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湛江】關某甲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洗錢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分享到:
    點擊次數:320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14日00:10:05 打印此頁 關閉

    廣東刑事律師

    關某甲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洗錢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審理法院: 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法院

    案  號:?。?span>2018)粵0803刑初某號

    案  由: 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裁判日期: 20180613

    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粵0803刑初某號

    公訴機關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關某甲,男。因涉嫌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洗錢罪于2017825日被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指定在東莞市某山莊監視居住,同年11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24日被逮捕?,F押于湛江市霞山看守所。

    辯護人黃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以霞檢訴刑訴[2018]某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關某甲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洗錢罪,于20181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根據公訴機關的建議,本案延期審理一次。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尤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關某甲及其辯護人黃某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一、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2012年,在承攬某1艦隊某2部隊遷建配套工程主營區項目中,蘇某1(另案處理)作為時任某1艦隊司令員蘇某2的兒子,借助其父親蘇某2的影響力,通過在某1艦隊后勤部任職的劉某2深、劉某1等人內幕操作,幫助王某所掛靠的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在某1艦隊某2部隊遷建配套工程主營區項目中順利中標。被告人關某甲作為蘇某1的同學,在此中受蘇某1的委托,由被告人關某甲直接與王某商談工程承包方及回扣點事項。事后通過被告人關某甲在工商銀行霞山支行的資金賬戶(卡號6220),收受王某回扣款人民幣310萬元。被告人關某甲收到回扣款后告知蘇某1收到了王某180萬元,而余下的130萬元由被告人關某甲占有。

    二、洗錢罪

    2011年的一天,蘇某1給被告人關某甲打電話,稱有款項想放在被告人關某甲的銀行資金賬戶里,讓被告人關某甲發給其銀行資金賬號,被告人關某甲明知這款項可能是蘇某1收受他人的賄賂款,仍提供其資金賬戶給蘇某1,20111017日黃某2通過何某將其給蘇某1的回扣款120萬元轉到被告人關某甲卡號為4335的工商銀行資金賬戶。后蘇某1以同樣理由要求被告人關某甲提供資金賬戶,被告人關某甲仍予以提供其資金賬戶給蘇某1,2012510日黃某2又通過何某轉100萬元到其卡號為6210賬戶。黃某2通過其銀行賬戶于2012126日轉160萬元到其卡號為6220賬戶。被告人關某甲明知上述款項可能是蘇某1收受他人的回扣款,還幫助其保管并放貸。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提供了相應的證據,據此認為,被告人關某甲與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國家其他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承攬建設工程,謀取不正當利益共同收受請托人的賄賂款310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經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之一規定,應當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關某甲明知轉到其資金賬戶上的380萬元是蘇某1賄賂犯罪所得,仍予以提供資金賬戶,其行為已經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之規定,應當以洗錢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應予以數罪并罰。提請本院依法判處。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被告人辯稱,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屬實,其行為是否構成犯罪由法院判決。

    其辯護人的主要辯護意見是,一、蘇某1、蘇支前不屬于國家工作人員,不符合利用影響力受賄的主體要求,因此關某甲也不符合該罪的主體構成。只有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與其關系密切的人作為犯罪主體才能構成該罪。我國刑法對國家工作人員與軍人作了明確的區分,因此現役軍人蘇支前、蘇某1均不是國家工作人員。二、關某甲沒有利用任何人的影響力,也沒有為請托人王某謀取不當利益。王某能夠獲得相關工程項目是借助蘇某1利用其父親蘇支前在部隊的影響力,關某甲沒有參與,只是事后蘇某1利用關某甲的銀行賬戶收取回扣。三、王某向關某甲轉賬金額應認定為274萬元。王某向關某甲尾號為9820的銀行賬戶轉賬三筆共計274萬元。關某甲收取的款項不能憑口供認定,應以銀行轉賬記錄認定。四、關某甲不構成洗錢罪。蘇某1向關某甲回扣從來沒有說明款項的性質,關某甲毫不知情。沒有證據證明關某甲明知該款屬于違法所得。訊問筆錄中關某甲回答可能屬于違法所得是基于辦案人員的誘導性發問所致,不應采納。五、關某甲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符合依法可以從輕處罰的條件。請法院對關某甲從輕或減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一、利用影響力受賄的事實

    蘇某1(另案處理)是某1艦隊一名軍人,其是某1艦隊司令員蘇支前的兒子,被告人關某甲與蘇某1是初中同學,兩人關系要好,被告人關某甲經常到蘇某1家里玩,也與蘇某1的父母熟識。

    2012年,蘇某1得知某1艦隊某2部隊遷建配套工程主營區項目需要建設,便向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劉某2深提出要承包建設該工程,劉某2深基于蘇某1是蘇支前的兒子而同意了蘇某1的要求。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向蘇某1介紹該工程由王某承建,蘇某1提出其只要好處費180萬元,便委托關某甲與王某商談建設工程及收受好處費的事宜。關某甲與王某商定由王某按工程量5%給予關某甲好處費共310萬元人民幣。在劉某2深和某1艦隊后勤部副部長劉某1等人的幫助下,王某所掛靠的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順利中標某1艦隊某2部隊遷建配套工程主營區項目。201325日、27日、28日關某甲在工商銀行霞山支行的賬戶(卡號:6220)分別收到王某轉入人民幣150萬元、108萬元、16萬元共計人民幣274萬元。被告人關某甲收到好處費后告知蘇某1收到了王某給的人民幣180萬元,蘇某1提出該款由關某甲為其保管、放貸。關某甲對余下的人民幣94萬元據為己有。

    以上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供的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

    1、被告人的供述及辯解,主要內容:2012年左右的一天,我到浙江省寧波市拜訪蘇某1,蘇某1和我說某1艦隊在某市有個營區建設項目,問我有沒有興趣做,我就說如果工程量大就可以做。蘇某1介紹了我認識了當時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馬某請我和蘇某1吃飯(具體吃飯地點我記不清楚了),吃飯的時候馬某又將私人老板王某介紹給蘇某1和我認識,說王某做工程比較不錯。吃完飯后我和馬某、蘇某1、王某四人又喝茶聊天,王某主動提出也想做某市營區項目,蘇某1就說讓王某具體和我商談。后來王某主動聯系我,表示他想承接某1艦隊某市營區工程項目,由于蘇某1父親蘇支前是某1艦隊司令員,所以王某希望我和蘇某1利用其父親蘇支前的影響力幫其拿下這個工程。因為我在寧波當地沒有建筑行業資源,這個工程就由王某自己負責施工,我和王某商定王某按照工程量5個點左右給回扣我們,簽合同時工程量一個多億,最后王某按照人民幣六千多萬元的工程量總共給我和蘇某1人民幣310萬元。我覺得王某的主意不錯。我向蘇某1說了王某的意思后,蘇某1表示同意,蘇某1表示某市主營區工程他只要人民幣180萬元人民幣。后來經蘇某1向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劉某2深打招呼,王某的公司(具體公司名字我記不清楚)順利中標了該項目。在王某的公司中標工程后不久,在20132月份的一天王某就主動聯系我,讓我把銀行賬戶發過去,我便將我的工商銀行賬戶(賬號尾數是9820,具體賬號我記不清了)提供給王某,后來王某分了好幾次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將310萬元轉到了我的工行賬戶上,具體時間、次數、金額以銀行流水為準。王某的錢到賬后,我對蘇某1說王某給了180萬元的回扣款,蘇某1說這180萬元放在我這幫他放高利貸,具體放貸給誰要經過蘇某1同意,利息都是每月三分息。但我并沒有告訴蘇某1余下130萬元的情況,這130萬元實際上歸我所有了,蘇某1應該知道我從中得到好處。

