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江門】潘某甲假冒注冊商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分享到:
    點擊次數:138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13日22:35:21 打印此頁 關閉

    廣東刑事律師

    潘某甲假冒注冊商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審理法院: 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法院

    案  號:?。?span>2018)粵0703刑初某號

    案  由: 假冒注冊商標罪

    裁判日期: 20181227

    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粵0703刑初某號

    公訴機關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檢察院。

    被害單位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某1Wellington),地址瑞典某地,法定代表人某1.菲利普.泰山德(某1FilipTysander)。

    訴訟代理人候某,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潘某甲,男,1987年出生。201849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517日被逮捕,同年68日被江門市公安局蓬江分局取保候審,同年1010日被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檢察院取保候審。

    辯護人鄭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梁某,廣東某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檢察院以江蓬檢訴刑訴(2018)某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潘某甲犯假冒注冊商標罪,于2018117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1812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鄒某、代理檢察員甄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害單位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的訴訟代理人候某、被告人潘某甲及其辯護人鄭某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稱,20169月至201739日期間,被告人潘某甲以經營牟利為目的,在明知沒有注冊商標所有人授權許可下,租用江門市蓬江區某大廈某閣12B座為淘寶店3代購的經營點,先后聘請了趙某2杰、譚某2文、蘇某2清、鐘某2強等人為工作人員,被告人潘某甲購進假冒的某1Wellington手表的表頭、表帶等手表,其余人員負責組裝加工及包裝,假冒某1Wellington商標的手表,然后通過淘寶對外銷售。201739日該經營點被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查獲,現場繳獲帶有英文標識某1Wellington的手表334塊。經查,某1Wellington商標(注冊號G1135742)由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注冊所有,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手表、手表帶等。經鑒定,現場查獲的英文標識某1Wellington334塊手表均為假冒產品,價值人民幣219890元人民幣。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檢察院認為,被告人潘某甲無視國家法律,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假冒一種注冊商標,非法經營數額達人民幣219890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假冒注冊商標罪追究其刑事貴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被害單位提出以下意見:一、被告人潘某甲有生產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行為,依法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二、涉案淘寶網店3代購201739日案發前的30日內共銷售假冒DW商標手表376件價值人民幣244400元。三、不應認定被告人潘某甲為從犯。四、涉案被侵權的商標的注冊號為G1260501,不是起訴書中認定的商標注冊號G1135742。

    被告人潘某甲庭審中辯解稱,一、其在銷售涉案手表時不知道涉案手表屬于假冒注冊商標的手表;二、涉案的手表是新哥聯系廠家發貨給其的;三、涉案淘寶店鋪全部是新哥出資的。

    辯護人鄭某提出以下辯護意見:一、被告人潘某甲不存在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故意,不符合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的構成要件。二、假如法庭認定被告人潘某甲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其有以下量刑情節:1、被告人潘某甲屬于犯罪未遂。2、被告人潘某甲是本案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中的從犯。3、被告人潘某甲有自首情節。4、被告人潘某甲系初犯、偶犯。

    經審理查明,20169月至201739日期間,被告人潘某甲伙同新哥以經營牟利為目的,在明知沒有經注冊商標所有人授權許可的情況下,租用江門市蓬江區某大廈某閣12B座為淘寶店3代購的經營點,先后聘請了趙某1、譚某1、蘇某1、鐘某1等人為工作人員,購進假冒的某1Wellington手表的表頭、表帶等手表,經組裝加工及包裝后,假冒某1Wellington商標的手表通過淘寶網對外銷售。201739日該經營點被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查獲,現場繳獲帶有某1Wellington商標的假冒手表334塊,價值人民幣219890元人民幣。經查,某1Wellington商標(注冊號G1260501)由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注冊所有,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手表、手表帶等。

    針對上述事實,公訴機關及被害單位提交了下列證據證實:

    1、書證、物證

    1)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案件調查報告,證實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201739日對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12B座的經營場所檢查,現場扣押了1WELLINGTON”手表334只。按照其網店上的最低標價計算,上述334只手表的價值人民幣219890元。

    2)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現場筆錄、實施行政強制措施決定書、延長扣押期限決定書、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場所、設施、財物)清單,證實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從潘某1經營場所扣押了整表含包裝盒40毫米白色26只、40毫米黑色20只、36毫米白色29只、36毫米黑色23只、38毫米白色7只、34毫米白色12只、34毫米水晶14只、26毫米白色16只、26毫米水晶2只、砂金2只;扣押手表表盤40毫米白色45只、40毫米黑色52只、36毫米白色34只、36毫米黑色8只、38毫米白色23只、34毫米白色6只、34毫米水晶7只、26毫米白色8只。

