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廣州刑事律師】涉企輕罪案件量刑要點論綱

    分享到:
    點擊次數:171 更新時間:2021年08月26日16:14:30 打印此頁 關閉

    廣東刑事律師

    涉企輕罪案件量刑要點論綱

    作者:劉曉虎 來源:人民法院報

     

    前言:本文來自中國法院網,廣州刑事辯護律師團隊整理編輯,供大家學習,版權歸作者所有。

     

    涉企輕罪案件是指企業實施法定最高刑為三年有期徒刑的輕罪案件。涉企輕罪案件既具有企業犯罪的特點,又具有輕罪的特點,這一特征決定了此類案件量刑的特殊性。為幫助廣大法律同仁準確把握涉企輕罪案件的量刑精神和要求,筆者就以下幾個問題略陳管見: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一、涉企輕罪案件應當著力在獨檔法定刑內建立罪刑階梯并精準確立基準刑

     ?。ㄒ唬┥嫫筝p罪案件應當著力在獨檔法定刑內建立罪刑階梯

      為追求精準量刑,最大程度保證罪責刑相適應,無論是重罪還是輕罪,都應根據罪質罪量建立罪刑階梯。單就輕罪建立罪刑階梯,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與整個刑罰體系相比,輕罪的法定刑有限,這便使得每一個與法定刑對應的事實都呈極端飽和狀態。這種現象必然反過來導致大量犯罪事實對應的法定刑集中在二至三年有期徒刑這個區間,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罪刑均衡。就像《刑法修正案(九)》出臺前貪污賄賂犯罪事實集中對應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一樣。

      為改變這種局部極端膨脹現象,就有必要在犯罪事實與獨檔法定刑之間建立罪刑階梯。具體可以將獨檔法定刑進行定量劃分,將三年有期徒刑按每半年定量分為六個小區間,也可以按每三個月定量分為十二個小區間,加上拘役、緩刑、管制、罰金、免除處罰,建立一個“迷你版”的刑期階梯。然后,結合行業和行為特點,對犯罪事實進行定量,按照定量標準建立罪行階梯,最終再聯結形成罪刑階梯。這個罪刑階梯只要在法官心中形成自由心證即可,未必要求一定要以有形甚至書面的形式出現。有條件的省市,可以針對涉企輕罪出臺量刑指導細則,增強可操作性。

     ?。ǘ┥嫫筝p罪案件在確定基準刑時應當形成由低往高依次尋求罪刑對應的量刑思維

      從罪質和罪量出發,重罪一般由高往低依次尋求罪刑對應,而輕罪則一般由低往高依次尋求罪刑對應。這一配刑規律可以從刑法分則的相關規定找到印證。如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先規定“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后規定“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在確定故意殺人罪的基準刑時,一般由“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往“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這個方向尋求對應。而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之一,先規定的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規定的是“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確定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的基準刑時,一般由“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往“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這個方向尋求對應。刑法分則這種規定上的差異,暗蘊著重罪、輕罪在刑罰適用順位上的內在原理和規律性要求。

      同理,如果將輕罪法定刑定量分為多個區間,基于輕罪罪質、罪量分析,在確定基準刑時應當形成由低往高依次尋求罪刑對應的量刑思維。

     ?。ㄈ┥嫫筝p罪案件在確定基準刑時應當確立復合行為一般重于單一行為的量刑原則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于2021年6月聯合印發的《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試行)》(法發〔2021〕21號,簡稱《量刑指導意見》)明確了可以根據犯罪數額、犯罪次數、犯罪后果等犯罪事實確定基準刑。雖然該規定沒有列明“行為單復”,但可以對該規定的“等”作“等外”解釋,這樣的話,將“行為單復”作為確定基準刑的依據之一依然具有充足理由。一般認為,同種情況下,復合行為的罪行要重于單一行為,其基準刑相應高于單一行為。如在違規披露重要信息犯罪案件中,犯罪事實可能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虛增業績業務事實;另一部分是違規披露重要信息事實。對于既實施虛增行為又實施違規披露行為的,在罪行評價上一般重于單一實施虛增或者違規披露的行為。除非行為人在單一行為中的罪行明顯重于其他同案犯。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二、涉企輕罪案件應當突破傳統刑格并充分體現各種量刑情節功能