    蘇某1是通過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劉某2深以及營房建設指揮部的相關人員操作來讓王某的公司中標的。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2013年底的一天(具體時間我記不清楚了),王某又找到我說想要承接某1艦隊某市地下油庫項目,想請我找蘇某1幫助,當時我就向王某提出經濟周轉比較困難,王某就對我說會給我人民幣100萬元作為周轉及前期活動經費,我表示同意。后來我找蘇某1說了王某的請求,但蘇某1說項目還沒有開始,等項目開始以后再說。我問蘇某1要不要先問王某給100萬作為活動經費,蘇某1說,你要是有本事就讓王某拿100萬元出來。于是我便將我前妻母親黃某1的銀行賬戶(具體銀行賬號我記不清楚了,這個賬號也是公司在用的)給了王某,不久王某將100萬元打到了黃某1的賬戶上,具體轉賬時間次數以銀行流水為準。我收到王某的100萬元后并沒有和蘇某1說我收到了王某100萬元。

    經過辨認,我名下工商銀行賬戶(卡號:6220201325日收到王某轉入人民幣150萬元、201327日王某又轉入人民幣108萬元、201328日王某再轉入人民幣16萬元,都是王某送給我和蘇某1的某市營區工程回扣,剩下人民幣36萬元王某是如何轉給我的就記不清楚了。黃某1名下建設銀行賬戶(卡號:627920131227日收到王某轉入人民幣30萬元、201417日王某又轉入人民幣40萬元、2014123日王某再轉入人民幣30萬元,都是王某送給我的某市地下油庫項目前期活動經費。

    我總共收受了王某給予的410萬元回扣款,都是通過銀行匯款的方式收款,我沒有再通過其他方式收受王某的回扣款。第一次310萬元是匯到我的工商銀行賬戶,卡號為:6220,是我在霞山支行開的卡。第二次的100萬元是匯到我前妻母親黃某1的建設銀行賬號中(6279),但是這個銀行卡一直是我在用。

    我收受王某230萬元回扣連同蘇某1180萬一起放高利貸給我們共同的朋友湛江市強威食品有限公司的尤某了,我總共經手借了700多萬元給尤某,利息根據借款時間長短有月息三分、四分、五分。后來尤某因為犯罪已經被公安機關抓了,我和蘇某1的錢都拿不回來。因為蘇某1不方便出面,所以就以我的名字幫他放高利貸,但是我每一次放出去的數都經過蘇某1的同意并且利息都有匯給他,所有與借款人簽字的收據都是以我的名義。蘇某1對我收到230萬元的事情,他應該清楚我有拿一點,但是具體多少他不清楚。

    20173、4月份左右,由于馬某被組織調查,王某知道油庫項目做不了了,就向我追要某1艦隊某市地下油庫項目的100萬元回扣款,我便和蘇某1說了這個事情,蘇某1讓我趕緊將100萬元退回給王某,但由于當時我手上沒有那么多錢,今年年初,蘇某1就分幾次匯了80萬元給我到我的工商銀行賬戶(6220),讓我籌余下20萬元還給王某,后來由于我手上沒錢,就沒有按照蘇某1要求將100萬元退還給王某。所以,收受王某共計410萬元的工程回扣款都沒有退還給王某。

    經對銀行流水記錄辨認,關某甲辨認出其名下工商銀行卡號6220(賬號2055)賬戶于201325日、27日、28日分別收到王某跨行轉款人民幣150萬元、108萬元、16萬元。辨認出黃某1名下建設銀行6279賬戶于20131227日、201417日、123日分別收到王某轉入人民幣30萬元、40萬元、30萬元,該100萬是王某送給其的某市地下油庫項目前期活動經費。

    2、證人蘇某1的證言,主要內容:關某甲是我在湛江市第二中學讀初中的同班同學,我們關系非常好,關某甲經常到我家里玩,和我父母都很熟。2011年左右經時任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介紹我才認識王某,馬某作為直工處處長和我家里人都很熟。

    2012年春節前,王某打電話給我想給我拜年,于是我就和王某約好在寧波一家酒店大堂見面,見面后王某和我說了一些拜年的話后,就將一個禮品袋交給我然后就離開了,當時只有我和王某兩個人在場,后來我打開禮品袋發現里面有五萬元人民幣現金,面額均為百元一張,一萬元一扎,共五扎,還有一些酒或者茶葉的禮品。

    2012年下半年,某1艦隊在某市有個工程,好像是蓋樓,具體是什么工程我一直不太清楚。馬某問我對某市這個工程有沒有什么興趣,我說有興趣。于是我就約已經到艦隊任后勤部部長的劉某2深在上海一家飯店(具體名字我記不清楚了)吃飯,當時吃飯的有我和馬某、劉某2深、劉某1,在吃飯過程中我就向劉某2深提出協調把某市工程交給我做,考慮到我父親面子,劉某2深就同意把工程交給我安排的公司承攬。之后,馬某又說讓王某來承攬這個工程,王某會給我好處費,我同意了。同時我告訴王某,我委托關某甲作為我的代理人負責與他(王某)聯系具體事宜。至于后來關某甲和王某是如何商量和操作我就不清楚了,后來王某參與某市主營區工程招標并最后中標。我不清楚王某是掛靠哪個公司中標某市工程項目的。中標以后,王某按照事先和我的約定支付給我人民幣180萬元的工程回扣,2013年的時候,關某甲打電話給我說,某市工程項目那件事王某轉了180萬元到其賬戶(具體哪個銀行賬戶我不清楚)了。再后來,我聽馬某說,關某甲在與王某聯系過程中,曾向王某多要錢了,至于要了多少錢,我沒有問過關某甲。我讓關某甲幫我向王某收取工程款回扣的時候,我明確告訴關某甲數額是180萬元,關某甲收到王某給我的工程款之后也告訴我說他收到王某給我的180萬元工程回扣。我不知道關某甲向王某額外收取工程回扣。