    3)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授權委托書、法定代表人身份證,證實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委托某1靈頓貿易(深圳)有限公司處理知識產權糾紛。

    4)某1惠靈貿易(深圳)有限公司的鑒定報告,證實了所扣押的3341WELLINGTON”手表是假貨,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從未委托或授權(含轉授權)任何人生產銷售該鑒定目標手表,上述未經某1惠靈頓公司許可、在產品上使用1WELLINGTON”334只手表均系侵犯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1WELLINGTON”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5)淘寶店3代購的淘寶截圖,證實了該淘寶網店在銷售各種款式的1WELLINGTON”手表。經證人鐘某1確認屬于3代購淘寶網店。

    6)證人鐘某1提供的訂單截圖,證實20161217日至2017218日左右在淘寶從林繼鴻處多次訂購了價值297035元的DW手表,收貨人均為潘某甲。

    7)江門市工商局12315投訴舉報中心申訴登記單,證實201736日有市民反映其于2017216日向3代購的淘寶店鋪購買了價值680元的某1惠靈頓手表,通過百度上的鑒定鏈接查詢后發現是假冒的某1惠靈頓手表。

    8)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證據提取單,證實了淘寶店鋪3代購銷售1WELLINGTON”手表的銷售價格。

    9)到案經過,證實2017512日,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向偵查機關移送3代購淘寶網店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后經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指派調查人員查清案件事實,該公司涉嫌構成經營無合法來源證明進口商品的違法行為,后偵查機關對3代購淘寶網店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進行立案偵查。2018499時許,潘某甲主動到偵查機關投案。

    10)情況說明五份,證實3代購淘寶網店已經被淘寶客服查封,無法登錄和查找到該網店;趙某1、譚某1、蘇某1、鐘某1因公司倒閉離職后已將手機內微信的轉賬記錄刪除,無法提取微信記錄;偵查機關于2018415日向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公司調取潘某甲母親甘某支付寶開戶資料和交易記錄,但至今未收到該公司的回復;潘某甲交代伙同一名叫新哥的人員在江門市蓬江區某大廈某閣12B座銷售假冒的某1WELLINGTON手表,且交代了新哥的情況,但偵查民警根據潘某甲交代的信息暫未確定新哥的身份,故暫未抓獲新哥核實相關案情;潘某甲于201849日投案自首,由于其未帶手機,故偵查民警未能對其通訊手機進行證據提取。

    11)被害單位提交的商標注冊證明,證明涉案侵權的商標注冊號為G1260501,有效期自2015311日至2025311日,核定使用的商品為手表帶、手表、鐘面等。

    2、證人證言及辨認筆錄

    1)證人趙某1的證言

    我在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12B(無名公司)工作,該公司平時主要是從快遞接收手表的表盤、表帶、表盒,隨后將手表組裝好后裝進手表盒,再進行包裝發貨。手表從何處郵寄到公司我不清楚。我上班的時候其員工己經將快遞包裝拆了,并將表盤、表帶、表盒分類好,放在臺面。手表應該是公司老板安排進貨的。平時是由快遞員將手表表盤、表帶、表盒,分別送到公司。平均每天都可以發出20多只手表。公司主要銷售一些DW品牌的手表。我不分辨,所以我不能確定手表是否正品。員工有四名,分別是鐘某1、蘇某1、譚某1。該公司的主管是鐘某1,平時他主要負責淘寶客服的工作,蘇某1、譚某1平時在公司負責檢查手表表盤是否有損壞,然后將手表表盤和表帶進行安裝,再將手表放在手表盒內。而我是負責將手表進行快遞包裝。

    我的工資是老板每月15號給我2300元現金,至于其他人的工資多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老板姓名,我平時看到一名男子偶爾上來公司進入老板辦公室,該男子應該就是老板。我是于2017217日開始到該公司上班,公司是通過淘寶網店銷售手表,淘寶店名:某3代購。某3代購應該是公司老板開設的。我不清楚公司老板負責什么工作,因為老板從來不安排我工作,我也沒有與老板進行過交流,所以我也不清楚老板負責什么工作。