      《量刑指導意見》對常見的從犯、立功、自首、未遂、坦白、退贓退賠、認罪認罰、認罪悔罪等量刑情節明確了從寬處罰的幅度。根據從寬處罰的功能大小,大致可以分為三個位階:1.從犯、立功(重大立功)、自首、未遂屬于第一位階從寬處罰情節。從犯與立功(重大立功)的量刑功能大體相當。雖然從犯與未遂的從寬處罰尺度相當,但從犯屬于應當型情節,而未遂屬于可以型情節,因此從犯當之無愧屬于第一從寬處罰情節。未遂從寬處罰的起點幅度雖然大于自首,但自首從寬處罰的上限高至免除處罰,因此自首的從寬處罰功能排位更靠前。2.坦白、退贓、退賠屬于第二位階從寬處罰情節,一般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以下。3.認罪、悔罪、羈押期間表現好屬于第三位階從寬處罰情節,一般可以減少基準刑的10%以下。認罪、悔罪與坦白、自首不可重復評價。對于綜合具有認罪認罰與自首、坦白、當庭自愿認罪、退贓退賠、賠償諒解、刑事和解、羈押期間表現好等量刑情節的不作重復評價,但可以加大從寬處罰力度,減少基準刑的6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處罰。

    在涉企輕罪具體案件中,目前實踐中有三種顧慮嚴重限制了以上量刑情節功能的發揮:一是認為嚴格貫徹《量刑指導意見》從寬處罰幅度的規定,可能導致大量被告人最終被判處緩刑、免除處罰;二是認為大量被告人最終要精確到判處六個月、三個月、二個月,破壞了傳統的二年、三年的“刑格”;三是擔心檢察機關抗訴,判輕了可能追究瀆職責任。筆者認為,對輕罪案件判處大量精確到幾個月的有期徒刑、拘役、緩刑、免除處罰,符合輕罪的罪質罪量特征,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符合當前黨和國家對涉企輕罪案件的總體刑事政策精神,不應因追求量刑簡約、傳統刑格而違反罪質罪量原理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三、涉企輕罪案件應當準確認定兩類責任人員并按照犯罪作用充分體現量刑差異

     ?。ㄒ唬蚀_認定涉企輕罪案件兩類責任人員

      這兩類責任人員分別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目前,尚未有正式的立法和司法解釋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的概念進行界定。比較權威的觀點來源于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1994年1月27日對公安部法制司作出的《關于如何理解“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問題的復函》。根據該復函,“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是指在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中,對本單位實施犯罪起決定作用的,負有組織、決策、指揮責任的領導人員。單位的領導人如果沒有參與單位犯罪的組織、決策、指揮,或者僅是一般參與,并不起決定作用的,則不應對單位的走私罪負刑事責任?!爸苯迂撠熑藛T”,是指直接實施本單位犯罪行為或者雖對單位犯罪負有部分組織責任,但對本單位走私犯罪行為不起決定作用,只是具體執行、積極參與的該單位的部門負責人或者一般工作人員。公安部1994年3月3日在對遼寧省公安廳作出的公法〔1994〕27號答復函中,原文轉述了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的意見。

      以上觀點長期以來被實踐中廣泛援引,對司法適用的統一起到了積極作用。在沒有新的法律和司法解釋出臺的情況下,對以上觀點應當參照適用,除非在個案中出現明顯的法律適用問題。

     ?。ǘ┌凑辗缸镒饔贸浞煮w現涉企不同責任人員的量刑差異

      單位犯罪與共同犯罪既有類似的地方,又有明顯的區別,惟其如此,共同犯罪案件中區分主從犯的做法未必適用于單位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單位犯罪案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是否區分主犯、從犯問題的批復》(法釋〔2000〕31號)中,明確指出“在審理單位故意犯罪案件時,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可不區分主犯、從犯,按照其在單位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判處刑罰?!?/span>

    需要注意的是,對犯罪過程中所起作用大小的評判不能唯職務高低論,職務高的人員所起的作用未必大,職務低的人員所起的作用未必小。在涉企輕罪案件中,對各責任人員所起作用的認定,應當綜合犯意的提起,組織、策劃介入程度,實行行為和輔助行為參與程度,犯罪結果發生的原因力以及犯罪完成的主要途徑等事實,全面客觀公正認定。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四、涉企輕罪案件應當充分發揮羈押必要性審查制度對緩刑適用的導向作用