    王某給我這180萬元,我一直放在關某甲那里放高利貸,關某甲月息三分給我利息。都是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將利息轉到我名下的湛江工商銀行賬戶(賬號:6239),支付了一段時間的利息后就沒有利息支付給我了,我放在關某甲那里的錢連本都沒有拿回來。

    王某能夠順利拿到某市工程項目,是我負責出面和時任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劉某2深協調的,劉某2深考慮到我父親是某1艦隊司令員,是其直屬領導,為了和我搞好關系,劉某2深才同意將某市工程項目安排給王某的公司中標,所以王某才送了180萬元人民幣給我。我父親蘇支前不清楚我插手某市工程項目這個事情。

    20173、4月份,馬某被采取兩規措施后,我怕插手工程的事情暴露,就讓關某甲趕緊退錢給王某,但是關某甲資金周轉緊張,我只好從岳母那里借了40萬元,從浦發銀行借貸30萬元,我自己的銀行卡有10多萬元,最終我籌集80萬元給關某甲,讓關某甲再籌集20萬元,總計退100萬元給王某。至于關某甲是否有按我說的將錢退給王某,我就不是很清楚,事后我沒有過問。

    我只幫助王某承攬某市主營區工程,王某沒有找我幫忙運作某市地下油庫工程,關某甲也沒有和我說過某市地下油庫工程,王某也沒有支付其他工程的回扣給我。

    3、證人王某的證言,主要內容:我系江蘇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現場經理。我與江蘇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之間是內部合作關系,工程建設的資質和資金都由江蘇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提供,人手、器械及具體施工由我來負責,工程項目盈虧由我承擔。

    2011年左右,我通過原某省基地后勤部季原良助理介紹認識了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2011年下半年,馬某邀請我在福州吃飯,當時在場還有劉某2深、蘇某1(當時我只知道他叫小蘇,并沒有知道其真實身份)和關某甲(阿關,蘇某1的朋友),吃飯的過程中相互留了聯系方式。直到2011年底,我從馬某那里聽說蘇某1是某1艦隊蘇支前司令員的兒子。

    2012年春節前,本著多個朋友多條路的想法,我打電話給蘇某1表達想去拜年的想法,蘇某1表示同意并答應在寧波喜來登酒店大廳等我。幾個小時后,我到了喜來登酒店與蘇某1會面,當時我向蘇某1說了一下拜年的話,我將一個裝有5萬元人民幣現金的茶葉紙袋送給了蘇某1,蘇某1也收下了,當時只有我和蘇某1在場。

    2012年下半年,蘇某1的朋友關某甲約我在寧波見面,關某甲說某1艦隊在某市有個項目,是某1艦隊某市主營區項目,項目預算一個多億元,他(關某甲)想和我合作。關某甲還讓我出面參與這個項目的招投標,由關某甲負責在艦隊公關、跑關系,確保我能夠中標,如果中標,關某甲將和我一起做這個工程。后來我所在的蘇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參與了1222主營區工程的投標并最后中標,最后中標價格是人民幣1.04億多元,至于關某甲是怎么操作讓我的公司中標我就不清楚了。中標后,關某甲說他不想干了,讓我計算下主營區項目的大概利潤,項目由我進行施工,關某甲退出,于是我和關某甲商量好按照工程款的3%左右也就是人民幣310萬元作為給關某甲的酬勞和利潤。這310萬元是我陸陸續續(印象中有4、5次)在中國建設銀行通過匯款轉到關某甲的工商銀行卡(賬號:6220)上,具體在201325日轉了150萬元、201327日轉了108萬元、201328日轉了16萬元到關某甲的工行賬戶上,剩下的36萬元我記得也是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轉給了關某甲。這310萬元是關某甲在1222項目上的公關費用以及合作參與工程建設的大概利潤,作為行業潛規則,我也沒有問過關某甲將這310萬元給了誰。

    蘇某1事后沒有退回人民幣5萬元給我,關某甲和蘇某1事后沒有將310萬元退回給我。我送給蘇某1及關某甲的錢都是我自己的。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因為蘇某1是某1艦隊司令員蘇支前的兒子,與蘇某1搞好關系,對我承攬艦隊工程有幫助,關某甲是蘇某1的好朋友,由于蘇某1的關系,關某甲也認識某1艦隊的很多領導,關某甲通過走關系為我承攬到了某市1222項目,如果沒有關某甲出面我的公司不可能中標這個項目,我便按照行業潛規則向關某甲支付了公關費用和項目利潤。

    2013年,某1艦隊某市1222工程項目的地下油庫子項目準備開始招標,工程預算1900多萬元,我又找到關某甲,希望關某甲幫忙讓我的公司中標這個項目,關某甲也表示同意,于是我又和甘肅一家建筑公司(具體名字我記不清楚了)合作投標,在關某甲的幫助下,我的公司入圍某1艦隊某市1222工程項目地下油庫子項目,但是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沒有中標,而是由七冶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中標了,最后我又和七冶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商定勞務合作。關某甲知道后,就以在這個項目上為我找了不少關系疏通、付出了很多努力為由,要求我給他100萬元作為該項目的利潤分成,由于擔心得罪關某甲,不知道關某甲會不會在蘇某1面前說我壞話,我只好答應給關某甲100萬元人民幣。我讓關某甲提供銀行賬戶給我,不久他就通過手機短信將一個戶名為黃某1的賬戶(賬戶:6279)發送給我,我便按照關某甲的要求在20131227日轉了人民幣30萬、201417日轉了人民幣40萬元、2014123日轉了人民幣30萬元到黃某1的賬戶上。事后關某甲和蘇某1沒有將人民幣100萬元退給我。

    經對銀行流水記錄辨認,王某辨認出其于201325日、27日、28日分別轉款人民幣150萬元、108萬元、16萬元到關某甲名下工商銀行卡號6220(賬號2055)賬戶是關某甲向其索要的某1艦隊營區工程的公關費及利潤分成。王某辨認出其分別于20131227日、201417日、2014123日轉入黃某16279建設銀行賬戶30萬元、40萬元、30萬元共100萬元是關某甲向其索要的某1艦隊1222油庫項目前期活動費用及利潤分成。

    4、證人劉某1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在197911月開始在某省基地服役,2005年擔任某省基地后勤部部長,2009年擔任某省基地副司令員,2011年底擔任某1艦隊后勤部副部長,201312月擔任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一直至今。

