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湛江】王某甲、黃某乙受賄罪、放縱走私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分享到:
    點擊次數:478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14日00:32:06 打印此頁 關閉

    廣東刑事律師

    王某甲、黃某乙受賄罪、放縱走私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審理法院: 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

    案  號:?。?span>2018)粵0891刑初某號

    案  由: 受賄罪

    裁判日期: 20181220

    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粵0891刑初某號

    公訴機關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王某甲,男,1974年出生。原系湛江某1局某2分局副局長(副處級)、中共黨員。因本案于2017810日被羈押,20178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25日被逮捕?,F羈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王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黃某乙,男,1978年出生,原系湛江某1局駐某3科主任科員。因本案于2017717日被監視居住,同年8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7日被逮捕?,F羈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吳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吳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以湛開檢公刑訴[2018]某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某甲、黃某乙犯受賄罪、放縱走私罪,于20183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竇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王某甲及其辯護人王某、被告人黃某乙及其辯護人吳某、吳某到庭參加了訴訟。在審理過程中,因補充偵查,本案兩次延期審理?,F已審理終結。

    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26月至201311月期間,被告人王某甲在擔任湛江某1應急機動分隊(以下簡稱4)負責人期間,利用職務之便,伙同4成員被告人黃某乙共同收受廉江市某5“大公司走私團伙的主要股東龍某1(已因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判刑)好處費252萬元人民幣。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2011年4月,湛江海關任命王某甲為偵查處副處長,負責組織籌建4。201185日,4正式成立,直屬緝私局管理,由緝私局黨組直接領導,并向關黨組負責。4具有開展查緝走私、辦理重大走私案件、關區機動檢查等工作職責。該分隊直屬緝私局開展工作一直持續到2014326日,湛江某1局對其管理職能進行調整轉歸偵查處。201185日至201311月期間,王某甲負責4全面工作,黃某乙負責情報工作。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2011854成立之后的一年半內,查緝走私行動頻繁,查獲了大量的香煙、凍品等走私物品,期間還于20111223日在廉某鎮某6村查扣龍某1團伙走私香煙28411條。4頻繁的查私行動,給途經湛江路段的走私活動帶來了很大的阻遏。龍某1團伙為了使其運載走私香煙的車輛(俗稱飛機仔)在途徑湛江路段不被4查緝,試圖通過時任湛江某1局某7科科長陳某1(另案處理)認識王某甲。20125月,經陳某1介紹,王某甲安排黃某乙與龍某1會面。龍某1向黃某乙提出,只要4不查龍某1走私團伙的飛機仔,會每月給黃某乙和其領導14萬元人民幣好處費(俗稱買單費)。后經王某甲同意,黃某乙答應龍某1的要求,并由黃某乙具體負責與龍某1單線聯系收受買單費和提供查緝信息幫助龍某1走私團伙逃避4的查緝等相關事宜。從20126月開始至201311月期間,龍某1按照每月14萬人民幣的標準,一共18個月,共送給王某甲和黃某乙252萬元人民幣。所收受到的好處費,王某甲和黃某乙按照86的比例分成,王某甲從中分得144萬元,黃某乙從中分得108萬元。

    王某甲和黃某乙收受龍某1好處費之后,按龍某1的要求沒有查處龍某1團伙的走私車輛,放縱走私,使得龍某1團伙運輸走私香煙順利逃避海關監管,得以發展壯大,牟取非法暴利。直至2015年湛江某1局對“4.9”走私香煙案進行立案偵查,后該案經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并作出判決認定,龍某1“大公司走私團伙走私香煙入境,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該團伙十五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其中,龍某1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千萬元。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出示了書證、證人證言、兩名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辨認筆錄等證據,認為二被告人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共同受賄252萬元,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損失,情節特別嚴重,其二人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應以受賄罪追究其二人刑事責任。二被告人身為某1工作人員,徇私舞弊、放縱走私,情節嚴重,又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一十一的規定,應當以放縱走私罪罪和受賄罪數罪并罰追究其二人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王某甲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無異議,但辯解其行為僅構成受賄罪,不構成放縱走私罪。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辯護人王某辯護認為:一、起訴書指控王某甲犯放縱走私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該罪名不能成立。首先,構成放縱走私罪應有放縱走私的行為,不僅包括自己有放縱走私的行為,還要有他人被放縱了的走私行為,且達到情節嚴重才能構成放縱走私罪。公訴機關未能提供被放縱的走私行為具體的時間、地點、數額和金額,因此,公訴機關指控王某甲放縱走私罪的證據不足,罪名不能成立。其次,起訴書中關于二被告人收受龍某1好處費后按龍某1要求沒有查處龍某1團伙的走私車輛、放縱走私,致使龍某1團伙運輸走私香煙順利逃避海關監管、得以發展壯大、牟取非法暴利的表述屬于主觀臆斷,與事實不符。由于湛江海關有六個部門均有查緝走私的職責,查緝走私不僅是某4隊的職責,因此,龍某1團伙逃避監管、發展壯大不能簡單歸責于二被告人,且根據某4隊的籌建及成立文件,某4隊在查緝走私方面主要負有協助職能,不具有自主決定上路查緝走私的職能;再者,龍某1的走私犯罪主要發生在2014年以后,而非在二被告人收受賄賂期間,因此,龍某1的走私犯罪與王某甲的受賄行為沒有直接因果關系,起訴書稱被告人收受賄賂使得龍某1團伙運輸走私香煙順利逃避海關監管、得以發展壯大的推定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最后,補充偵查的證據沒有證明二被告人受賄期間的走私車輛經過湛江路段,該證據與本案無關。二、起訴書關于王某甲受賄罪的指控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但是關于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損失、情節特別嚴重的這一情節的指控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成立。理由包括,公訴機關沒有出示王某甲受賄給國家利益造成損失的量化數據,龍某1團伙走私犯罪及其走私金額均與王某甲受賄沒有直接因果關系,不能主觀認定龍某1團伙的走私犯罪造成的國家損失是受賄造成的損失。三、起訴書指控王某甲放縱走私罪的同時又指控王某甲在受賄罪中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國家利益受損、情節特別嚴重,屬于對同一后果、情節進行重復評價,加重了被告人的刑責。四、王某甲在工作中一貫表現突出,受到多次嘉獎;其歸案后坦白交代自己所作所為,真誠悔罪;其受賄后沒有用于揮霍,在有兩名高齡老人需要贍養、有未成年孩子需要撫養、家庭經濟條件有限的情況下積極退贓;其系初犯、偶犯,主觀惡意較小。綜上,可以對其從輕、減輕處罰。

    被告人黃某乙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確定的罪名均無異議。

    辯護人吳某、吳某辯護認為:一、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黃某乙犯受賄罪事實清楚,但指控其犯放縱走私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該罪名不能成立。本案沒有證據證明黃某乙放縱走私犯罪行為的具體時間、地點、數額和金額的相關證據,補充偵查的證據亦與本案無關,起訴書指控兩名被告人收受賄賂使得龍某1團伙運輸走私香煙順利逃避海關監管、得以發展壯大和牟取非法暴利純屬主觀臆斷,無證據支持。二、起訴書關于黃某乙受賄罪的指控事實清楚,但認定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損失、情節特別嚴重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成立。公訴機關未能證明國家稅收損失的具體數額,沒有可量化的損失金額。龍某1團伙走私犯罪與黃某乙受賄沒有直接因果關系,其走私犯罪主要發生在2014年以后,而非黃某乙收受賄賂期間。沒有證據證明龍某1團伙的走私犯罪造成的國家損失與黃某乙的行為有因果關系。起訴書指控黃某乙放縱走私罪的同時又指控黃某乙在受賄罪中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國家利益受損、情節特別嚴重,屬于對同一后果、情節進行重復評價,即對同一情節給予兩次處罰,加重了被告人的刑責。綜上,起訴書認定黃某乙的受賄行為觸犯了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屬于適用法律錯誤,其受賄行為應按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量刑處罰。此外,被告人黃某乙具有自首情節,依法應從輕或減輕處罰;其積極退贓、系初犯偶犯、主觀惡性較小,可以從輕處罰。綜上,建議對其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201185日,湛江海關根據工作需要成立了湛江某1局緝私應急機動分隊(以下簡稱緝私分隊),該緝私分隊依法負責開展查緝走私行動、辦理重大走私案件、執行特定警務等多項工作。被告人王某甲作為緝私局偵查處副處長,在緝私分隊成某擔任該緝私分隊負責人,負責全面工作;被告人黃某乙自緝私分隊成某至201311期間在該緝私分隊負責情報工作。兩被告人在緝私分隊工作期間實施了如下犯罪行為:

    一、受賄

    緝私分隊成某一年半的時間內,查緝走私行動頻繁,查獲了大量的香煙、凍品等走私物品。20111223日,該緝私分隊還在廉某鎮某6村查扣了龍某1走私團伙的走私香煙28411條。緝私分隊頻繁的查私行動,給途經湛江路段的走私活動帶來了很大的阻遏。龍某1走私團伙為了使其運載走私香煙的車輛在途徑湛江路段時不被緝私分隊查緝,通過時任湛江某1局某7科科長陳某1(另案處理)認識王某甲。20125月,經陳某1介紹,王某甲安排黃某乙與該走私團伙的主要股東龍某1會面。龍某1向黃某乙提出,只要緝私分隊不查處龍某1走私團伙的走私車輛,會每月給黃某乙及其領導14萬元的好處費(俗稱買單費)。后經王某甲同意,黃某乙答應了龍某1的要求,并由黃某乙具體負責與龍某1單線聯系收取買單費和幫助龍某1走私團伙逃避緝私分隊查緝等相關事宜。20126月起至201311月,龍某1按每月14萬元的標準送了18個月好處費共計252萬元給王某甲和黃某乙,其中王某甲分得144萬元,黃某乙分得108萬元。

    另查明,2017717日,黃某乙主動到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投案。201787日,王某甲的家屬代其向中共湛江市紀委主動退出違法所得款28萬元,黃某乙向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主動退出違法所得款50萬元。在本案審理期間,王某甲的家屬代其再向本院退出違法所得款30萬元。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及辯護人提交,并經法庭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一)書證

    1、立案決定書、交辦案件通知書、交辦案件線索材料通知書、指定管轄的批復,證明湛江市人民檢察院于2017810日決定對王某甲涉嫌受賄罪一案立案偵查,并于2017117日指定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湛江市人民檢察院于201774日將黃某乙涉嫌受賄罪一案交由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辦理,同日,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決定立案偵查,湛江市人民檢察院后于20171128日指定該案由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2、二被告人到案經過、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反貪污賄賂局證明、破案報告,證明中共湛江市紀律檢查委員會于2017726日對王某甲違紀問題進行初核,同年727日對其采取兩規措施,同年810日將其犯罪問題移送湛江市人民檢察院處理。在接受紀委調查期間,王某甲能夠如實交代問題、積極配合組織調查且認罪態度誠懇;黃某乙于2017717日主動到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投案,如實交代其在緝私分隊工作期間收受龍某1所送保護費的事實,赤坎區人民檢察院認定黃某乙是投案自首。

    3、廣東公安人口信息查詢資料,證明二被告人的基本身份情況,王某甲的曾用名為王藝,二被告人作案時均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4、湛江某1局關于籌建緝私機動分隊的通知、湛江海關關于成立緝私局緝私應急機動分隊的通知、湛江某1局關于黃某乙工作崗位交流的通知、湛江某1局關于緝私應急機動分隊人員變動情況的說明、二被告人的工作簡歷資料及任職資料,證明湛江海關于2011426日決定籌建緝私分隊,于201185日正式成立緝私分隊,由該緝私分隊依法負責開展查緝走私行動、辦理重大走私案件、執行特定警務等多項工作。王某甲作為緝私局偵查處副處長,于緝私分隊成某擔任該緝私分隊負責人,負責全面工作;黃某乙于201155日交流到偵查處工作,緝私分隊成某至201311期間,其在緝私分隊負責情報工作。

    5、2011-2013年查獲情況表,證明緝私分隊自2011年起至2013年所查獲的走私物品名稱、數量、案值等情況。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6、湛檢公二刑訴[2016]某號起訴書、(2017)粵08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及關于黃某乙受賄一案補充相關證據的復函,證明龍某1等十七人因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61122日被湛江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116日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對龍某1等十六名被告人判處了三年至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該案宣判后,部分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該案處于上訴階段,一審判決尚未生效。

    7、湛檢公二刑訴[2017]某號起訴書、(2017)粵08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2017)粵刑終某某號刑事裁定書,證明龍某2、謝某4、詹某、江某1因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713日被湛江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龍某2在審理期間向檢察機關檢舉揭發他人貪污賄賂犯罪事實,經查證屬實,檢察機關已經對龍某2檢舉揭發的犯罪嫌疑人立案偵查,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遂于2017928日作出(2017)粵08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對龍某2等四名被告人判處六年至八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該案宣判后,龍某2、謝某4、詹某1三人不服該判決提出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1229日作出(2017)粵刑終某某號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8、暫扣款項繳款書、扣押決定書、廣東省非稅收入(電子)票據,證明王某甲的家屬于201787日代王某甲向湛江市紀委退出違法所得款28萬元;黃某乙于201787日向湛江市赤坎區人民檢察院退出違法所得款50萬元。2018516日,王某甲的家屬代其向本院退出違法所得款30萬元。

    (二)證人證言

    1、證人龍某2的證言:我向檢察機關檢舉揭發李金龍走私團伙向湛江某1局情報科陳科長行賄、龍某1向湛江某1局情報科陳科長行賄和龍某1向湛江某1局緝私分隊成員光頭三行賄。湛江某1分隊黃某乙收受龍某1賄賂360萬元。2011年下半年起,我叔叔龍某1開始走私香煙。20122月或3月份,湛江某1分隊多次查獲龍某1的走私香煙車輛后,龍某1找到了黃某乙,要求其放過走私香煙的車輛。兩人約定由龍某1支付買單費,黃某乙承諾緝私分隊執法時聯系龍某1告知執法位置,以保證走私車輛順利繞行。20124月份,我與詹某2、鄭某等人合股走私香煙后幾天,我與龍某1一起時,就和龍某1說我與詹某2合股走私香煙,也想買通湛江海關的關系。龍某1說他的買單主要是買湛江某1分隊黃某乙的單。我說是否可以合并在一起說是他的貨,費用可以和他分攤。龍某1表示同意,龍某1說我給他3成費用,即我每月給3萬元給龍某1買黃某乙的單。之后我回去和詹某2商量,詹某2等人都同意每月給3萬元買黃某乙的單。20124月左右起,我們每月給龍某13萬元現金,20141月,海關部門抓到鄒某之后,我們就不再給錢給龍某1買湛江海關黃某乙的單了。20136月或7月,因龍某1在外地沒有回來湛江,龍某1讓我幫忙送買單費給海關的人,于是我從龍某1家人處拿到20萬元現金,并開龍某1的車,在湛江體育中心將其中10萬元現金送給了黃某乙,另外10萬送給了陳某1科長。黃某乙當時開著一輛沒牌的銀色花冠小轎車來和我見面,確認了黃某乙的身份后,我就把1萬元一扎,共十扎百元人民幣放在一個黑色塑料袋,然后放在黃某乙車上的副駕駛腳踏位置,然后大家就各自離開了。龍某1送錢給黃某乙的目的是讓黃某乙以后不再抓龍某1的走私香煙的貨,自從龍某1送錢給黃某乙后,湛江某1分隊都沒有抓過龍某1和我走私香煙的貨。

    經對混雜相片辨認,龍某2辨認出光頭三即被告人黃某乙。

    2、證人龍某1的證言:我早在2010年之前就開始參與做走私香煙的生意。201112月,我在廉江市某6村的走私香煙倉庫被查,2012年年初,緝私分隊查走私車輛查得很厲害,為了疏通湛江海關的關系,我于20124月或5月的一天通過湛江某1局情報科科長陳某1認識了黃某乙,地點在城市假日附近的一個茶莊,陳科長說緝私分隊的事情找黃某乙就可以了,黃某乙和緝私分隊隊長關系很好,隊長就信他。黃某乙說他老板是緝私分隊的隊長,是個副處長。我說希望緝私分隊以后能給我走私生意予以便利,不查我的走私貨,我問黃某乙是按照每輛車還是按照每個月定量給他,黃某乙說按月算。最后我提出每月支付14萬元買單費,他說要問過他老板才能答復我。次日,黃某乙打電話稱緝私分隊隊長同意了,于是我們兩人約定緝私分隊出來查車的時候,黃某乙提前發短信告訴我查緝走私的地點,讓我們的走私車輛繞道走。自從20125月或6月起每月送14萬元給黃某乙后,緝私分隊就沒有查過我走私香煙的車,直到20151月止,一共32個月,我都有按月給14萬元人民幣給黃某乙。我送錢給黃某乙基本都是每月的月初,送錢地點大多數是在湛江市體育中心,黃某乙每次都是開著一部銀灰色的現代車親自來拿錢。有一次我在外辦事沒時間回湛江,就交代侄子龍某2拿錢給黃某乙和陳某1,之后我侄子去我家拿了20萬元人民幣送過去湛江,其中送了10萬現金給黃某乙。在送錢給黃某乙期間,我走私的香煙就沒有被湛江海關抓到,緝私分隊出來查車的時候,都會提前告訴我他們查緝走私的地點。我們平時聯系都是用外地的號碼卡,手機也是專門買老式的諾基亞手機。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經對混雜相片辨認,龍某1辨認出被告人黃某乙。