    在辨認筆錄中辨認出潘某甲就是其所講的老板。

    2)證人譚某1的證言

    我在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十二樓B工作,但是該公司沒有公司名稱,公司主要是出售手表的,通過淘寶網店把手表銷售出去。我是上述公司的普通員工,平時就是將手表打包成包裹以及發貨(發貨:打電話給順豐公司叫快遞員上門把包裹收走再寄出去)。該店只出售DW牌子的手表。我不清楚上述無名公司所銷售的手表的真偽,我不知道手表是從何處購買的,都是老板自己拿回來公司的,我也沒有過問。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潘某2”,但我不知道他真實名字,平時就是稱呼其為潘某2”,他的手機號碼:1386700。潘某2”很少回來公司,有時候一星期回來一次,有時候半個月才回來公司一次。公司除潘某2”外,包括我在內一共4個人,其他3人分別是:蘇某1、趙某1以及綽號叫“B0W的男子。

    蘇某1平時就負責照相(照手表的相片)以及上架(即把手表照片放上淘寶網上銷售);趙某1平時負責的工作和我一樣,都是負責手表打包以及發貨;“BOW平時負責淘寶客服的工作。淘寶店名叫西洋菜,在淘寶網上搜索西洋菜就能找到該網店了。

    在辨認筆錄中辨認出3代購就是潘生在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12樓經營的淘寶店;辨認出潘某甲就是該無名公司的老板潘某2”。

    3)證人蘇某1的證言

    201739日的筆錄:我在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十二樓B工作,但是該公司沒有公司名稱。這個無名公司只出售DW牌子的手表,我主要是負責拼裝手表以及將手表照相,上述手表有瑕疵的我就要拆開重新拼裝起來。我每個月的工資是固定的,大約2500元人民幣,沒有提成都是以轉賬的方式匯進我提供給公司的銀行卡。我不懂分辨所銷售手表的真偽。我不知道手表是從何處購買的,都是以快遞的方式郵寄到該公司的。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老板都是潘某2”,但是我不知道他真實的名字,平時就是稱呼其為潘某2”,他的電話號碼為:1386700。潘某2”平時很少回公司,平均一個星期我就見過其兩三次在公司。淘寶店名:西洋菜代購在淘寶網上搜索西洋菜代購就能找到該網店了。因我在網上發布個人求職信息,后由陌生電話打給我稱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十二樓B的一間公司招聘員工,我就是這樣入職該公司的。

    2018.04.21日的筆錄:我覺得老板是潘某甲,因為平時是由他向我支付工資,另外是他管理我們員工。潘某甲沒有向我們介紹他自己是老板,也沒有向我們介紹公司老板是何人。是潘某甲招聘我到該公司上班的,當時我在互聯網發布招工信息,后來潘某甲打電話找到我來該公司上班,他是通過現金的方式向我支付工資,其他員工我就不清楚。員工有我、趙某1、鐘某1、譚某1。我們四人的工作內容差不多,在公司接收手表配件,再組裝手表,然后登錄淘寶處理訂單,最后通過快遞郵寄手表;我主要根據訂單包裝手表,但淘寶訂單是鐘某1打印給我,我沒登錄過淘寶。主要組裝DW手表,就是將表頭何表帶組裝起來。手表和手表配件的來源我不清楚,平時都是不定時通過快遞寄過來公司的,但我沒看到快遞單,所以不知道是從哪里寄來公司的。我不認識一名叫新哥的男子。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在辨認筆錄中辨認出某3代購就是潘某1經營的淘寶店;辨認出潘某甲就是公司的老板潘某1。