    蘇某1是某1艦隊司令員蘇支前的兒子,2011年左右蘇某1調到某1艦隊工作后我才認識蘇某1的。2012年下半年(具體時間我記不清楚了),時任艦隊后勤部部長劉某2深把我(當時我已經就任艦隊后勤部副部長)叫到辦公室交代說,某1艦隊蘇支前司令員的兒子蘇某1推薦工程公司想參加某市營區工程項目招投標,讓我幫著協調一下,讓蘇某1推薦的工程公司參加招投標。當時劉某2深雖然沒有明說要讓蘇某1推薦的公司最后中標。但是劉某2深這樣安排,已經暗含了讓我盡量創造條件讓蘇某1推薦的公司最后中標的意思。過了兩天,我將當時負責某市主營區工程項目建設的現場指揮部負責人邵奇叫到辦公室,向邵某傳達了劉部長的意思,讓邵某協調好相關工作,暗示邵某讓蘇某1推薦的公司來做這項工程,邵某也明白我的意思。我還問邵某有沒有蘇某1的電話,邵某說有,我就讓邵某與蘇某1聯系。20131月左右,蘇某1推薦的工程公司(具體公司名稱我不清楚)參加了工程招投標,并順利中標主營區項目,這個項目約1億多元,該公司中標后,邵某向我報告了此事,我也隨即將該情況向劉某2深報告。項目開工后,我有一次到現場才知道現場負責人是某省老板王某,王某以前在某省基地也做過工程。蘇某1推薦的公司能夠中標這個項目,與劉某2深、我、邵某的安排是有直接聯系的,我們之所以創造條件讓蘇某1推薦的公司中標,主要考慮蘇某1是時任艦隊司令員蘇支前的兒子,讓蘇某1推薦的公司中標,可以密切與蘇支前的聯系,否則可能得罪蘇支前。

    我之前是認識王某的,因為王某在福州做過部隊工程,我和王某有打過交道,知道王某是做工程的老板。

    當時蘇某1沒有管理或分管某1艦隊工程項目招投標的職責,當時蘇某1只是某1艦隊的一般干部,沒有管理或分管工程項目招投標的職責,工程招投標工作是由我們艦隊后勤部負責的。

    我將某市主營區工程項目安排給蘇某1推薦的公司中標一事,蘇支前都不知情,我們沒有向蘇司令匯報過這件事。

    5、證人馬某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198510月在某1艦隊入伍,2008年擔任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201310月擔任某1艦隊工程指揮部主任,一直至今。

    蘇某1是時任某1艦隊司令員蘇支前的兒子,在蘇支前司令員調到某1艦隊后,2011年蘇某1也從南海艦隊調到某1艦隊工作,任某1艦隊某艦政委。在工作過程中我認識蘇某1。2011年左右我通過朋友介紹認識王某,王某是掛靠別的公司承攬工程的,王某和劉某2深關系比較好。

    在認識了王某后,2011年下半年,我邀請劉某2深、蘇某1、關某甲和王某吃飯,吃飯的過程中相互介紹認識并留了聯系方式。2012年下半年,某1艦隊某市工程項目準備啟動,這個工程總指揮邵某跟我說了這件事,王某也提出希望能承攬這個工程項目,我就和蘇某1說了這件事,問蘇某1是否有興趣,蘇某1表示有興趣,表示他有個湛江的好朋友也是做工程項目的,工程可以交給他朋友做。于是蘇某1就約我和劉某2深幾個人到上海一家酒店吃飯(具體地點我記不清楚了),在吃飯過程中蘇某1提出要做某市營區工程,劉某2深也表示同意。在劉某2深的幫助下,蘇某1推薦的公司順利中標了某市工程項目,后來蘇某1和王某是如何商量工程項目的我不清楚,這個工程最后是交給了王某承攬,肯定是王某和蘇某1談好了回扣數額才將工程交給王某做,至于王某給了蘇某1多少錢我不清楚。我作為直工處處長沒有工程審批決定權。

    6、證人黃某1的證言,主要內容:關某甲與我女兒李斯晴原來是夫妻,他們在20149月份就離婚了。20124月份左右關某甲開車帶我到建設銀行麻章支行由我開了一個建行賬戶,卡號是6279。我隨即將這個賬戶的銀行卡交給關某甲使用。王某于20131227日、201417日、2014123日向該賬戶轉入共計人民幣100萬元的情況我不清楚,我不認識王某。

    7、施工合同,證實20131591316部隊遷建配套工程指揮部與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簽訂91316部隊遷建配套工程主營區項目協議書,發包人為91316部隊遷建配套工程指揮部,承包人為陽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合同價款人民幣104810000元人民幣。

    8、開戶信息,證實工商銀行6220賬戶戶

    名是關某甲??ㄌ枮?span>6279戶名是黃某1。

    9、關某甲工銀行賬戶(卡號6220,賬號

    2055)流水明細、中國建設銀行個人匯款憑證:證實王某6216賬戶分別于201325日、7日、8日向關某甲6220賬戶匯入人民幣150萬元、108萬元、16萬元,共274萬元。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10、王某建設銀行流水明細(卡號6216),證實王某分別于20131227日、201417日、2014123日轉入黃某16279建設銀行賬戶人民幣30萬元、40萬元、30萬元共100萬元。

    11、黃某1建設銀行卡號為6279的銀行流水明細、建設銀行流水明細單據,證實王某6216賬戶分別于20131227日、201417日、2014123日轉入黃某16279建設銀行卡30萬元、40萬元、30萬元共100萬元。

    二、洗錢的事實

    2011年上半年,蘇某1有意向承建海軍某省基地指揮大樓,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向時任某1艦隊某省基地司令員劉某2深提出由蘇某1介紹的公司承建,劉某2深基于蘇某1是蘇支前的兒子便同意該要求。馬某提議由黃某2的公司承建,由黃某2給予蘇某1好處費,蘇某1同意。在劉某2深、馬某等人的幫助下,黃某2掛靠的某省基地工建六處中標該工程項目。事后黃某2要給蘇某1好處費。2011年的一天,蘇某1給被告人關某甲電話,稱要將款項轉入被告人關某甲的銀行賬戶里,讓被告人關某甲發給其銀行賬號,被告人關某甲明知該款項是蘇某1收受他人的賄賂款,仍提供其銀行賬戶給蘇某1,20111017日黃某2通過何某賬戶將其給蘇某1的好處費人民幣120萬元轉到被告人關某甲卡號為4335的工商銀行賬戶。