    3、證人陳某1的證言:20123、4月份,龍某1打電話給我,問我與某1分隊的黃某乙是否相識,我答復龍某1說可以幫他牽線聯系相互認識。隨后我跟黃某乙提出我有個朋友找他溝通,讓他們互相見一面,黃某乙同意了。20123、4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幫龍某1約黃某乙到湛江開發區一家茶莊喝夜茶。見面后,我介紹龍某1給黃某乙認識,就先離開了。到了20124、5月份的一天,龍某1和我見面時提出他做走私香煙生意,要求我給予關照,我說大家關系這么熟沒有問題,但是僅靠我這個部門關照還是不行,龍某1讓我不用擔心,緝私分隊那邊的關系已經協調好了,只要我這個部門不查他的走私活動就可以了。龍某1通過我認識黃某乙的目的是為了買通黃某乙為代表的緝私分隊。

    4、證人陳某2的證言:我任湛江某1局局長期間,緝私局負責查緝走私的職能部門有多個,其中緝私分隊負責開展查緝走私行動、辦理重大走私案件等工作。自20114月籌備開始一直到20143月止,緝私分隊工作由王某甲負責,黃某乙是緝私分隊的工作人員。

    (三)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

    1、被告人王某甲的供述:我在2000年年底的時候認識黃某乙,從認識的時候開始,我們關系就比較好,我比較信任他。20118月至201311月期間,我擔任緝私分隊負責人。緝私分隊成某,僅在2012年就查獲了48件走私案,比其他六個部門查獲的走私案還多。20125月,湛江某1局某7科科長陳某1找我,稱他一個朋友有情報資源,說介紹給我們。我說我沒空,他問我叫黃某乙出來談行不行,我同意了,讓黃某乙去見陳某1和他說的朋友。黃某乙見完陳某1和那個人之后告訴我,不是之前說的那回事,陳某1那個朋友不是提供情報的人,應該是某個走私團伙專門負責找執法機關搞關系的人。他提出來說不要抓他們的飛機仔,按照每輛車200元、35輛車、每個月走20趟計算,他每個月給我們14萬元買單費。然后我說大家回去想想再說。第二天,我問黃某乙這事能不能操作,他說可以操作,他會處理好。我就同意了,我要求黃某乙把這件事辦好,意思就是要和龍某1銜接好,關照龍某1團伙,不要查處其走私活動,收取買單費的事情也由黃某乙負責,我不出面。后來,我聽黃某乙說龍某1那邊給了一臺手機和手機卡給黃某乙專門單線聯系買單用。這手機和號碼在201311月份的時候,我叫黃某乙扔掉了。從20126月至201311月期間,龍某1如約將每個月14萬元送給黃某乙,18個月一共252萬元,我分8萬元,黃某乙分6萬元。黃某乙第一次拿錢回來的時候,在黃某乙的車上,他拿一疊錢出來給我,說某甲哥這些是你的,你看看夠不夠,他給我的是8萬元,我當時覺得他能給我多點,他挺不錯的,以后我們每次都是按照這個標準來分錢。我每次都是將錢拿回辦公室,放在我辦公室沙發后面的柜子里面藏起來。每次要用的時候我就從這里拿。2013年年底,黃某乙說要借100萬元去承包鹽田。當時我從辦公室里拿錢出來只有85萬元,所以有5萬元就沒有給黃某乙。黃某乙當時有寫借條給我,借條寫的是借我90萬元,還款期限是幾個月后,但是事實上直到現在都沒有歸還給我。還有59萬元,我用于個人生活消費。龍某1送錢給我和黃某乙是為了讓我們不要抓他的飛機仔減少他的損失,收錢后,我們也按照要求沒有查他的飛機仔。關于如何做到不查龍某1飛機仔,具體操作是黃某乙操作,因為我沒有怎么出面做過什么,詳細情況以黃某乙的說法為準。我認為應該是龍某1將走私的飛機仔信息發給黃某乙,在查私的時間上錯開一點。但是如果沒有我的許可他是不會,也不敢這樣做。

    2、被告人黃某乙的供述:20119月至20139月,我在緝私分隊參與緝私工作期間,在負責人王某甲的授意下,收受龍某1252萬元人民幣,其中王某甲分得144萬元,我分得108萬元。20114月,湛江某1局開始籌建緝私分隊,20118月,緝私分隊正式成立,王某甲擔任負責人,對于緝私分隊查私工作具有決定權。2011年年底,緝私分隊成功查獲了龍某1集團在廉江市清平鎮某6村的走私香煙倉庫,可以說緝私分隊的成立,對龍某1走私集團的走私生意影響很大。龍某1主要是從事走私香煙生意,這些香煙來源于越南,他們將香煙從廣西經湛江走私運往珠三角地區。他們運輸香煙到珠三角的路線主要是從廣西途經渝湛高速、沈海高速公路湛江段,最后進入珠三角。龍某1用于走私活動的運輸車輛主要是飛機仔,即由福特全順等品牌的面包車進行改裝后進行運輸走私貨物,另外再走私過程中海油專門負責看誰的人員,查看有無執法部門進行執法,以逃避查處。龍某1希望送錢給王某甲以達到緝私分隊關照其走私活動的目的,但王某甲行事比較小心謹慎,而他和我的關系比較好,因此在陳某1的介紹下龍某1便通過我送錢給王某甲。20125月的一天,王某甲對我說陳某1應該是為朋友走私一事找過他,但他不想出面,可能陳某1會聯系我,到時答應他先去看看是什么事情,回來再向他匯報。隨后不久的一天下午,陳某1打電話約我晚上在開發區一家茶莊見面,由于王某甲已經提醒過我,我答應了陳某1,同時我也把陳某1約我出去見面的事情告訴王某甲,王某甲表示同意。到了茶莊包間后,陳某1將龍某1介紹給我認識,還說2011年年底緝私分隊查處的廉某鎮某6村的走私香煙倉庫就是龍某1的。陳某1還問我是什么人舉報的,我就以這是海關領導交辦的線索推搪了他。陳某1提出希望緝私分隊關照一下龍某1,龍某1會送保護費給緝私分隊。說完之后陳某1就離開包間到大廳喝茶,讓我和龍某1在包間里繼續談。于是龍某1就提出按照每個月14萬元的標準給好處費給我們,讓我回去請示領導在答復他。我離開茶莊后就開車去找王某甲,告知他此事,王某甲當時沒有表態,說考慮一下再作答復。第二天下午上班時,王某甲告訴我可以同意龍某1的要求,并要求我于龍某1溝通好,即銜接好如何關照龍某1的走私及如何收取好處費。隨后我打電話答復陳某1同意關照龍某1的走私生意。不久后的一天,陳某1和龍某1再次約我見面,見面后龍某1將一個裝有外地電話號碼卡的非智能手機交給我,用于以后我和龍某1單線聯系。答應龍某1的要求后,我們在緝私時就有意讓龍某1的走私車輛避開我們。20126月中旬的一天,龍某1打電話與我出來見面交好處費給我,我們在赤坎觀海長廊的路邊見面,他見到我后就拿著一個黑色塑料袋放入我的車內,然后各自離開。隨后我打開塑料袋,里面裝有14萬人民幣,1萬元一扎,共14扎。拿到錢當晚,我和王某甲約了見面,將14萬元交給王某甲,并告訴他是龍某1給的。王某甲當即和我說他拿8萬元,剩下6萬元給我,我表示沒有意見。從20126月至201311月,共18個月,送了252萬元。除了有一次因龍某1有事委托其朋友送過一次錢給我外,其他都是龍某1親自送錢給我。我每次都把錢交給了王某甲分配,我一共分了108萬元,而王某甲分了144萬元。我每次拿到錢后都馬上將錢交給王某甲處理,有時是拿到辦公室給他,有時是他家附近在我的車上交給他,王某甲都是按照第一次分錢的標準和我進行分配。2014年上半年我因做生意資金緊張原因向王某甲借了85萬元,當時王某甲是在他的辦公室將85萬元交給我的,但我給他出具的借據是借款90萬元,其中多出來的5萬元是相當于借款的利息,該筆借款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還給王某甲,借據在王某甲的手中。在收取龍某1保護費的這段時間,除了一、兩次誤查過龍某1的走私車輛之外,龍某1都通過我獲悉緝私分隊的相關執法信息,都避開了緝私分隊的查緝。關于具體做法,我都是先征得王某甲同意后才操作的。如果執法的時候碰到龍某1發來短信,我會將短信內容交給王某甲來看,讓他指揮協調處理。