    4)證人鐘某1的證言

    2017313日的筆錄:我于20169月上旬開始到潘某1在江門市中遠大廈某閻12B室開設的經營場所工作,我與潘某1是員工與雇主的關系。江門市中遠大廈某閣12B室是淘寶網店3代購的辦公場所,該辦公場所是潘某1租賃的,網店網址為:https//shop118914421.taobao.com/index.htm?spm=alzl0.l-c.u115002-10648004961.2.sDTLzo。該辦公場所主要負責淘寶網店3代購的訂單打包發貨和商品售后服務。是否簽訂租賃合同我不清楚。該網店是經營某1Wellington品牌手表的,該品牌手表的產地是瑞典。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于201739日到該網店辦公場所進行檢查時已打印該網店的所有寶貝頁面,并經我確認。潘某1在網上購買某1Wellington品牌后,將訂單頁截圖發到我郵箱,然后電話通知我收貨并確認手表的型號及數量,收貨地址為江門市蓬江區堤東街道港口一路13-2中遠大廈某閣12B?,F我提供收到的潘某1通過郵箱發給我的全部訂單截圖打印件,共20頁。網店3代購接到訂單后,該辦公場所的快遞單打印機會打印出相應的電子快遞單,電子快遞單上會有商品的型號數量、收貨人及地址等情況,我和另一名同事趙某1就根據電子快遞單對商品進行包裝并運快遞。該網店銷售的所右手表都是通過順豐快遞寄運的。我在潘某1開設的網店負責訂單打包(寄快遞)和商品售后服務。應該是潘某1負責網店接單及打印電子快遞單工作,我和我三名同事均不負責接單及打印電子快遞單工作,電子快遞單是通過網絡打印的,具體我不是很清楚。潘某1開設的網店何時開始經營某1Wellington手表這個時間我不是很清楚,我是20169月上旬到該辦公場所工作開始,那時潘某1已經經營淘寶網店3代購,當時該網店已經開始銷售某1Wellington品牌的手表,具體賣了多少只手表、經營額有多少,我都不清楚。潘某1很少時間在網店的經營場所,般是發工資時才會過來該網店辦公場所。發工資的時間一般是次月上旬,我的工資是3000元/月,以現金方式支付。一般是以電話方式聯系潘某1,手機號碼是1380097,還有一個QQ號碼是22×××61,但沒有微信號碼。

    201739日的筆錄:該公司主要銷售一些DW品牌的手表。我不懂分辨,所以不能確定是否正品。該公司的員工有四名,分別是我、趙某1、蘇某1、譚某1,我屬于該公司的主管,平時每天負責公司的開門鎖門,和通過電腦上網處理公司淘寶店,客人購買手表的售后問題。另外我還要通過順豐快遞發貨平臺,接受老板發來的買家訂單信息,然后我按照訂單信息對手表進行包裝、發貨我的工資是老板每月1、2號給我3000元現金,至于其他人的工資多少我就不清楚了。公司是通過淘寶網店銷售手表,淘寶店名:某3代購,這個公司應該是老板潘某1開設的,我不清楚何時開始經營,我是于20169月份開始加入該公司工作,該公司沒有營業執照。平時潘某1回來公司就進去房間,有時他會在我旁邊的電腦上記進貨、出貨的數量。

    2018.04.18日陳述如下:我們是主、子淘寶賬號都有登陸過。我不清楚淘寶店所銷售的手表是何人發布的,我們只是負責處理訂單。除了我四人有淘寶帳號密碼,潘某1也有,但除了他外我就不知道了。我覺得老板是潘某1,因為平時是由他向我們支付工資以及支付公司的相關費用,也是他管理我們四名員工。潘某1是通過現金的方式向我支付工資以及該公司的租金,其他員工我不清楚可能也是現金吧。潘某1沒有向我們介紹他是老板,也沒有向我們介紹公司老板是何人。我不認識一名叫新哥的男子。當時是我租下來經營淘寶店的,后來由于經營不善打算不做,剛好那時候通過朋友認識了潘某1,潘某1稱有一個項目經營,叫我繼續租用該公司,并叫我過去幫忙,自他來到公司經營后,就連同工資和租金一起通過現金向我支付。我不能提供合租賃合同。當時潘某1說手表是真的,我們也通過網絡讓人幫我們鑒定,他們也稱是真的。趙某1、蘇某1、譚某1當時是潘某1帶他們來公司上班的。

    在辨認筆錄中辨認出某3代購就是潘某1經營的淘寶店;辨認出潘某甲就是公司的老板潘某1。

    本院認為,被告人潘某甲無視國家法律,未經注冊商標專用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假冒一種注冊商標,非法經營數額達人民幣219890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潘某甲的犯罪事實基本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其建議判處被告人潘某甲一年六個月以上二年六個月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的量刑意見偏重,本院不予采納。被告人潘某甲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八條、第十二條、第十三條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潘某甲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50000元。

    5)證人甘某的證言

    潘某甲是我兒子,他很少和我說工作上的事情,所以我一概不清楚。我沒有開通過支付寶和淘寶賬號,因為我連在電腦打字都不會,更不可能操作支付寶和淘寶店。大約是兩年前一天,我兒子稱工作需要使用我的身份證去辦事,具體辦理什么事情我是沒有詳細追問,他也沒有說。潘某甲經常說要上班十多個小時,我們很少見面,而且我也沒有追問他這些事情。我不認識一名叫新哥的香港人。