    2012年上半年,馬某告訴蘇某11艦隊指揮大樓工程馬上開始建設了,蘇某1表示有興趣建設該工程。隨后馬某、蘇某1找當時已經擔任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的劉某2深,蘇某1提出由其介紹的公司承建該工程的要求,劉某2深基于蘇某1是蘇支前的兒子便同意了蘇某1的要求。馬某向蘇某1提議由黃某2承建,由黃某2給予蘇某1好處費,蘇某1同意。在劉某2深、馬某等人的幫助下,黃某2掛靠的江西省某集團有限公司中標某1艦隊指揮大樓工程項目。事后黃某2要給蘇某1好處費,蘇某1再次要求被告人關某甲提供其銀行賬戶收取款項。被告人關某甲明知該款項是蘇某1收受他人的賄賂款,仍然提供其銀行賬戶給蘇某1。2012510日黃某2通過何某賬戶轉人民幣100萬元到關某甲卡號為6210的賬戶。2012126日黃某2通過其銀行賬戶轉人民幣160萬元到關某甲卡號為6220的賬戶。關某甲收到上述蘇某1收受他人的賄賂款后,幫助蘇某1保管并放貸。

    以上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供的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

    1、被告人的供述及辯解,主要內容:2011年的一天,蘇某1打電話給我,說有筆錢先放我銀行賬戶那里,讓我發我的銀行賬戶給他,我便將我尾數為1110的工商銀行賬戶(具體賬號我記不清楚了)發給了蘇某1,后來就有人分幾次(具體次數我記不清楚了)轉了250萬元到了我的銀行卡上,我收到回扣款后打電話告訴蘇某1,蘇某1表示將250萬元先放我這里并委托我放貸,我按照每月三分利給利息給蘇某1。雖然蘇某1沒有說這是什么錢,但我知道這是有人送給他的回扣款。250萬元之前是分多次匯款的,我不清楚是誰匯款的,后面的160萬元是黃某2一次性用其個人的賬戶匯款給我的。

    2012年年底,蘇某1又打電話說跟我說,又有筆錢先存放在我這里,讓我把銀行卡號發給他,這次我將我卡號為6220的工商銀行賬戶給蘇某1。過了幾天,我的工商銀行賬戶上收到了160萬元人民幣,我便告訴蘇某1收到了160萬元,蘇某1也是將160萬元放在我這里委托我放貸,我按照每月三分利給利息給蘇某1。蘇某1雖然沒有明確告訴我這410萬元是什么錢,但是我知道蘇某1自己作為一名軍人是不可能有這么多錢的,肯定是別人送給蘇某1的好處費,蘇某1不敢放在自己名下賬戶,就讓我幫其保管并放貸出去賺利息。

    6220賬戶2012126日網轉入的160萬元就是黃某2轉入的。

    410萬元一部分放高利貸給我們共同的朋友湛江市強威食品有限公司的尤某了,但是尤某因為犯罪已經被公安機關抓了,我和蘇某1的錢都拿不回來了,剩下一部分則放給了楊某,楊某也因為犯罪被法院判刑了。

    蘇某1提供給我收取利息有兩個工商銀行賬號,一個是湛江工商銀行的,一個是寧波工商銀行的,這兩個工商銀行賬號都是蘇某1自己名下的,具體賬號我記不清楚了。我每月按時給蘇某1利息。直到2014年左右,尤某、楊某出事之后就再也沒有利息給我,我就也沒有給利息給蘇某1了,410萬元也無法追回了。我放高利貸給尤某、楊某沒有抵押的,但是我放高利貸給他們的錢大部分都有寫到借據,我們現在手中的借據一共合計是八百多萬元,但是根據銀行流水一共借給他們的錢是一千多萬,其中有兩百萬元左右借給尤某的沒有寫到借據。

    6220的銀行卡現在已經換成新的卡,卡號已經有所變化了,這張卡已經被銀行收回去了。

    經對銀行流水記錄辨認,關某甲辨認出其名下卡號6220(賬戶2055)于2012126日收到網轉的160萬元是黃某2轉入其賬戶的。

    2、證人蘇某1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在2011年上半年經時任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介紹才認識黃某2的,但是和黃某2沒有什么深交。

    2011年上半年的一個周末(具體時間我記不清楚了),馬某告訴我某省有個工程項目,問我有沒有興趣(就是讓我出面是將這個工程拿下來),我說可以看看。于是馬某便約我到某省福州,介紹我認識了當時某省基地司令員劉某2深,當天晚上一起吃了飯(具體吃飯地點我記不清楚了),當時在場的還有一個某省做工程的老板黃某2。飯后,馬某對我說,這次吃飯主要是介紹劉某2深給我認識,以我的名義讓劉某2深把某省指揮大樓工程交給黃某2承攬,之后黃某2再給我好處費,我感覺這樣省去了我找工程隊的麻煩,我便同意了,至于劉某2深、馬某是如何操作讓黃某2掛靠的公司中標我就不清楚了。過了一段時間(具體時間我記不清楚了),馬某跟說,黃某2順利中標某省指揮大樓工程,黃某2要給我好處費,我便將關某甲的賬號(具體銀行賬號我記不清楚了)給黃某2,讓黃某2將錢打到這個賬戶上。事后,我聽關某甲說,黃某2分兩次打了250萬元,這250萬元我一直放在關某甲那里讓他放高利貸,按月給我利息。

    2012年上半年,馬某又告訴我艦隊指揮大樓工程馬上開始了,問我有沒有興趣,我說有興趣,馬某讓我去找當時已經擔任艦隊后勤部部長的劉某2深,利用我的身份將這個工程承攬下來。我找劉某2深后,劉某2深同意將艦隊指揮大樓交給我安排的建筑公司承攬。之后,馬某找我,讓我把艦隊指揮大樓工程交給黃某2干,黃某2會給我好處費,我表示同意。之后,黃某2的公司中標了艦隊指揮大樓工程項目,至于怎么中標的,我不太清楚,具體是馬某、黃某2和劉某2深操作的。黃某2承攬艦隊指揮大樓工程后,在艦隊政治部招待所約我見面,告訴我要給我80萬元好處費。我當時感覺黃某2給的錢太少,那天晚上正好喝了酒,我就打電話給馬某說黃某2太摳了,那么大工程才給我80萬。馬某說他去協調,大概半個小時后,馬某給我回電話說,黃某2給他的80萬元不要了,這80萬元給我作為好處費,一共160萬元。之后,我向黃某2提供了關某甲的賬戶,讓黃某2把這160萬元轉到這個賬戶上。之后,關某甲告訴我,黃某2通過銀行給他轉了160萬元,這160萬元我一直放在關某甲那邊放貸,關某甲按月給我利息。