    以上證據來源合法,具有客觀性、關聯性,本院均予以確認。

    二、放縱走私

    20111223日,由王某甲負責全面工作的緝私分隊在廣東廉江市某5鎮某6村查扣了龍某1走私團伙的走私香煙28411條。因緝私分隊的查私行動給途徑湛江路段的走私活動帶來很大阻遏。龍某1走私團伙為了使其運載走私香煙的車輛在途徑湛江時不被緝私分隊查緝,龍某120126月起至201311月期間,按每月14萬元的標準向緝私分隊負責人王某甲、緝私分隊隊員黃某乙行賄共計252萬元,要求緝私分隊不查處其走私貨物。二被告人同意關照龍某1走私生意前后,龍某1、龍某2走私團伙雇請多人從廣西運輸走私香煙途徑廉某中轉或直接運送至珠三角的廣州、深圳等地,直至2015年案發。

    被告人王某甲和黃某乙收受了龍某1的賄賂后,在明知龍某1走私團伙從事走私犯罪活動的情況下,通過定期提供查緝信息、單線手機聯系錯開查緝時間或查緝地點、對龍某1發短信指定車牌號的走私車輛不予查緝等方式放縱走私,致使龍某1走私團伙及掛靠龍某1走私團伙的其他走私人員所運輸的走私貨物順利逃避海關監管、國家稅收遭受損失。

    以上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法庭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一)書證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1、2011-2013年查獲情況表,證明緝私分隊自2011年起至2013年所查獲的走私物品名稱、數量、案值等情況。

    2、湛檢公二刑訴[2016]某號起訴書、(2017)粵08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及關于黃某乙受賄一案補充相關證據的復函,證明龍某1等十七人因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61122日被湛江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116日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對龍某1等十六名被告人判處了三年至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該案宣判后,部分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該案處于上訴階段,一審判決尚未生效。

    3、湛檢公二刑訴[2017]某號起訴書、(2017)粵08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2017)粵刑終某某號刑事裁定書,證明龍某2、謝某4、詹某、江某1因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713日被湛江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龍某2、詹某2、鄒某所在的詹仔走私團伙與貨主秦振華約定以對保的方式為秦振華運輸走私香煙,根據該團伙的內部分工,龍某2在該走私團伙中負責走私香煙從廣西北海至廣東佛山路段的運輸安全、買單事宜;20124月至20141月期間,龍某2所在的詹仔走私團伙運輸走私香煙合計102347件,此外,在20131月,茂名市公安邊防支隊查獲詹仔走私團伙的走私香煙94.88件(注:每件50條,每條200支),經海關計核,該94.88件走私香煙偷逃稅額148187.49元。詹仔團伙各成員中,龍某2和謝某420124月至20141月期間參與走私香煙共計102441.88件,偷逃應繳稅額合計3013767.1元,還查明,龍某2在該案審理期間向檢察機關檢舉揭發他人貪污賄賂犯罪事實,經查證屬實,檢察機關已經對龍某2檢舉揭發的犯罪嫌疑人立案偵查,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遂于2017928日作出(2017)粵08刑初某號刑事判決書,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對龍某2等四名被告人判處六年至八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該案宣判后,龍某2、謝某4、詹某1三人不服該判決提出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1229日作出(2017)粵刑終某某號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證人證言

    1、證人龍某2的證言:我向檢察機關檢舉揭發李金龍走私團伙向湛江某1局情報科陳科長行賄、龍某1向湛江某1局情報科陳科長行賄和龍某1向湛江某1局緝私分隊成員光頭三行賄。湛江某1分隊黃某乙收受龍某1賄賂360萬元。2011年下半年起,我叔叔龍某1開始走私香煙。20122月或3月份,湛江某1分隊多次查獲龍某1的走私香煙車輛后,龍某1找到了黃某乙,要求其放過走私香煙的車輛。兩人約定由龍某1支付買單費,黃某乙承諾緝私分隊執法時聯系龍某1告知執法位置,以保證走私車輛順利繞行。20124月份,我與詹某2、鄭某等人合股走私香煙后幾天,我與龍某1一起時,就和龍某1說我與詹某2合股走私香煙,也想買通湛江海關的關系。龍某1說他的買單主要是買湛江某1分隊黃某乙的單。我說是否可以合并在一起說是他的貨,費用可以和他分攤。龍某1表示同意,龍某1說我給他3成費用,即我每月給3萬元給龍某1買黃某乙的單。之后我回去和詹某2商量,詹某2等人都同意每月給3萬元買黃某乙的單。20124月左右起,我們每月給龍某13萬元現金,20141月,海關部門抓到鄒某之后,我們就不再給錢給龍某1買湛江海關黃某乙的單了。20136月或7月,因龍某1在外地沒有回來湛江,龍某1讓我幫忙送買單費給海關的人,于是我從龍某1家人處拿到20萬元現金,并開龍某1的車,在湛江體育中心將其中10萬元現金送給了黃某乙,另外10萬送給了陳某1科長。黃某乙當時開著一輛沒牌的銀色花冠小轎車來和我見面,確認了黃某乙的身份后,我就把1萬元一扎,共十扎百元人民幣放在一個黑色塑料袋,然后放在黃某乙車上的副駕駛腳踏位置,然后大家就各自離開了。龍某1送錢給黃某乙的目的是讓黃某乙以后不再抓龍某1的走私香煙的貨,自從龍某1送錢給黃某乙后,湛江某1分隊都沒有抓過龍某1和我走私香煙的貨。經辨認混雜相片,龍某2辨認出光頭三即為被告人黃某乙。

    2、證人龍某1的證言:我早在2010年之前就開始參與做走私香煙的生意。201112月,我在廉江市某6村的走私香煙倉庫被查,2012年年初,緝私分隊查走私車輛查得很厲害,為了疏通湛江海關的關系,我于20124月或5月的一天通過湛江某1局情報科科長陳某1認識了黃某乙,地點在城市假日附近的一個茶莊,陳科長說緝私分隊的事情找黃某乙就可以了,黃某乙和緝私分隊隊長關系很好,隊長就信他。黃某乙說他老板是緝私分隊的隊長,是個副處長。我說希望緝私分隊以后能給我走私生意予以便利,不查我的走私貨,我問黃某乙是按照每輛車還是按照每個月定量給他,黃某乙說按月算。最后我提出每月支付14萬元買單費,他說要問過他老板才能答復我。次日,黃某乙打電話稱緝私分隊隊長同意了,于是我們兩人約定緝私分隊出來查車的時候,黃某乙提前發短信告訴我查緝走私的地點,讓我們的走私車輛繞道走。自從20125月或6月起每月送14萬元給黃某乙后,緝私分隊就沒有查過我走私香煙的車,直到20151月止,一共32個月,我都有按月給14萬元人民幣給黃某乙。我送錢給黃某乙基本都是每月的月初,送錢地點大多數是在湛江市體育中心,黃某乙每次都是開著一部銀灰色的現代車親自來拿錢。有一次我在外辦事沒時間回湛江,就交代侄子龍某2拿錢給黃某乙和陳某1,之后我侄子去我家拿了20萬元人民幣送過去湛江,其中送了10萬現金給黃某乙。在送錢給黃某乙期間,我走私的香煙就沒有被湛江海關抓到,緝私分隊出來查車的時候,都會提前告訴我他們查緝走私的地點。我們平時聯系都是用外地的號碼卡,手機也是專門買老式的諾基亞手機。經對混雜相片辨認,龍某1辨認出被告人黃某乙。

    3、證人陳某1的證言:20123、4月份,龍某1打電話給我,問我與某1分隊的黃某乙是否相識,我答復龍某1說可以幫他牽線聯系相互認識。隨后我跟黃某乙提出我有個朋友找他溝通,讓他們互相見一面,黃某乙同意了。20123、4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幫龍某1約黃某乙到湛江開發區一家茶莊喝夜茶。見面后,我介紹龍某1給黃某乙認識,就先離開了。到了20124、5月份的一天,龍某1和我見面時提出他做走私香煙生意,要求我給予關照,我說大家關系這么熟沒有問題,但是僅靠我這個部門關照還是不行,龍某1讓我不用擔心,緝私分隊那邊的關系已經協調好了,只要我這個部門不查他的走私活動就可以了。龍某1通過其認識黃某乙的目的是為了買通黃某乙為代表的緝私分隊。

    4、證人陳某2的證言:緝私分隊成某,做出了很大貢獻,成立之初就查緝了廉某白坭田村的走私香煙窩點,成立頭一年查緝案件超過50宗。王某甲有實戰經驗,一直是海關辦案骨干,他擔任緝私分隊的負責人是做出過成績的。