    3、被告人潘某甲的供述與辯解及辨認筆錄

    1201849日的筆錄:

    我只是一名2016年年底被聘請管理淘寶網店3代購的主管,受一名叫新哥的男子聘請的。新哥姓名不清楚,男,約四五十歲,香港人,身高約176CM,身材微胖,電話號碼1382438,其他不詳。我是通過朋友的朋友在酒吧一起喝酒的情況下認識新哥的,當時就互相留下電話,于20169月份的時候新哥致電聯系我問有無興趣在淘寶網店上銷售某1Wellington手表,每月的底薪為3000元人民幣,加上銷售提成和獎金大約每月工資有7000元左右。我沒有和他簽訂勞動合同或者協議,工作地點在廣東省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12B。

    我主要負責管理下屬進行工作,員工有:鐘某1主要負責網店客服;“阿清主要負責網店美工工作;阿靜、趙某1負責網店的發貨打包工作。淘寶店的具體網址不記得,但是在淘寶上面可以搜出3代購的網店。該網店分為主賬號和客服賬號,主賬號的賬號為一個QQ郵箱地址的賬號,但具體賬號不記得,密碼是bm960960,而其他的客服賬號都是保存在工作室的電腦上,都不記得了。

    該網店的主賬號是我自己使用母親甘某的身份來申請的,對應的支付寶也是我母親甘某的身份來申請的。由于新哥自稱是香港人,注冊不了淘寶網店賬號和支付寶,所以就讓我申請。當我申請好主賬號后,我就將該賬號交給了新哥,由新哥作為后臺操作管理,而主賬號的支付密碼也是新哥自己設定的,而客服賬號是由主賬號里面生成的子賬號,之后由新哥發放給客服去使用。

    淘寶網店3代購主要銷售的商品是DW手表。網店銷售的DW手表都是新哥自己聯系廠家發貨,然后發快遞到廣東省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12B,收件人是我。由于DW手表快遞到我們工作室的時候都是表頭表帶分開的,我們自己自由組合好手表才銷售出去,每個表頭上都印有DW的商標名稱。

    一開始我不會知道銷售的DW手表是仿制品,之前是新哥說該手表是正品,是工廠內流放出來,只是沒有吊牌,后來工商檢測才得知我們銷售的DW手表是仿制品。

    DW手表拿貨是由新哥先支付貨款,然后廠家發貨給我們工作室。據我了解,每一只手表的進貨款大概100元至200元左右。在淘寶網店3代購上的DW手表價格范圍是650元至680元。新哥會在每月到工作室幾次,每次都是早上到工作室里面看一看就離開了,而他平時操作都是通過網上。淘寶網店3代購工作室具體拿了多少DW手表用于銷售我不記得了,但在20173月份的時候被工商部門查獲,當時被查獲手表是300多只手表,其中有一半手表是只有表頭,另一半的手表是配裝好的手表。淘寶網店3代購每個月銷售的DW手表大約是50多只,由于在20173月份就停業,所以在網店經營期間銷售的手表大約是300只左右。由于我的淘寶網店是新店,沒有顧客買,于是請了網上的一些刷單公司來我們的店鋪刷單,所以網店上顯示的商品銷售數量與實際銷售數量不符合。

    淘寶網店3代購工作室的員工由新哥在一些招聘網站上發布招聘廣告,當有人來應聘的時候就告知我,讓我來面試員工,之后我就安排他們上班。我們招聘員工也沒有簽訂勞動合同的,我的底薪是由新哥通過支付寶轉給我支付寶的,而獎金和提成是現金給我的,其他員工的工資也是由新哥通過支付寶發放,鐘某1的獎金是由新哥給錢我,我再交給鐘某1,其他員工是沒有獎金的。新哥是使用我用母親注冊的支付寶賬號來給我們發工資的。

    22018416日的筆錄:

    網店和工作室實際經營者,是一名叫新哥的男子,他平時負責通過查看網店的營業額、進貨、發放工資。新哥每月的月初或月中的時候會通過我母親甘某的支付寶賬號將個人的工資發放至各員工的支付寶或銀行卡內。中遠大廈某閣12B工作室一開始是由鐘某1與業主簽訂的租賃合同,之后新哥再從其租賃的,租金一開始是新哥轉給鐘某1轉交給業主,之后就新哥直接用我母親的支付寶向業主支付的。開始我將我母親的支付寶號給新哥使用,每月新哥就會給3000元至4000元的獎金給我作為好處。