    關某甲是按照月息三分標準給我利息的,關某甲都是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將利息轉到我名下的湛江工商銀行賬戶(賬號:6239)。關某甲只支付了一段時間的利息,后來就沒有利息支付給我的,我放在他那里的錢連本都沒有拿回來。

    20173、4月份馬某出事后,我曾打電話給關某甲,讓關某甲將黃某2410萬元退回給黃某2,但是關某甲由于經濟緊張就沒有退錢。

    因為黃某2能夠順利拿到某省基地指揮大樓、某1艦隊指揮大樓工程項目,是我負責出面和時任某1艦隊后勤部部長劉某2深協調的,劉某2深考慮到我父親是某1艦隊司令員,是其直屬領導,為了和我搞好關系,劉某2深才同意將某省基地指揮大樓、某1艦隊大樓工程項目安排給黃某2的公司中標,所以黃某2才送了410萬元人民幣給我。我父親蘇支前不清楚我插手某市工程項目這個事情。

    3、證人馬某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在2009年左右通過朋友介紹認識黃某2的,黃某2是某省平潭人,主要做融資和工程生意。黃某2沒有自己的工程建筑公司,黃某2好像都是掛靠別人的公司來做工程的。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蘇支前擔任某1艦隊司令沒多久,蘇某1就從南海艦隊調到某1艦隊任保衛干事。因為我是直工處處長,我與蘇某1接觸比較多,周末時會在蘇家與蘇某1一起打牌,相互之間也比較熟悉。從2011年上半年開始,蘇某1多次對我說能不能弄點工程給他做,還說他有個同學是專門做工程的,我說現在沒有什么工程,遲點會幫他關注下。后來,我了解到海軍某省基地即將要新建指揮大樓,我就打電話給時任某省基地司令員劉某2深,說蘇某1想做某省基地指揮大樓的工程,劉某2深表示可以考慮,但是最好是讓本地工程隊來做比較方便。在20114、5月,當時我約了劉某2深、蘇某1、黃某2在某省福州一個飯店(具體名字我記不清楚了)吃飯,在場的還有某省基地后勤部部長鐘某。飯后,我和蘇某1、黃某2就某省基地指揮大樓工程項目進行商談,提出讓這個工程讓黃某2的公司干,到時候黃某2再給錢給蘇某1,但是具體蘇某1和黃某2如何談回扣數額我就不清楚了。后來,在劉某2深等人的操作下,劉某2深等人具體是如何操作我就不清楚了,黃某2掛靠的公司順利中標了某省基地指揮大樓工程項目,最后黃某2給了多少錢給蘇某1我就不清楚了。

    2011年底,劉某2深從某省基地調到某1艦隊擔任后勤部任籌建辦負責人,2012年上半年的一天,我了解到某1艦隊指揮大樓即將新建,我便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蘇某1,蘇某1也表示要拿下這個工程來做。后來我、蘇某1和劉某2深在一起在寧波一家飯店吃火鍋時,我對劉某2深說蘇某1想要做這個工程。蘇某1對劉某2深說,叔叔,艦隊指揮樓項目能不能給我朋友做,劉某2深問是哪個朋友,我隨口說黃某2建某省基地指揮樓已經有經驗了,要不還是給黃某2做。劉某2深說好,蘇某1說謝謝劉叔叔。這次喝酒就商定了艦隊指揮大樓還是給黃某2做,我和蘇某1回去的路上,我還對蘇某1說艦隊指揮樓工程比較復雜,盯的人比較多,稍微收斂一點。在劉某2深的幫助下(劉某2深具體如何操作我不清楚),黃某2掛靠的江西省某集團有限公司順利中標。中標后不久,蘇某1打電話給我,當時蘇某1比較生氣,說為什么黃某2都中標了,還不給錢,我說我問下黃某2什么回事,黃某2表示會給錢給蘇某1,之后我想黃某2應該是按照蘇某1的要求給錢了,因為蘇某1沒有和我提黃某2沒給錢這件事了。

    蘇某1的父親蘇支前是某1艦隊的司令員,蘇某1多次找我協調讓蘇某1的朋友做部隊的工程,其實就是想弄點錢,我就和蘇某1商量,通過蘇某1的父親蘇支前的影響力拿下部隊工程并讓承攬的私人老板給蘇某1錢。這樣做,我可以滿足蘇某1弄錢的目的,從而密切與蘇支前的關系。

    我作為直工處處長是沒有工程項目決定權的,蘇某1是時任某1艦隊司令員蘇支前的兒子這個事劉某2深他們都是知情的,而蘇支前是劉某2深、劉某1他們的直屬領導,為了不得罪蘇支前,在仕途上能更進一步,蘇某1出面去找劉某2深要工程,劉某2深他們不敢不答應。

    蘇支前不知情我幫助蘇某1插手某省基地指揮大樓、某1艦隊指揮大樓以及某市營區工程的事,因為蘇司令平時對蘇某1的要求比較嚴,蘇某1擔心蘇司令知道后會批評他,所以蘇某1不讓我對蘇司令說這個事。

    4、證人黃某2的證言,主要內容:我系某省省某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2011年中旬我通過某1艦隊直工處處長馬某介紹認識蘇某1,當時是馬某帶蘇某1到福州和我吃飯認識的。我不是很清楚蘇某1在哪個單位工作,擔任何種職務。

    2011年初,也就是在海軍某省基地指揮樓(工程代號0某)工程招投標前幾個月。原某1艦隊司令部直工處處長馬某給我打電話,說讓我在福州訂個飯店,馬某要組織某省基地的幾個領導在一起吃飯。我按照馬某的要求在福州五四路附近的一個酒店(具體名字我記不清楚了)訂了一個包廂。過了兩天,我先在包廂等候,馬某他們一共來了4、5個人,經馬某介紹,來的人中有當時某省基地司令員劉某2深、某省基地后勤部部長鐘某、蘇某3(蘇某1),還有一個好像是蘇某1的朋友(名字記不住了),我當時不知道蘇某1的具體身份,但是吃飯時候馬某、劉某2深及鐘某三個部隊領導對蘇某1都很尊重,我知道蘇某1肯定是身份很重要的一個人。當時馬某向其他人介紹我的時候,說我是做工程的,而且工程做的不錯。那次吃飯過程中我們大家互相留了電話。吃完飯后,我、蘇某1、馬某三個人聊天,當時蘇某1、馬某告訴我某省基地指揮樓工程快要開始了,工程總額大概有幾千萬,問我愿不愿意做,我當時表示愿意。蘇某1說我做這個項目可以,但要拿出34個點的好處費,也就是要給他250萬元人民幣,為了能承攬工程,我就同意了。在蘇某1、馬某的幫助下,我掛靠某省基地工建六處中標了某省基地指揮樓工程項目,不久蘇某1就通過手機信息發給了我一個銀行卡號,好像是一個姓關的人的賬戶,好像是廣東那邊的卡號,具體是哪家銀行的我記不清楚了。收到蘇某1發來的銀行賬號,我聯系朋友(忘記是誰了)分兩次給蘇某1提供的銀行卡號轉了250萬元,第一次是150萬元,第二次是100萬元,其中相隔一周左右,我讓我朋友給蘇某1指定的銀行賬戶打完款后,我主動電話聯系了蘇某1,告訴蘇某1錢已經打到了他指定的賬戶上。