    5、證人馮某的證言:我是為廣東廉江專門做走私香煙的團伙即大公司看路的,最早在2009年就開始了,主要在防城江山鎮紅花路負責看路,也就是負責看有沒有執法機關過來查緝。中間在2013年有一段時間沒有參與看路。大公司的飛機仔有蒙某、別克商務車和豐田大霸王等改裝的車型。我認識老江二,他有段時間在大公司開飛機仔,在廣西防城的貨場裝好走私香煙后再運往廣東。我看路看到201511月份,大公司被海關執法人員抓捕后才停止的。

    6、證人李某1的證言:2008年后,我幫廉某的大公司看路,大公司就是廉某專門做走私香煙的團伙,我看路的路段主要是從馬蘭基貨場、石角貨場到廣西防城港港口區高速出口路段。大公司一個晚上少的時候有二十幾臺,多的時候有四十多臺飛機仔到貨場裝貨,正常情況下,有22天左右都是開工的,飛機仔車型有大霸王、別克商務和福田蒙某等。大公司的飛機仔裝滿貨從貨場出來就會通過對講機和我們確認路面情況是否安全。大公司的明某派鋒哥來廣西防城負責控車。我認識老江二,他自己組織了一個團伙運輸走私香煙,他的團伙是在2012年底成立的,當時他們的團伙跟大公司的車一起過路去貨場裝走私香煙,然后駛往廣東交給老板。2014年年初這個團伙解散了。

    7、證人蘇某1的證言:2006年起,我開始在馬蘭基村貨場搬運走私香煙,2012年左右開始在貨場理貨,理貨就是將飛機仔運到貨場的走私香煙分門別類,登記品種和數量,然后再往拉去廣東的飛機仔上裝煙。我們貨場的走私香煙都是供應給大公司的飛機仔裝運到廣東的,大公司是廉某一個專門走私香煙的團伙。從東興來的車將煙卸到我貨場,到大公司的車將煙運出貨場,每箱煙收10元。大公司一個晚上少的時候有五輛,多的時候有七、八輛車來裝煙,一個月最少來十五天,最多可以做到二十幾天,這個貨場一直做到201511月大公司出事。

    8、證人吳某的證言:我2013年上半年開始到大公司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一直做到20156月。老板有龍某1、謝某6、蘇某2八,飛機仔司機分廣西司機和廉江本地司機,廉江本地司機大概有50人左右。大公司大概有四十多輛飛機仔,其中二十多輛福田蒙某和兩輛江鈴全順是廉江本地司機開,還有二十多輛別克商務和豐田大霸王是廣西司機開,另外還有七八輛看水車。別克商務和豐田大霸王負責將走私香煙從廣西運到廉某,福田蒙某和江鈴全順是將走私香煙從廉某運到廣州、深圳、普寧等地。大公司飛機仔每個月最少十幾趟貨運到深圳等地,我每個月最少開十趟。有貨的時候,大公司每晚最少十幾輛飛機仔駛向珠三角,多的時候有二十幾輛。廉江的中轉貨場有一個在白坭田村,兩個在陂圳口村。八哥負責山口的看水、控車,他告訴我們路上是否安全,聽他安排通過山口。大公司的飛機仔掛的都是假牌。從公安機關給我辨認的兩份手機短信記錄清單,我可以辨認出這是我們駕駛飛機仔運送走私香煙到珠三角的號牌、數量情況,這是二仔和別人之間關于大公司飛機仔的短信內容,我認得二仔的手機號碼。其中我駕駛的車輛車牌是粵B×××××。龍某2在回大公司加油前和廣西防城的老江二、謝某7等人自己過走私煙。他們的團伙大概有十幾輛飛機仔。

    9、證人黃某的證言:我因涉嫌走私香煙到某1局投案自首。我在20133月到20141月期間為某5的大公司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大公司的香煙都是從越南那邊走私進廣西防城的貨場,再從防城的貨場運到廣東。需要拉煙開工,就由謝廣文或二仔打電話通知我,叫我在石圭坡村325國道邊的加油站等他們,然后拉煙上深圳。飛機仔前面有看水車探路,看水車先走兩個小時觀察高速路面情況、有沒有執法部門查緝,隨時通過對講機保持聯系。在深圳卸完貨就開車回廉某,也是回到石圭坡村加油站那里下車。我走的趟數比較少,一個月大概走八九趟,每趟都是七八輛飛機仔拉煙,我從對講機上知道的。每個司機都配了專門的工作手機和手機卡,一般兩三個月換一次手機卡。每輛車從廉某到深圳的運費是2800,包括司機的工錢、油費、過路費等。大公司的老板是龍某1、謝某6、蘇某2八等人。

    10、證人謝某1的證言:2012年年底至20135、6月份,我為某5的大公司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期間,在20136月份,我開福田蒙某運輸走私香煙在深圳被深圳交警抓了行政拘留十五天,車上的走私香煙也讓深圳煙草局沒收了。大公司的老板是一個叫明某的人,具體指揮我們飛機仔司機做工的是一個叫二仔的人。需要拉煙時,二仔會提前通知我們到某5的陂圳口村、某6村或者廣西防城的馬蘭基村和水營村長褲裝煙,然后在看水車的帶路下,拉煙上深圳、廣州揭陽等地給貨主。我開飛機仔和李某2搭檔。大公司的飛機仔大概有二十多輛,大部分是福田蒙某,有兩輛江鈴全順。大公司的飛機仔司機有幾十人,每個月貨多的時候有十幾趟去珠三角,少點的有七、八次。廉某到深圳的運費是2800元,廉某到普寧的費用是4000多元。廣西那邊老板有找執法部門買好單,回到山口后,也有看水車帶路到深圳。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11、證人趙某的證言:我從20132月開始為廉某大公司運輸走私香煙,一開始是看水,到20141月份后改回開飛機仔幫忙運輸走私香煙。我去大公司是二仔叫我去的,大公司老板有龍某1和謝某6,具體出面管理的是二仔。飛機仔司機分廣西司機和廉江本地司機,廣西司機是負責從廣西運輸走私香煙到廉某,本地司機是負責從廉某的倉庫拉走私香煙去廣州交給貨主。我2013年在大公司干活時大概有二十幾輛飛機仔,其中有十多輛福田蒙某和兩輛江鈴全順,福田蒙某最少能裝80箱香煙,江鈴全順最少能裝120箱香煙,另外還有別克商務車和豐田大霸王。大公司飛機仔每月最少有十幾趟運到廣州等地,香煙是從廣西走私進來的。我知道廉江陂圳口村廟隔壁有個倉庫。

    12、證人李某2的證言:我是幫廉某龍某1走私香煙團伙的大公司開車的,最早從2008年就開始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之后斷斷續續的開,到了20135月開始,我專門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一直干到20155月底。大公司的老板有龍某1等。當時是廣西那邊的下家將走私香煙用飛機仔運到廉某的貨場,然后我們這些司機就在某5的貨場裝好煙后從某5運到深圳、廣州、揭陽等地。一般有看水車先走兩個小時,確認路面安全后通過對講機告訴我們,我們又是從安鋪或營仔上高速,到指定地點卸貨后就開車回廉某。大公司的飛機仔司機有幾十人,很多我只記得花名。大公司貨多的時候一個月十幾趟,少的時候我們也要跑七、八趟,每趟平均下來有十幾車。飛機仔有別克商務車、豐田大霸王等車型,還有二十輛福田蒙某和兩輛江鈴全順。大公司在廉某有三個中轉貨場,一個在白坭田村,兩個在陂圳口村里面??此嚺龅角闆r會通過對講機告訴我們在路邊等或者逆行下高速躲避。20133月左右,有一次在運輸走私香煙時在茂湛高速塘綴出口被執法人員查扣過一次,當時開的車是蒙某,車上有八十幾箱煙。龍某2、老江二以前都是大公司的飛機仔,后來合伙成立一個走私團伙,大家稱他們團伙為分公司。

    13、證人曹某的證言:2013年下半年,我到大公司當飛機仔,開到201310月因出車禍停了幾個月,后來20145月繼續做飛機仔司機到2015年年底。大公司的老板有龍某1等人。有時我會去廣西防城貨場裝貨,然后開高速回湛江某2,到某5后,再在這邊負責看水的人的帶領下直接開往深圳等地,交貨后再開回廉江。2013年上半年,我還在龍某2自己成立的走私團伙里面做了3個月的飛機司機,他們這個團伙是2012年下半年成立的,也叫分公司,老板有龍某2、老江二、謝某7等人,這個團伙做到2014年年初就結束了。龍某2負責安排分公司的車輛行駛,因為分公司要跟著大公司一起走才能買單,這些都是憑著龍某2的關系,執法部門只接受大公司買單,分公司的老板都是年輕仔,龍某2是大公司老板龍某1的侄子,才能掛靠大公司買單。后來因為龍某2覺得我不夠醒目,就叫我不要做了,我才去大公司開飛機仔。

