我就不某賭了。當晚10時左右牛頭強打電話給我說只要我還50萬就行了。我不肯還錢。牛頭強就說如果不還錢就叫人抓我。過了三四天,我回到某和林某12、林某7等人開車準備吃中午飯出到某圩時,楊某10、亞某持槍帶著20多人開著一輛海南馬自達的兩廂小汽車和很多輛摩托車攔截我下來了,這時楊某8六四手槍,亞某用一支長約80厘米白色的來福槍指著我叫我下車并上了他們的小車。亞某用一個黑色的頭套套著我的頭然后開車將我抓到一座山上的小木屋。他們叫我寫欠條,我按他們的要求寫了一張欠黎某2(或是楊某868萬元的欠條,凌晨兩三點鐘時,楊某8接到黎某2電話并讓我聽,黎某2要我答應在一個星期內給40萬才放我走。我為了安全就答應了。他們就安排一個男青年搭我到某鎮海尾路口把我放了。我回來后才從家人那里了解到因為是家人報警了,并且我弟弟林某3也答應黎某2給錢了,這樣他們才放我的。過了兩三天,我弟弟林某3就拿了40萬現金去到某的海景灣酒店給了楊某8亞某。他們卻沒有給回欠條我。我弟弟給錢楊某8后我因為不敢某為這事煩心,怕被黎某2報復,所以沒有告知警方。

    經照片辨認,被害人林某2辨認出曾某甲就是在某圩綁架他的外號叫亞某的男子。

    8、同案人楊某8的供述,主要內容:20094月份的時候,曾某甲打電話給我,叫我在家里等他回來,說因為登樓村的林某2在我們廣州的賭場輸了幾十萬,還沒還錢,大哥黎某2要我們去抓林某2還賭債。于是,我就在家里等他。曾某甲回來后就打電話組織抓林某2。那天中午,曾某甲打電話叫我開車去接他,我就駕駛那輛銀色的捷達車去接他,看見他拿著一支手槍上車,他坐在副駕駛位后就打電話聯系黎某3、葉某2虹、詹某10、詹某8強他們,與他們會合后去到325國道某菜市場時,看到林某2的捷豹小汽車停在市場邊,林某2和三四個朋友在市場大排檔吃飯,于是我們一起圍上去,我沒下車,曾某甲用槍指著林某2,詹某10和葉某2虹把林某2押進我駕駛的捷達車,一起到田心村一座山腳下,我們下車換坐摩托車到山上。在山頂木屋門口,曾某甲叫林某2還欠大哥黎某2賭債68萬,林某2說一時間拿不出這么多的錢,要一點一點還,曾某甲打電話與黎某2說了后,曾某甲就說黎某2不答應,要現在還,并拿來紙和筆,讓林某2寫了一張欠68萬的欠條,還要林某2在欠條上按了指紋,曾某甲收起欠條。接著曾某甲就一直與大哥黎某2通電話,又和林某2的家人通電話,讓林某2的家屬當晚先還20萬才能放人。接著,曾某甲與葉某2虹又駕駛摩托車出去,只留下我、詹某10、黎某3、詹某8強看守林某2。曾某甲和葉某2虹回來時,曾某甲手里多了一個黑色塑料袋,他打開給我們看時,我看到有整整一袋,曾某甲說驗過了,剛好二十萬。然后由詹某8強一個人駕駛摩托車送林某2下山。然后大家都回家了。到了第二天早上,曾某甲打電話給我叫我與他一起去某縣某鎮海景灣酒店收林某2的尾數。于是我駕駛捷達車去接曾某甲到海景灣酒店。曾某甲途中與林某2那方的人通電話,商量交錢地點,最后我聽到是在海景灣酒店大堂交錢。當我在海景灣門口停車后,曾某甲下車去拿錢。過了一會,曾某甲回來,手里拿著一個黑色塑料袋,曾某甲對我說:只有二十萬,就這么多了。我沒問為什么,就回家了。過了一天,曾某甲就到我家給了五千元給我。