      2012年修正后的刑事訴訟法首次增設了逮捕后羈押必要性審查制度。羈押必要性審查,是指人民檢察院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三條之規定,對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無繼續羈押的必要性進行審查,對不需要繼續羈押的,建議辦案機關予以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監督活動。2016年1月1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了《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同年7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刑事執行檢察廳出臺了《貫徹執行〈人民檢察院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案件規定(試行)〉的指導意見》。根據該指導意見,刑事執行檢察部門應當根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犯罪事實、主觀惡性、悔罪表現、身體狀況、案件進展情況、可能判處的刑罰和有無再危害社會的危險等因素,綜合評估有無必要繼續羈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無繼續羈押必要性的評估可以采取量化方式,設置加分項目、減分項目、否決項目等具體標準。經羈押必要性審查,符合條件的,應當在立案后十個工作日以內決定是否提出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羈押必要性審查制度實際上起到了緩刑適用條件審查前移的效果,對擴大緩刑的適用具有重要意義。對于經檢察機關提出變更強制措施建議最終未予羈押的被告人,人民法院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上,認為沒有明顯違反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或者沒有不符合緩刑適用條件的,在判罰上原則應當優先考慮適用緩刑。

    羈押必要性審查采取立案初審制度,將實體審查與立案初審分開?!安对V合一”改革后,部分地方檢察機關采取了變通做法,堅持立案初審與實體審查一體原則,對于決定不予提出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的建議的,不予立案。這樣變通的做法與相關文件的規定嚴重沖突,在一定程度上使得羈押必要性審查的價值大打折扣。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五、涉企輕罪案件應當充分發揮企業合規審查制度對緩刑的導向作用

      加強企業合規管理,是新時期中央推動企業全面加強合規管理,加快提升依法合規經營管理水平,保障企業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舉措。2021年6月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等9部門聯合研究制定了《關于建立涉案企業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的指導意見(試行)》,并發布了企業合規改革典型案例,要求檢察機關在辦理涉企犯罪案件時,主動審查是否符合企業合規試點適用條件,督促企業做好合規承諾,并在企業合規建設過程中進行實質化整改。檢察機關在聽取各方面意見后,依法決定是否適用不起訴,或者和認罪認罰相結合,加大緩刑適用力度。企業合規改革試點的主旨在于督促企業作出合規承諾并開展合規建設,通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堅持和落實能不判實刑的提出判緩刑的量刑建議,努力讓企業“活下來”“留得住”“經營得好”。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在《對〈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人民檢察院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情況的報告〉的審議意見》中指出,對認罪認罰的輕罪案件,一般應當依法從簡從寬辦理,依法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訴的不訴;能適用緩刑的,依法提出適用緩刑量刑建議。加強對認罪認罰案件的量刑研判,對依照法律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可能判處免予刑事處罰的輕罪案件,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逐步提高認罪認罰案件相對不起訴適用率。據此,如果對涉企輕罪案件企業作出合規整改和認罪認罰的,原則上應當適用緩刑或者免予處罰。不適用緩刑或者免予處罰的,應當作出說明。人民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中,應當全面查明企業合規整改的相關事實和認罪認罰的自愿性、真實性和合法性,充分發揮企業合規審查制度對加大緩刑適用空間的積極導向作用,爭取最大的司法辦案效果。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六、涉企輕罪案件應當綜合考慮認罪認罰量刑意見和新發生的情節

      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被告人認罪認罰案件,應當審查認罪認罰的自愿性和認罪認罰具結書內容的真實性、合法性,特別是要通過庭審查明定罪量刑的關鍵事實、證據。對于有爭議的事實和證據,應當進行調查、質證,法庭辯論可以僅圍繞有爭議的問題進行。

      實踐中,有部分事實可能發生在量刑建議作出之后。如“兩高”最新出臺的《量刑指導意見》增設了羈押期間表現好可以減少基準刑的10%以下的規定。被告人及辯護人提出,之前的量刑建議依據不包括羈押期間的表現,請求在量刑建議的基礎上從輕調整刑期。對此,人民法院可以依職權向看守所或監獄部門直接調取被告人在羈押期間的表現,也可以協調檢察機關調取,并在量刑時綜合考慮量刑意見和羈押期間的表現,依照相關規定對量刑意見進行調整。又如,量刑意見作出后,被告人家屬籌集資金,全部退繳退賠,或者被告人提前主動將罰金或者退賠資金打入法院賬戶,通過行動表示退繳退賠誠意的,人民法院原則均可以作為新的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ㄗ髡呦礕20反腐敗追逃追贓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 )

     廣州刑事律師.jpg

    上一條:廣西壯族自治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封寧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下一條:【廣州刑事律師】人臉識別信息犯罪的刑法治理路徑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