    14、證人江某1陳述:我的綽號是老江二。2011年底至20128月左右,我在大公司開飛機仔,幫忙運輸走私香煙。我主要負責開蒙某飛機仔在廣西防城貨場裝好走私香煙后從防城上高速,到某5后接上一個廉江的司機一起開車將煙運送到珠三角的廣州深圳等地。大公司老板是龍某1。我送過走私香煙去南海,其后主要是送去深圳。我在大公司開車期間認識龍某2。20128月后,我與阿某、浩哥、謝某7合伙一起買車,我們一起運輸走私香煙。我主要負責處理防城到欽州這邊的事情,阿某負責北海至廣州路段買單、看水,浩哥負責聯系貨源貨主,謝某7負責財務。買單只有掛在大公司名義下才能買到的,因為大公司做的時間長,執法部門只接受大公司買單,且阿某是龍某1的侄子,只有靠這個關系才能保證飛機仔的安全,所以一定要以大公司名義買單,所以我們這個團伙也被稱為大公司的分公司。2014年年初浩哥被抓了,我們這個團伙就散了。我們團伙做對保貨,只負責運輸,只賺運費,我們走私香煙的貨主都是廣州佛山的大瀝婆的。2013年,我們也有幫大公司運輸走私香煙到深圳水貝。2013125日,在茂名市325國道陳村路段查獲的一輛裝有95向走私香煙的江鈴全順,懸掛車牌粵E×××××,車上走私香煙是我們分公司的貨。

    15、證人謝某2的證言:大公司是某5專門運輸走私香煙的團伙,我從2009年年底開始加入大公司,至2012年在大公司的主要工作是看水,2012年后其當飛機仔司機,一直開到2014年年底,因為身體出了問題才停工不做。我在大公司主要開飛機仔從廉某的中轉貨場運送走私香煙到珠三角的廣州、深圳、揭陽等地。大公司在白坭田村有個中轉貨場,在陂圳口村有兩個中轉貨場,分別是在該村祠堂旁邊的鐵皮倉庫和該村花木場旁邊,這三個中轉倉庫我都有去裝過貨。大公司到2010年后,飛機仔增加到三十多輛,主要是福田蒙某和江鈴全順,我開江鈴全順至少裝110箱煙,開福田蒙某最少裝80箱煙。大公司每個月有十幾趟走私香煙運到深圳等地,我一個月多的時候運12次,少的時候6、7次。大公司的老板有龍某1等,龍某2以前也是大公司的飛機仔司機,后來與他人另外成立一個走私團伙,這個團伙也掛在大公司名下一起買單來運輸走私香煙,2014年年初該團伙一個成員被抓后,該團伙就散了,他們的飛機仔就轉手給大公司,這個團伙的飛機仔司機也到大公司當司機。

    16、證人葉某的證言:2013年年初到2013年年中,我在姓詹某3介紹下到分公司開飛機仔。分公司是一個專門走私香煙的團伙,專門安排飛機仔到廣西防城的貨場裝運走私香煙送到廣東南海交給貨主,這個團伙的老板都是從大公司李出來的,有阿某、老江二、謝某7等人,這個團伙又叫分公司。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17、證人譚某的證言:我從2013年開始在廉某的分公司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2014年分公司其中一個老板肥仔被海關抓了后,分公司散伙了,我又去廉某另一個走私香煙團伙大公司繼續開飛機仔走私香煙,一直到20154月。分公司安排飛機仔到廣西防城的貨場裝運走私香煙在送到廣東佛山的南海交給貨主,這個團伙的老板阿某是大公司老板龍某1的侄子,分公司很多事情都是靠阿某這層關系去辦,所以外面都稱他們為分公司。分公司老板包括阿某、老江二、謝某7、肥仔,阿某專門負責從湛江到佛山南海的運輸、買單、安排司機、裝貨等事情,謝某7負責財務,老江二負責分公司在廣西防城這邊的裝運走私香煙、廣西范圍內的帶路、買單等,肥仔負責聯系貨主訂貨。阿葵和十二叔在分公司也有股份,他們看水的路段時廉某至陽江,過了陽江后,看水車就會返回廉江。分公司有十多輛飛機仔,每月大概運10次走私香煙交給貨主。分公司有二十幾個司機,一半是廣西防城的,一半是廉某的,一般是廣西防城司機在防城分公司貨場由老江二安排裝好煙,然后來某5接上某5的司機再一起運輸到佛山交給貨主,有時司機不夠用,某5的司機也會被安排到防城貨場裝煙。我在分公司的時候沒有被執法部門查過,阿某已經跟大公司一起買好單了,都是安全的。分公司一般都是等大公司的飛機仔在某5鎮的中轉貨場裝好走私煙的時候,由阿某或者十二叔通知一起出車,因為分公司的車要和大公司的車一起走,一起買單,否則執法部門不接受分公司買單。分公司很多事情都要掛靠大公司才行,都是阿某在操作,他是大公司老板龍某1的侄子,分公司向執法部門買單都要靠阿某掛靠大公司才能完成。后來因為其中一個老板肥仔被抓了,其他老板都怕了,就散伙了,分公司的飛機仔都賣給大公司,很多司機都到大公司繼續當司機運輸走私香煙。

    18、證人謝某3的證言:我大約是20127月開始在廉某的分公司開飛機仔運輸走私香煙,一直開到201310月左右就離開分公司了。分公司是專門走私香煙的團伙,安排飛機仔到廣西防城貨場裝運走私香煙再送到廣東南海,團伙老板阿某是大公司老板龍某1的侄子,分公司很多事情靠阿某這層關系去辦,阿某負責從湛江到佛山南海的運輸、買單、裝貨等事情,有時也去看水和控路,謝某7負責記賬和發錢,老江二負責廣西范圍內的帶路,買單,武仔負責聯系貨主訂貨,武仔不做以后就由肥仔接替他聯系貨主的工作。分公司最高峰有二十多輛飛機仔,大部分是福田蒙某,還有兩輛東風風行面包車,兩輛備課上午和一輛福特全順,每月要運六、七次交給貨主,最多有時十次,分公司有廣西防城司機,有廉某司機,分工大概是廣西防城司機在廣西貨場由老江二安排裝好煙,然后來某5白坭田村等,接上某5的司機一起運貨去佛山,有時廣西司機從廣西貨場運走私香煙到某5,交給我們重新裝車再運到佛山大瀝。我在分公司的時候沒有被執法部門查過,阿某已經和大公司一起買好單了,就在我離開分公司的一兩天前,分公司有臺福田蒙某飛機仔在陽江服務區被執法部門查了,車和煙都拿不回來了。我們大部分是晚上出車,等大公司飛機仔在某5中轉貨場裝好走私煙再一起出車,因為分公司車要和大公司車一起買單,執法部門不接受分公司買單。阿某是大公司大老板龍某1的侄子,分公司向執法部門買單都要靠阿某掛靠大公司才能完成,大公司規模大、運作時間長,很多地方的執法部門只接受大公司買單。

    19、證人謝某4的證言:分公司是廉江一個專門做走私香煙的團伙,老板是龍某2、我、詹某2、鄒某、江某1。分公司大概是2011年下半年成立,發起人是龍某2、詹某2等,分公司主要是從防城貨場運送走私香煙到南海給大瀝婆,2014年年初,鄒某被廣州某1局抓了后,分公司就解散了。龍某2負責從廣西至南海向執法部門買單,我負責幾張、收運費、發放司機公司等財務工作,詹某2負責聯系貨源及安排飛機仔到廣西貨場裝運走私香煙,他因為貪污公司的運費后來不做了,就由鄒某負責聯系貨源,江某1負責帶飛機仔到廣西的貨場裝貨以及廣西路段的看水。龍某2負責北海到廣東南海上面的買單事情,龍某2是大公司老板龍某1的侄子,分公司買單要靠龍某2掛靠在大公司才能完成。分公司有兩條走私路線,一是直走,即飛機仔從廣西貨場裝貨后直接運到珠三角,另一種是駁貨,有別克商務車飛機仔從廣西貨場將貨駁到分公司在廉江的中轉貨場,再由福田蒙某或江鈴全順飛機仔運到珠三角,分公司的飛機仔在廉某信義酒店后方。分公司向執法部門買單需要靠龍某2掛靠大公司完成,我們不怕他作假賺公司的錢,因為執法部門怎么收費是有行規的,是否有這部分支出問問送貨的司機就知道了。每次龍某2給錢給執法部門,即要錢買單,都是我把錢給他,然后再做好記錄。我通過我賬號收到運費后,一是轉賬到廣西的銀行,支付給廣西貨場,二是提現后發工資給司機、看水人員和維修車輛的費用,三是提現或轉賬給4個老板,其中給龍某2的是他用于向執法部門買單的支出,給江某1的是廣西防城那邊司機和看水人員的支出,四是轉賬給陳烈敏賬戶用于購買飛機仔。辦案人員出示給我的66頁的銀行流水交易資料就是用于上述支出的。分公司的飛機仔有一次在茂名路段被茂名邊防支隊查獲,具體時間記不得了。