    32018528日的筆錄: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新哥負責出資以及購進假冒的是DW手表;我負責中遠大廈某閣12B工場的手表制作和銷售。我不清楚新哥購進假冒DW手機的來源,其自稱是在工廠購進的。新哥是通過快遞的方式將假冒DW手表送到中遠大廈某閣12B工場。我記不清楚新哥通過快遞寄回工廠DW手表的數量,平均每個月寄回來20-30只手表。員工的工資是新哥出資的,新哥通過支付寶(注冊人是:甘某)將工資轉到我的支付寶,我再通過我的支付寶將工資轉到員工的支付寶。

    淘寶網店3代購顯示每個月銷售的DW手表大約是50多只,但由于我們的淘寶網店是新店,沒有顧客買,于是請了網上的一些刷單公司來我們的店鋪刷單,實際上每個月銷售大概10只左右;另外在20173月份就停業,所以在網店經營期間銷售的DW手表大約是40-50只左右。

    我不知道DW手表的進貨價。

    42018920日的筆錄:

    我和新哥20169月份開始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新哥負責出資以及購進假冒的是DW手表;我負責中遠大廈某閣12B工場的手表制作和銷售。我和新哥在江門市蓬江區港口一路中遠大廈某閣12B實施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主要在此制作和銷售假冒的DW手表。我不清楚新哥購進假冒DW手機的來源,其自稱是在廣州的工廠購進的,但具體工廠名稱不知道。新哥是通過快遞的方式將假冒DW手表送到中遠大廈某閣12B。我們是通過淘寶網銷售假冒的DW手表,淘寶店名為3代購。3代購網店的淘寶賬號有主賬號和子賬號,主賬號是新哥使用,主要用來查看后臺數據等;子賬號公司每個人都可以登錄使用,子賬號主要用于淘寶網點的手表的上架、下架以及客服。當時3代購網店的淘寶賬號以及密碼都是自動保存在電腦網頁那里的,登陸時都不用輸入賬號、密碼,當時我還記得賬號和密碼,但現在時間太久了我都不記得了。支付寶時是新哥使用的,該支付寶主要用于工場的資金流動以及發放工資。到被查獲時,淘寶網店3代購顯示每個月銷售的DW表大約是50多只,但由于我們的淘寶網店是新店,沒有顧客買,于是請了網上的一些刷單公司來我們的店鋪刷單,實際上每個月銷售大概10只左右;另外在20173月份就停業,所以在網店經營期間銷售的DW手表大約是40-50只左右。

    工資是新哥支付的,新哥通過支付寶(注冊人是:甘某)將工資轉到我的支付寶,我再通過我的支付寶將工資轉到員工的支付寶,或者他直接將工資轉給員工。獲利我分1成,新哥9成,另外我除了分成外每月有7000元左右的工資,也是新哥通過支付寶轉到我支付寶。當時是新哥提議的;新哥稱他有貨源,且稱手表是真的,問我是否有地方做,之后我就找地方和他合作了。

    52018102日的筆錄:

    我不知道DW手表的進貨價,大概是100多元。工資是新哥支付的,新哥通過支付寶(注冊人是:甘某)將工資轉到我的支付寶,我再通過我的支付寶將工資轉到員工的支付寶,或者他直接將工資轉給員工。當時是新哥提議的;新哥稱他有貨源,且手表是真的,問我是否有地方做,之后我就找地方和他合作了。起初我和鐘某1都有點懷疑手表是假貨,之后我們就上“DW”手表的淘寶官網購買了幾只手表回來對比,經過對比后,覺得的手表和官網買的手表一樣,我就覺得是真的繼續和新哥合作。

