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證券犯罪典型案例之滕某雄、林某山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案

    分享到:
    點擊次數:73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12日18:54:38 打印此頁 關閉

    刑事證券律師

    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聯合發布證券違法犯罪典型案例

    時效性:    現行有效

    發文機關:  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

    發文日期:  20201106

    施行日期:  20201106

     

    116日下午,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召開以“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犯罪 維護金融市場秩序”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發布12起證券違法犯罪典型案例,包括6起證券犯罪典型案例、6起證券違法典型案例。

     

    (一)證券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六:滕某雄、林某山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案

    一、基本案情

    201558日,深圳交易所中小板上市公司海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某公司)董事長滕某雄未經過股東大會授權,明知未經股東大會同意無法履行協議條款,仍代表海某公司簽訂了以自有資金2.25億元認購某銀行定增股的認購協議,同時授意時任董事會秘書林某山發布公告。次日,林某山在明知該協議不可能履行的情況下,仍按照滕某雄的指示發布該虛假消息。隨后,在原定股東大會召開之日(526日)前三日,又發布“中止投資某銀行”的公告。

    2015年511日至2015522日,即認購公告發布后的首個交易日至放棄認購公告發布前的最后一個交易日,海某公司股價(收盤價)由18.91元上漲至30.52元,盤中最高價32.05元。按收盤價計算,上漲幅度61.40%,同期深綜指上漲幅度20.68%,正偏離40.71%。從成交量看,上述認購公告發布前10個交易日海某公司二級市場累計成交4020萬余股,日均成交402萬余股;認購公告發布后的首個交易日至放棄認購公告發布前的最后一個個交易日的10個交易日中,海某公司二級市場累計成交8220萬余股,日均成交量822萬余股;放棄公告發布后10個交易日海某公司二級市場累計成交6221萬余股,日均成交622萬余股。虛假信息的傳播,導致海某公司股票價格異常波動,交易量異常放大,嚴重擾亂了證券市場秩序。專業證券犯罪刑事辯護律師,廣東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刑事律師

    二、訴訟過程

    上海市公安局以滕某雄、林某山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向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移送起訴。

    檢察機關審查認為,在案證據不能證明滕某雄、林某山在發布信息的同時在二級市場進行關聯交易,從中謀取相關利益,認定滕某雄、林某山操縱證券市場的證據不足,遂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后,檢察機關仍然認為在案證據不能證明二被告人構成操縱證券市場罪,但是足以認定二被告人不以實際履行為目的控制海某公司發布虛假公告,且該發布虛假公告行為造成了股票價格和成交量劇烈波動的嚴重后果,構成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2018314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滕某雄、林某山涉嫌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提起公訴。

    2018629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判處被告人滕某雄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判處被告人林某山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被告人未上訴,判決已生效。專業證券犯罪刑事辯護律師,廣東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刑事律師

    三、典型意義

    1. 依法懲治編造、傳播虛假信息行為,凈化證券市場交易環境。信息披露制度是維護證券市場秩序、保護投資人利益的制度保障。信息披露義務人以及其他具有市場影響力的人員發布的信息,是證券市場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的重要依據,一旦出現虛假信息,往往造成證券交易價格劇烈波動,產生惡劣影響。為此,證券法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編造、傳播虛假信息或者誤導性信息,并對各類利用虛假信息行為設置了不同的法律責任。檢察機關要準確把握證券法等相關法律的具體規定和立法精神,對涉虛假信息類證券期貨犯罪依法從嚴追訴,維護證券市場信息傳播正常秩序。

    2. 嚴格區分編造傳播虛假信息和利用虛假信息操縱證券市場行為的法律邊界,準確指控犯罪。刑法規定的多個證券期貨犯罪罪名與證券交易信息有關,但具體構成要件有所不同。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和利用虛假信息操縱證券市場(又稱“蠱惑交易操縱”)客觀上均實施了編造、傳播虛假信息的行為,且足以造成證券價格的異常波動,但構成操縱證券市場犯罪還要求行為人利用證券交易價格波動進行相關交易或謀取相關利益,且刑罰更重。利用虛假信息操縱證券市場是犯罪,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同樣應受刑罰處罰。對于不能證明行為人有操縱證券市場故意及從中謀取相關利益,但其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行為擾亂證券市場秩序,造成嚴重后果的,可以以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追究刑事責任,做到不枉不縱。專業證券犯罪刑事辯護律師,廣東編造并傳播證券交易虛假信息罪刑事律師

     廣州刑事律師.jpg

    上一條:證券違法典型案例之通某投資公司操縱證券市場案 下一條:證券犯罪典型案例之唐某博等人操縱證券市場案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