    (三)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

    1、被告人王某甲的供述:我在2000年年底的時候認識黃某乙,從認識的時候開始,我們關系就比較好,我比較信任他。20118月至201311月期間,我擔任緝私分隊負責人。緝私分隊成某,僅在2012年就查獲了48件走私案,比其他六個部門查獲的走私案還多。20125月,湛江某1局某7科科長陳某1找我,稱他一個朋友有情報資源,說介紹給我們。我說我沒空,他問我叫黃某乙出來談行不行,我同意了,讓黃某乙去見陳某1和他說的朋友。黃某乙見完陳某1和那個人之后告訴我,不是之前說的那回事,陳某1那個朋友不是提供情報的人,應該是某個走私團伙專門負責找執法機關搞關系的人。他提出來說不要抓他們的飛機仔,按照每輛車200元、35輛車、每個月走20趟計算,他每個月給我們14萬元買單費。然后我說大家回去想想再說。第二天,我問黃某乙這事能不能操作,他說可以操作,他會處理好。我就同意了,我要求黃某乙把這件事辦好,意思就是要和龍某1銜接好,關照龍某1團伙,不要查處其走私活動,收取買單費的事情也由黃某乙負責,我不出面。后來,我聽黃某乙說龍某1那邊給了一臺手機和手機卡給黃某乙專門單線聯系買單用。這手機和號碼在201311月份的時候,我叫黃某乙扔掉了。從20126月至201311月期間,龍某1如約將每個月14萬元送給黃某乙,18個月一共252萬元,我分8萬元,黃某乙分6萬元。黃某乙第一次拿錢回來的時候,在黃某乙的車上,他拿一疊錢出來給我,說某甲哥這些是你的,你看看夠不夠,他給我的是8萬元,我當時覺得他能給我多點,他挺不錯的,以后我們每次都是按照這個標準來分錢。我每次都是將錢拿回辦公室,放在我辦公室沙發后面的柜子里面藏起來。每次要用的時候我就從這里拿。2013年年底,黃某乙說要借100萬元去承包鹽田。當時我從辦公室里拿錢出來只有85萬元,所以有5萬元就沒有給黃某乙。黃某乙當時有寫借條給我,借條寫的是借我90萬元,還款期限是幾個月后,但是事實上直到現在都沒有歸還給我。還有59萬元,我用于個人生活消費。

    龍某1送錢給我和黃某乙是為了讓我們不要抓他的飛機仔減少他的損失,收錢后,我們也按照要求沒有查他的飛機仔。我交代黃某乙與龍某1負責銜接,黃某乙與龍某1私下持單線聯系。我們查車通常都是查第一波走私車,一查到我們就走了,后面的走私車輛我們就不查了,所以龍某1的走私車輛要走私之前都會將這些車輛的車牌號碼和要走時間段發給黃某乙,有時他也會告訴我們其他團伙車輛走的先后,所以有時我們是錯開查私時間,查完第一波就走,這樣龍某1的車只要不在第一波車隊里面就不會被查。在行動的時候,我見過黃某乙打電話給龍某1,估計就是在查緝走私和龍某1“飛機仔出車上高速的時間上有時間差。關于如何做到不查龍某1飛機仔,具體操作是黃某乙操作,因為我沒有怎么出面做過什么,詳細情況以黃某乙的說法為準。我認為應該是龍某1將走私的飛機仔信息發給黃某乙,在查私的時間上錯開一點,這樣就查不到龍某1的車。但是如果沒有我的許可,黃某乙是不會,也不敢這樣做。

    20136、7月份的一天,我們在廉江仰塘出口至325國道的輔助路段查獲了一車走私香煙,后來黃某乙告訴我這車貨是龍某1的,我們誤查了,龍某1說要在當月的14萬中扣除4萬,只給10萬,我們不同意,說如果他補不上我們就不要他的錢,后來那個月我先拿了8萬,黃某乙拿了2萬,黃某乙和龍某1談過之后,龍某1又補了4萬給黃某乙。龍某1的車是否每個月都走20趟我們不清楚,不管他走多還是走少,都要按20趟的車次給錢,14萬元是固定要給的,14萬是按照35輛車、每部車200元、每個月20趟計算的。黃某乙具體負責安排查私地點和時間,如果接到龍某1一方發來的走私車輛信息之后,在查私時間方面我們予以錯開,或者地點繞開。

    2、被告人黃某乙的供述:20119月至20139月,我在緝私分隊負責人王某甲的授意下,收受龍某1252萬元人民幣,其中王某甲分得144萬元,我分得108萬元。20118月,緝私分隊正式成立。緝私分隊有查處走私活動的職責。2011年年底,緝私分隊成功查獲了龍某1集團在廉江市清平鎮某6村的走私香煙倉庫,可以說緝私分隊的成立,對龍某1走私集團的走私生意影響很大。龍某1主要是從事走私香煙生意,這些香煙來源于越南,他們將香煙從廣西經湛江走私運往珠三角地區。他們運輸香煙到珠三角的路線主要是從廣西途經渝湛高速、沈海高速公路湛江段,最后進入珠三角。龍某1用于走私活動的運輸車輛主要是飛機仔,即由福特全順等品牌的面包車進行改裝后進行運輸走私貨物,另外再走私過程中海油專門負責看誰的人員,查看有無執法部門進行執法,以逃避查處。龍某1希望送錢給王某甲以達到緝私分隊關照其走私活動的目的,但王某甲行事比較小心謹慎,而他和我的關系比較好,因此在陳某1的介紹下龍某1便通過我送錢給王某甲。龍某1通過陳某1認識了我,龍某1提出按照每個月14萬元的標準給好處費給我們,讓我們照顧他的走私生意。王某甲告訴我可以同意龍某1的要求,并要求我與龍某1溝通好,即銜接好如何關照龍某1的走私及如何收取好處費。龍某1將一個裝有外地電話號碼卡的非智能手機交給我,用于以后我和龍某1單線聯系。答應龍某1的要求后,我們在緝私時就有意讓龍某1的走私車輛避開我們。在收了龍某1保護費的這段時間,除了一、兩次誤查過龍某1的走私車輛之外,龍某1都通過我獲悉緝私分隊的相關執法信息,都避開了緝私分隊的查緝。因為在緝私過程中,我們一般都是在渝湛高速與沈海高速交接點附近執法,但龍某1走私時的運輸車輛從廣西經山口收費站進入渝湛高速后,基本上都是從仰塘出口下高速進入325國道,因此我們商定龍某1的走私車輛到山口的時候要提前將車牌號碼發到我們之間的私人聯系電話中,如果我們不在仰塘出口附近執法,我們在一定時間不回復短信的話,意思就是我們沒有執法活動,讓他們自行通過。如果碰到我們某4隊在仰塘出口附近執法,我會提前通知龍某1,讓他們避開我們執法隊伍,或者我們知道車牌號碼的話就一般不會堵截這些車輛,讓他們通過。這些做法,我都是先征得王某甲同意后才操作的。如果執法的時候碰到龍某1發來短信,我會將短信內容交給王某甲來看,讓他指揮協調處理。龍某1交給我用于單線聯系的手機號碼我忘記了,只記得是一個外地手機號碼,后來我調離某4隊后就把這部手機和號碼都扔掉了。20126月至201311月期間,因龍某1方沒有及時告知我信息,導致緝私分隊還在高速上誤查了一次他的走私車輛。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以上證據來源合法,具有客觀性、關聯性,本院均予以確認。

    根據本案事實、證據及控辯雙方的意見,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1、關于二被告人是否構成放縱走私罪的問題。

    被告人王某甲、黃某乙身為負有查緝走私職責的海關工作人員,明知龍某1從事走私犯罪活動,在收受賄賂后不履行查緝走私的工作職責,還通過定期提供出警查緝信息、單線手機聯系錯開查緝時間或查緝地點、對龍某1發短信指定車牌號的走私車輛不予查緝等方式放縱走私,致使龍某1走私團伙及掛靠該團伙的走私人員所運輸的走私貨物順利逃避海關監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條之規定,其二人放縱走私的行為,情節嚴重,均已構成放縱走私罪,依法應予懲處。