    9、現場勘查筆錄、現場圖、現場照片,證明案發現場的概況。

    10、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928日(2015)粵高法少刑終字第某號刑事判決書,沒有綁架林某2該項事實的判決認定。

    11、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1114日(2016)粵09刑終某號刑事判決書,對原一審判認定同案人楊某8非法拘禁林某2的事實,二審裁判認定證據不足,撤銷了該項非法拘禁的原判定罪和量刑。

    綜上證據分析,公訴機關該部分指控的事實,在案證據只有證人林某7的證言和被害人林某2的陳述及同案人楊某8的原供述指證被告人曾某甲參與對被害人林某2實施綁架的事實。而案中沒有參與該案的其他同案人的供述,被告人曾某甲否認參與該項控罪。另生效的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刑事判決書對原判同案人楊某8參與非法拘禁林某2的該事實作了證據不足,撤銷該項定罪和量刑的終審判決。據此,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某成綁架罪的證據不足,不予支持。被告人曾某甲和辯護人對該節指控的事實所作的辯解和辯護意見據理充分,予以采納。

    某查明,201871910時許,被告人曾某甲自動到茂名公安局刑警支隊六大隊投案。

    以上事實,有到案經過及被告人曾某甲的供述在案證實,被告人曾某甲也無異議,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曾某甲參與以黎某2為首的涉惡犯罪團伙,分別實施了以營利為目的,開設賭場;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二人輕傷;故意毀壞他人財物,造成財物損失數額較大;在公共場所持兇器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并任意損毀他人財物的犯罪活動,其行為已構成了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和尋釁滋事罪,應予刑罰。被告人曾某甲一人犯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和尋釁滋事罪,應實行數罪并罰。在參與以上的各項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曾某甲作案積極,是主犯之一,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其主犯情節相比作為犯罪的組織、策劃和指揮者的同案人員黎某2的情節較輕,可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曾某甲自動投案,其在庭審中如實供述參與開設賭場、故意傷害和故意毀壞財物的犯罪事實并當庭認罪,對被告人曾某甲如實供述的這部分犯罪行為,認定為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曾某甲本案犯數罪,其自動投案,因其對尋釁滋事的事實拒不供認,故對認定被告人曾某甲犯尋釁滋事罪,不認定為自首。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曾某甲犯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尋釁滋事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應予支持。指控被告人曾某甲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和綁架罪的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被告人曾某甲辯解的黎某2等人的組織不屬黑社會性質組織和不參與綁架作案的意見據理充分,予以支持;其辯解不參與尋釁滋事作案及不知情的意見與事實及證據不符,不予采納。辯護人辯稱被告人曾某甲不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指控被告人構成綁架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和辯稱被告人自動投案,對開設賭場罪如實供述,應認定屬于自首及被告人對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當庭自愿認罪,是初犯、無前科應酌情予以從輕處罰的意見據理充分,予以支持;辯護人辯稱的被告人不構成尋釁滋事罪和被告人在開設賭場罪中應認定為從犯的意見據理不成立,不予采納。

    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情節和社會危害性及其悔罪表現,結合同案人的量刑情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曾某甲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元;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偤托唐谟衅谕叫涛迥炅鶄€月,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茂名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審判長 林某

    人民陪審員 林某

    人民陪審員 楊某

    二〇一九年三月八日

    法官助理 嚴某

    書記員 嚴某

     

    附主要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零三條以營利為目的,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

    開設賭場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茂名涉黑案件刑事律師,廣東茂名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第二百七十五條故意毀壞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九十三條有下列尋釁滋事行為之一,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

    (四)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糾集他人多次實施前款行為,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處罰金。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六條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

    廣州刑事律師.jpg

    上一條:【茂名】郭某甲合同詐騙罪一案刑事二審判決書 下一條:【湛江】王某甲、黃某乙受賄罪、放縱走私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