    20125月左右,馬某對我說,他的領導評價我承攬的某省基地指揮樓工程干得不錯,現在某1艦隊指揮大樓(也就是某1艦隊地面指揮所擴某程)也將開工,問我想不想承攬某1艦隊指揮大樓工程。我對馬某說我想承攬這個工程。因為某省基地指揮樓工程是通過馬某請蘇某1幫忙承攬的,所以我就知道馬某和蘇某1之間的私人關系很好,至于他們具體如何操作讓我中標,我也不敢多問,這種事情我們都是心照不宣的。馬某說完這件事情后,我就找到我朋友林某介紹了一家公司給我掛靠,林某向我推薦了江西省某集團有限公司。后來在蘇某1和馬某的幫助下,我掛靠這家公司得以中標。中標后不久,馬某就讓我轉160萬元給蘇某1,隨后我不記得是馬某還是蘇某1給我發了一個銀行卡號,印象中不是蘇某1本人的卡,具體是哪家銀行和銀行卡開戶人我記不清楚了。收到馬某或蘇某1提供的銀行賬戶信息后,我就轉了160萬元到這個銀行賬戶中。

    我以上給蘇某1提供的銀行賬戶轉賬250萬元和給馬某或蘇某1提供的銀行賬戶轉賬160萬元,蘇某1或者馬某事后都沒有將這些錢退回給我。

    因為當時經馬某介紹我意識到蘇某1是在某1艦隊能說上話的人,而且馬某指定要我送錢給蘇某1,肯定是要得到蘇某1的支持才能拿到某1艦隊的工程項目,我承攬到某省基地指揮樓工程和某1艦隊指揮樓工程都是通過蘇某1的幫助才得以中標的,為了感謝蘇某1的幫助,我便按照行業潛規則送給蘇某1410萬元工程回扣。我送給蘇某1410萬元都是我自己的錢,是蘇某1主動提出要410萬的。

    5、證人劉某1的證言,主要內容:2011年上半年,我在某省基地工作時,曾聽別人說過蘇某1找了時任某省基地司令員劉某2深,蘇某1向劉某2深推薦工程公司承攬該基地指揮樓新某程,后安排該基地后勤部部長鐘某讓蘇某1推薦的工程公司中標。但實際情況是不是這樣,我并不清楚。

    6、證人何某的證言,主要內容:黃某2是某省省某實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2008年至2012年,我跟著黃某2打工,黃某2平常從事建筑工程行業,2011年至2012年,他有承接了某省海軍基地的工程(工程項目名稱我忘記了),我以某省翔安勞務有限公司的名義被派到某省海軍基地工作,在部隊的工程中擔任財務一職,負責工程資金的收付。賬號為1418,卡號為6235的工商銀行卡和賬號為1897,卡號為6285的建設銀行卡是我本人保管使用。這兩張卡偶爾用于我個人日常消費使用,大部分是翔安勞務有限公司用于做工程的資金往來轉賬使用。這兩張卡里的資金來源是黃某2做工程的投資款和工程項目部轉過來的工程款,因為工程資金量比較大,黃某2會經常安排我負責去轉賬,他會告訴我對方的銀行賬號和姓名,我就根據他提供的賬號和姓名用我的這兩張銀行卡進行轉賬。

    經對銀行流水辨認,何某辨認出其1418的工商銀行賬戶2012510日網轉100萬元到賬號為6210工商銀行賬戶,辨認出其6285賬戶20111017日轉賬120萬元到關某甲賬號為4335的建設銀行賬戶。

    建設銀行賬號為1897,卡號為6285賬戶,交易時間為20111017日,轉賬金額為120萬元人民幣,對方賬號為4335,對方姓名為關某甲的建設銀行交易記錄,是黃某2安排我轉賬給一個叫關某甲的人。工商銀行賬號為1418,卡號為6235,交易時間為2012510日,轉賬金額為100萬元人民幣,對方賬號為6210的工商銀行交易記錄,是黃某2安排我轉賬給關某甲的,我記得當時是黃某2把對方賬號和姓名發給我后讓我轉賬,對方的姓名是關某甲。我不知道黃某2安排我轉這兩筆錢款的用途。

    7、工商銀行流水記錄,證實關某甲6210工商銀行賬戶2012510日收到何某6235賬戶網轉100萬元。

    8、個人賬戶信息,證實賬號為1897,卡號為6285的建設銀行卡開戶人是何某??ㄌ枮?span>4335賬戶開戶人是關某甲。

    公訴機關還提供了以下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本案的相關事實:

    1、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部戰區軍事紀律檢查委員會證明,證實蘇支前201012月至20171月任某1艦隊司令員,蘇某120128月至20175月在某1艦隊任職。兩人是父子關系。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2、戶籍資料:證實被告人的身份情況。

    3、立案決定書:證實2017818日檢察機關于對關某甲以對有影響力的人行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立案。

    4、到案經過:證實2017825日檢察機關工作人員在赤坎金沙灣附近抓獲關某甲。

    5、指定監視居住決定書、拘留決定書、拘留證、逮捕決定書、逮捕證:證實2017825日湛江市人民檢察院對關某甲指定在東莞市粵橋山莊監視居住,由東莞市公安局板橋派出所執行。同年1116日對關某甲刑事拘留,同年1124日對關某甲逮捕。