    二被告人的辯護人認為,本案關于二被告人放縱走私的證據不足、事實不清,但公訴機關補充偵查所提供的走私人員的證人證言反映,龍某1走私團伙及掛靠龍某1走私團伙的走私人員在二被告人受賄期間,不間斷地從事走私香煙的違法犯罪活動,且走私路線均是從廣西防城等地途經廉某再運送至珠三角的深圳、廣州等地,且二被告人自偵查階段起至本案庭審期間,始終穩定供述了其二人收取買單費后以上述多種方式故意不查緝龍某1的走私車輛,王某甲明確要求黃某乙與龍某1做好銜接、錯開查私時間、不查處龍某1的走私貨物,黃某乙亦供述明知龍某1的走私路線是從廣西途經湛江最后進入珠三角,其在王某甲的授意下具體操作放縱走私行為,其會通過龍某1提供的手機與龍某1單線聯系,定期向龍某1提供查緝信息、錯開查緝時間或查緝地點、避開手機短信中指定車牌號的走私車輛等方式對龍某1的走私車輛不予查緝,且在收受賄賂期間,除了一兩次誤查外,緝私分隊沒有再查處過龍某1的走私車輛,二被告人上述放縱走私的細節供述與龍某1、龍某2二人兩人約定緝私分隊出來查車的時候,黃某乙提前發電信告訴其繞道走,龍某1還提供了一部手機和電話卡給黃某乙用于和其聯系以及自每月送14萬給黃某乙后緝私分隊就沒有查過其走私香煙的車的證人證言相互印證,足以證明兩被告人在受賄期間,龍某1等走私分子不間斷地從事走私犯罪活動,而二被告人則以積極的行為包庇和放縱走私,故二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二辯護人還認為,指控二被告人放縱走私的同時又指控其二人在受賄罪中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構成重復評價,但受賄罪中認定為他人謀取利益只需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或明知他人有具體請托事項即可,不以實際為他人謀取利益、更不以實際放縱走私為他人謀取非法利益為必要條件。本案中,二被告人收取賄賂后同意關照龍某1團伙的走私生意、同意不查緝其走私貨物即成立受賄罪,二被告人有無實際放縱走私、為走私人員謀取利益并沒有作為評價其二人成立受賄罪的條件,故不存在重復評價的問題。且受賄與放縱走私侵犯的法益相對獨立,前者侵犯的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和不可收買性,后者侵犯的是國家海關的正常監管秩序,故公訴機關的指控均不存在重復評價,本院對二辯護人的上述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2、關于兩名被告人的受賄行為是否致使國家利益遭受損失的問題。

    二被告人收取賄賂后,明知龍某1走私團伙一直在從事走私犯罪活動,不履行查緝走私的工作職責,故意不查緝龍某1的走私車輛,致使龍某1走私團伙所運輸的走私貨物順利逃避海關監管,其結果必然造成國家稅收的損失。二辯護人認為,公訴機關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國家稅收損失的具體數額,因而不能認定國家利益遭受損失,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三款第三項關于受賄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損失既沒有要求國家利益遭受損失的種類、項目,又沒有要求該損失必須有明確具體的數額標準,故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于法無據,本院不予采納。且從二被告人供述的放縱走私的時間間隔、操作方式,以及證人證言反映的龍某1走私團伙運輸走私香煙的車次、趟數等因素綜合判斷,如果僅以國家稅收損失沒有具體金額為由簡單推定本案兩名被告人放縱走私的行為沒有給國家稅收造成任何損失,則明顯不符合客觀事實,導致本案量刑畸輕,罪刑失衡。

    本院認為,被告人王某甲、黃某乙身為負有查緝走私職責的海關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共同非法收受走私人員的賄賂252萬元,并同意為走私人員謀取不正當利益,其二人的行為均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之規定,已構成受賄罪,應依法予以懲處;二被告人還通過定期提供出警查緝信息、錯開查緝時間或查緝地點等方式對龍某1的走私車輛不予查緝,以積極的行為包庇和放縱走私,情節嚴重,其二人的行為又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條之規定,均已構成放縱走私罪,依法亦應懲處。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刑法分則第三章第三節、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數罪并罰之規定以及參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海關總署《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十六條第二款海關工作人員收受賄賂又放縱走私的,應以受賄罪和放縱走私罪數罪并罰之規定,二被告人收受賄賂又放縱走私,應以受賄罪和放縱走私罪實行數罪并罰。公訴機關指控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確認。

    二被告人收取走私人員的賄賂后,在明知走私人員從事走私犯罪活動的情況下,對走私人員的走私車輛不予查緝,致使國家應收稅額遭受損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三款之規定,二被告人犯受賄罪應認定具有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應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在受賄和放縱走私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某甲決定并安排黃某乙收取賄賂和實施放縱走私的行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進行處罰;被告人黃某乙在王某甲的安排和授意下與走私人員聯系、收取賄賂、具體實施放縱走私的行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輔助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鑒于被告人王某甲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與同案人所犯罪行,認罪態度較好,依法可從輕處罰;被告人黃某乙主動投案且如實供述自己與同案人所犯罪行,屬于自首,依法可從輕或減輕處罰;二被告人案發后均積極主動退出部分違法所得款,有悔罪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根據本案犯罪事實、性質、法定從輕或減輕處罰情節,執行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可依法對被告人王某甲受賄和放縱走私的罪行予以從輕處罰,對被告人黃某乙受賄的罪行予以減輕處罰、對黃某乙放縱走私的罪行予以從輕處罰。王某甲的辯護人認為王某甲具有如實供述、退贓等從輕處罰情節的意見,以及黃某乙辯護人關于黃某乙具有自首、退贓等從輕、減輕處罰的意見,理據充分,本院予以采納,但二辯護人認為二被告人不具有受賄罪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不構成放縱走私罪、應對王某甲減輕處罰及建議對黃某乙適用緩刑的意見,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均不予支持。被告人王某甲退出的違法所得款58萬元、被告人黃某乙退出的違法所得款50萬元,均予沒收,上繳國庫。被告人王某甲、黃某乙分別尚有未追繳到案的違法所得款86萬元和58萬元,應當繼續追繳,上繳國庫。

    為打擊犯罪,保護國家工作人員職務活動的廉潔性及國家海關的正常監管秩序,根據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認罪態度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第四百一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一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三款、第三條第三款、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甲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犯放縱走私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

    二、被告人黃某乙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犯放縱走私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

    三、被告人王某甲退出的違法所得款58萬元、被告人黃某乙退出的違法所得款50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分別由扣押機關上繳國庫)。

    四、繼續追繳被告人王某甲的違法所得款86萬元、被告人黃某乙的違法所得款58萬元,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審判長 鐘某

    審判員 王某

    人民陪審員 吳某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書記員 吳某

     

    附:相關法律條文及司法解釋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八十五條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

    國家工作人員在經濟往來中,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歸個人所有的,以受賄論處。

    第三百八十六條對犯受賄罪的,根據受賄所得數額及情節,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的規定處罰。索賄的從重處罰。

    第三百八十三條對犯貪污罪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

    (一)貪污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二)貪污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三)貪污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數額特別巨大,并使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對多次貪污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貪污數額處罰。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訴前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真誠悔罪、積極退贓,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的發生,有第一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有第二項、第三項規定情形的,可以從輕處罰。

    犯第一款罪,有第三項規定情形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人民法院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同時決定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第四百一十一條海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放縱走私,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六條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第二十七條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第六十一條對于犯罪分子決定刑罰的時候,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關規定判處。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湛江資深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三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較大,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貪污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較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一)貪污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防疫、社會捐助等特定款物的;

    (二)曾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受過黨紀、行政處分的;

    (三)曾因故意犯罪受過刑事追究的;

    (四)贓款贓物用于非法活動的;

    (五)拒不交待贓款贓物去向或者拒不配合追繳工作,致使無法追繳的;

    (六)造成惡劣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

    受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前款第二項至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較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一)多次索賄的;

    (二)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損失的;

    (三)為他人謀取職務提拔、調整的。

    第三條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貪污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受賄數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具有本解釋第一條第三款規定的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特別嚴重情節,依法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第十七條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刑法分則第三章第三節、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數罪并罰。

    第十八條貪污賄賂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依照刑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對尚未追繳到案或者尚未足額退賠的違法所得,應當繼續追繳或者責令退賠。

    第十九條對貪污罪、受賄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應當并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金;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應當并處二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的,應當并處五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對刑法規定并處罰金的其他貪污賄賂犯罪,應當在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判處罰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海關總署《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

    第十六條關于放縱走私罪的認定問題

    依照刑法第四百一十一條的規定,負有特定監管義務的海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利用職權,放任、縱容走私行為,情節嚴重的,構成放縱走私罪。放縱走私行為,一般是消極的不作為。如果海關工作人員與走私分子通謀,在放縱走私的過程中以積極的行為配合走私分子逃避海關監管或者在放縱走私之后分得贓款的,應以共同走私犯罪追究刑事責任。

    海關工作人員收受賄賂又放縱走私的,應以受賄罪和放縱走私罪數罪并罰。

    廣州刑事律師.jpg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