    6)審查起訴階段的筆錄: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我們銷售“DW”品牌的手表沒有該品牌的注冊商標授權書,因為這些表是老板拿回來的,老板說該手表是從生產該表的廠里拿出來的。我知道我們銷售的這些表的市場價格是大概一千元左右。我們的淘寶店賣六百多元。當時老板說是從內部拿回來的,所以才賣這么便宜。但我們的進貨價每一只表才一兩百元,因為老板說這個表本來就是這么便宜,我就相信了。我與老板新哥平時都是電話聯系,他的電話是1382438。我們沒有微信或者QQ聯系,他都是跟我一個人聯系,沒有跟我們店其他人聯系。因為他可以用手機在后臺看到店的經營情況。該店是我用我母親的名字在淘寶上辦理的開店的手續。該店收取貨款的支付寶賬號(具體賬號我不記得了)是我用我母親的名字開的,但具體管理是由老板新哥管理的,我開了這個支付寶賬號后就把賬號給了新哥,由新哥設定密碼和進行后臺管理,我不知道這個支付寶賬號的密碼。

    我們店除了我之外還有鐘某1也見過老板新哥。之前有一次晚上7、8點鐘的時候,新哥回來店里面,鐘某1見到了。但因為新哥叫我不要跟別人說他是老板,所以我也沒有跟其他人介紹新哥,所以鐘某1可能不知道回來的那個人是老板。我平時和其他員工一樣是在外面工作,我沒有在老板的辦公室辦公。新哥每個月會回來他辦公室一兩次。我的工資是由老板直接從店的支付寶賬號轉到我的支付寶賬號,其他人應該也是一樣,但我沒有過問這些事。

    剛開始做的時候我們就懷疑過我們店賣的表是假的,因為這個牌子的表很多是假的,所以我在“DW”的百度貼吧上將手表拍的照片發給一些大神看,那些人說是真的。在2016年和2017年的時候都有客人反映說這些表是假的,我們就跟客戶說他可以選擇退貨。我們賣的這些表沒有發票或者憑證給客戶。

    在辨認筆錄中辨認出江門市蓬江區中遠大廈某閣12B座就是3代購淘寶店的線下工作室;辨認出工商局所扣押的手表就是某3代購公司的手表。

    上述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查證屬實,可以作為定案依據。

    關于被害單位、被告人潘某甲及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述意見,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一、被告人潘某甲在加工、銷售涉案DW手表過程中是否明知涉案DW手表屬于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

    經查,第一、被告人潘某甲多次供述稱其不知道涉案DW手表的具體進貨價,但又辯解稱其了解到涉案DW手表的進貨價大概是100200元。第二、根據在案的證據材料被告人潘某甲清楚其銷售的涉案DW手表的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且知道其銷售的涉案DW手表沒有該品牌的注冊商標授權書,在銷售給客戶時亦沒有發票或者憑證給客戶。第三、被告人潘某甲的供述也反映2016年、2017年均有客戶反映其所銷售的涉案DW手表是假的。此事實也得到了江門市工商局12315投訴舉報中心申訴登記單的印證。綜上所述,被告人潘某甲在加工、銷售涉案DW手表過程中應當是明知涉案DW手表屬于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

    二、侵犯的商標問題

    經查,被害單位提交的商標注冊證明,證明涉案侵權的商標注冊號為G1260501,有效期自2015311日至2025311日,核定使用的商品為手表帶、手表、鐘面等。經與涉案被扣押的DW手表進行比對,確認涉案DW手表侵犯的商標注冊號為G1260501。

    三、本案的定性問題

    經查,第一、根據被告人潘某甲、證人趙某1、譚某1、蘇某1、鐘某1的證言材料及相關書證、物證,涉案的DW手表進貨是手表表盤、表帶、表盒是分開的,由證人蘇某1、譚某1將手表和表帶組裝后放在手表盒內后再銷售給客戶。第二、根據上面的分析被告人潘某甲主觀上應當是明知其所銷售的DW手表屬于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第三、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場所、設施、財物)清單,證實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扣押了手表334只,其中含包裝盒的整表151只、手表表盤183只。第四、某1惠靈貿易(深圳)有限公司的鑒定報告及被害單位提交的商標注冊證明,證實從案發現場扣押的3341WELLINGTON”手表均系侵犯某1惠靈頓有限公司1WELLINGTON”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綜合上述分析被告人潘某甲在本案中并非只存在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DW手表,而且具有將手表表盤、表帶、表盒組裝在一起的加工行為,而該行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的規定,屬于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假冒注冊商標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實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假冒注冊商標犯罪,又銷售該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的規定,對被告人潘某甲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定罪處罰。