    關于被告人關某甲是否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問題,公訴機關指控關某甲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辯護人提出蘇某1、蘇支前不屬于國家工作人員,不符合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主體要求,關某甲也不符合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主體構成;關某甲沒有利用任何人的影響力,沒有為請托人王某謀取不當利益的辯護意見。經查,蘇支前是某1艦隊司令員,蘇某1也在某1艦隊任職,均是在軍事機關中從事公務的人員,符合刑法關于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蘇某1是蘇支前的兒子,關某甲與蘇某1是要好的朋友,又與蘇支前熟識,蘇某1、關某甲利用蘇支前某1艦隊司令員的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劉某2深等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王某取得某1艦隊相關工程項目建設,謀取不正當利益,隨后收受請托人王某財物。關某甲參與了合謀、受蘇某1所托與王某商談承建的工程及好處費事宜,并收取王某給予的好處費。這些事實有證人王某、蘇某1、劉某2深、劉某1、馬某等人的證言、銀行流水明細、匯款憑證及被告人關某甲的供述、辯解等證據證實。被告人關某甲的行為符合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構成要件。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關于關某甲利用影響力收受賄賂的金額問題,公訴機關指控關某甲犯罪金額為310萬元。辯護人提出關某甲犯罪金額應認定為274萬元。經查,被告人關某甲及證人王某均陳述其兩人商量由王某給關某甲好處費310萬元,王某分多次共匯款310萬元到關某甲的賬戶。關某甲還供述,其只是通過銀行匯款方式收取王某的款項,沒有通過其他方式收取。王某也陳述是通過銀行匯款方式給錢關某甲的?,F有的銀行流水記錄證實王某分三次共匯款274萬元到關某甲的賬戶,公訴機關未能提供關某甲另外收到王某36萬元的匯款憑證或其他證據,因此應認定關某甲收取王某274萬元。公訴機關指控關某甲收取王某310萬元證據不足,不予支持。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關于關某甲是否構成洗錢罪的問題,公訴機關指控關某甲的行為構成洗錢罪,辯護人提出無證據證明關某甲明知款項屬于違法所得,關某甲不構成洗錢罪.訊問筆錄中關某甲回答可能屬于違法所得是基于辦案人員的誘導性發問所致,不應采納。本院認為,所謂洗錢,就是指通過各種手段掩飾或隱瞞犯罪所得的贓款、贓物及其收益,使之表面上的來源和性質合法化。刑法所指的洗錢,是專門針對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的犯罪、走私犯罪、貪污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詐騙犯罪等特定的七類上游犯罪而言。構成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的洗錢罪,必須具備以下條件:(1)行為人明知是上述七類上游犯罪的贓款、贓物或其收益;(2)行為人有洗錢的主觀故意;(3)行為人實施了第一百九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五種洗錢行為。在情節要求上,刑法沒有對洗錢犯罪的數額或后果情節設置入罪門檻,只要行為人滿足上述三個條件,就可以構成洗錢罪。綜觀本案,蘇某1利用其父親蘇支前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劉某2深等人為黃某2取得某1艦隊相關工程項目的建設,為黃某2謀取不正當利益,蘇某1從中收受黃某2的賄賂款。關某甲為便于蘇某1收受賄賂款,其應蘇某1的要求向蘇某1提供了自己的銀行賬戶,先后收受黃某2給予蘇某1的賄賂款共計380萬元。關于關某甲是否明知涉案錢款系受賄犯罪所得,應當綜合被告人關某甲的認知能力,接觸犯罪所得的情況,犯罪所得的數額,犯罪所得的轉移方式及被告人關某甲的供述等主、客觀因素進行認定。首先,被告人關某甲與蘇某1關系密切,其知曉蘇某1是一名軍人,了解蘇某1的經濟狀況。其次關某甲系一名智力正常的成年人,其代蘇某1收取與蘇某1職業、財產狀況明顯不符的巨額錢款,其應當認識到蘇某1的行為可能涉嫌轉移犯罪所得。再次,蘇某1讓關某甲將收到的錢款對外放貸,即關某甲知道該款蘇某1是可以支配的。最后根據對報被告人的訊問筆錄,辦案人員沒有對關某甲進行誘導,審訊程序合法,關某甲的供述及辯解可作證據使用。關某甲在偵查階段及審查起訴階段一直穩定供述道蘇某1是一名軍人,是不可能有這么多錢的,肯定是別人送給蘇某1的好處費,蘇某1不敢放在自己名下賬戶,就讓其幫助收款保管并放貸出去賺利息。綜上,根據被告人關某甲收款的方式、金額、其所獲知蘇某1的經濟情況信息以及其供述情況和認知能力,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洗錢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的規定,足以認定被告人關某甲明知涉案錢款系犯罪所得。關某甲明知是蘇某1接受賄賂的收益,為掩飾、隱瞞其來源,向蘇某1提供資金賬戶,其行為符合洗錢罪的構成要件。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關某甲犯洗錢罪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本院認為,被告人關某甲無視國法,利用影響力受賄274萬元人民幣,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被告人關某甲明知黃某2給予的380萬元是蘇某1受賄犯罪所得,為掩飾、隱瞞其來源和性質,向蘇某1提供資金賬戶,其行為又構成洗錢罪。被告人犯兩罪,應予以兩罪并罰。在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中,蘇某1與某1艦隊有關領導打招呼,要求取得相關工程項目建設,某1艦隊有關領導也是基于蘇某1是某1艦隊司令員的兒子而同意蘇某1的要求,被告人關某甲受蘇某1的委托與王某商談好處費及接收王某的錢款,關某甲所起的是輔助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減輕處罰。被告人歸案后如實供述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之一第一款、第一百九十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洗錢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之規定,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關某甲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犯洗錢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五萬元。

    二、沒收被告人關某甲犯罪所得654萬元人民幣,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

    本院或直接向廣東省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審判長 陳某

    審判員 陳某

    人民陪審員 邱某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三日

    書記員 董某

     

    附相關法律、司法解釋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八十八條之一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系密切的人,通過該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或者利用該國家工作人員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較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其近親屬以及其他與其關系密切的人,利用該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原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一百九十一條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走私犯罪、貪污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詐騙犯罪的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為掩飾、隱瞞其來源和性質,有下列行為之一的,沒收實施以上犯罪的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洗錢數額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洗錢數額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罰金:

    (一)提供資金帳戶的;

    (二)協助將財產轉換為現金、金融票據、有價證券的;

    (三)通過轉帳或者其他結算方式協助資金轉移的;

    (四)協助將資金匯往境外的;

    (五)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來源和性質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湛江洗錢罪刑事律師,廣東湛江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貪污或受賄數額在三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較大,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貪污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較生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一)貪污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防疫、社會捐助等特定物的;

    (二)曾在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受過黨紀、行政處分的;

    (三)曾因故意犯罪受過刑事追究的;

    (四)贓款贓物用于非法活動的;

    (五)拒不交待贓款贓物去向或拒不配合追繳工作,致使無法追繳的;

    (六)造成惡劣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后果的。

    受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前款第二項至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較重情節,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

    多次索賄的;

    為他人謀取不正利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

    利益遭受損失的;

    (三)為他人謀取職務提拔、調整的。

    廣州刑事律師.jpg

    上一條:【湛江】吳某甲、陳某乙、梁某丙詐騙罪一案刑事一審判決書 下一條:【江門】鐘某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