    四、被告人潘某甲所辯解的涉案淘寶網店3代購系由新哥出資、涉案DW手表系由新哥訂貨等及辯護人提出的自首、從犯的辯解、辯護意見。

    經查,第一、被告人潘某甲到案后的多次供述比較穩定,但在一些細節上有不一致的地方,比如:新哥支付員工工資的具體方式。第二、證人證言與被告人潘某甲的供述也有不一致的地方:1、證人趙某1的證言材料反映的其以現金形式從潘某甲處領取工資、潘某甲工作的地方與被告人潘某甲的供述不一致。2、證人蘇某1的證言反映的其工資支付方式前后不一致:第一份筆錄稱是以轉賬方式匯入其銀行卡,而第二份筆錄稱是潘某甲以現金向其支付。3、證人鐘某1的證言材料反映的其收取工資、租金的方式以及潘某甲工作的地方與被告人潘某甲供述的不一致。第三、被告人潘某甲供述的涉案手表的來源與證人鐘某1的證言及其提供的訂單截圖不一致,但是偵查機關并未向訂單反映的淘寶店主進行追查。而且這些訂單反映的訂貨總額高達人民幣297035元,與涉案淘寶店銷售及現場被扣押的手表不管在數量還是金額上都存在巨大的差距,偵查機關未對此進行調查,公訴機關亦未對此予以說明,現有證據材料無法解釋這種差距。第四、被告人潘某甲在偵查階段提供了新哥的包含手機號碼的具體情況,但偵查機關僅向涉案的證人詢問是否認識該人,另出具了暫未抓獲新哥的情況說明,對于被告人潘某甲辯解的新哥是否存在的事實存疑。第五、偵查機關出具的情況說明還反映趙某1、譚某1、蘇某1、鐘某1因公司倒閉離職后已將手機內微信的轉賬記錄刪除,無法提取微信記錄;偵查機關于2018415日向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公司調取潘某甲母親甘某支付寶開戶資料和交易記錄,但至今未收到該公司的回復;潘某甲于201849日投案自首,由于其未帶手機,故偵查民警未能對其通訊手機進行證據提取。同時偵查機關也未調取趙某1、譚某1、蘇某1、鐘某1的銀行流水及支付寶賬戶流水以便核實被告人潘某甲辯解的工資支付方式是否屬實。由此可見,對于被告人潘某甲辯解的涉案淘寶網店3代購的出資人、具體發放工資方式等問題,現有證據材料不能排除被告人潘某甲上述辯解的可能性。第六、到案經過,證實2018499時許被告人潘某甲主動到偵查機關投案。結合上述的討論分析,被告人潘某甲到案后雖然對涉案手表的真偽及其行為性質進行了辯解,但是對于其伙同新哥假冒注冊商標的主要犯罪事實進行了供認,屬于犯罪以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故依據現有證據材料依法應當認定被告人潘某甲具有自首情節。第七、根據在案的證據反映,被告人潘某甲事前有預謀,并注冊涉案的淘寶網店,負責管理其他員工,對于本案的發生起著主要作用,依法應當認定被告人潘某甲屬于主犯。

    五、涉案淘寶網店3代購已銷售的DW手表的金額是否應作為本案的犯罪金額?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經查,第一、雖然被害單位通過涉案淘寶網店3代購的截圖計算出該網店在201739日案發前的30日內共銷售假冒DW商標手表376件價值人民幣244400元,但是被告人潘某甲一直辯稱其曾通過刷單公司對該店鋪進行刷單。同時公訴機關亦未能提供其他證據材料核實被告人潘某甲的上述辯解意見。因此涉案淘寶網店3代購上的交易截圖是否為該網店的實際銷售數量及數額無法確認。第二、淘寶網店3代購的員工均未能證實該網店實際已銷售的涉案DW手表的數量。綜上所述,根據現有的證據材料能夠確認被告人潘某甲于20169月至20173月期間銷售涉案的DW手表,但具體的銷售數量及銷售數額暫無法核實。但是結合偵查機關提取的涉案網店銷售記錄、被告人潘某甲的進貨清單及供述,被告人潘某甲實際上已經銷售出去一定數量的涉案DW手表,故應對被告人潘某甲酌情從重處罰。

    二、扣押存放于江門市蓬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涉案DW手表,是贓物,依法予以沒收,由扣押單位依法予以銷毀。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江門市刑事拘留律師,廣東江門刑事辯護律師在線咨詢

    審判長 邱某

    審判員 王某

    人民陪審員 崔某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 鐘某

    書記員 陳某

    上一條:【江門】鐘某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下一條:【江門】康某甲行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