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廣州刑事律師】人臉識別信息犯罪的刑法治理路徑

    分享到:
    點擊次數:181 更新時間:2021年08月26日16:10:57 打印此頁 關閉

    廣州刑事律師網】

    人臉識別信息犯罪的刑法治理路徑

    作者:張莉 劉洋 來源:人民法院報

     

    前言:本文來自中國法院網,廣州刑事辯護律師團隊整理編輯,供大家學習,版權歸作者所有。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發展,“刷臉”已廣泛應用到移動支付、門禁安檢、手機解鎖等日常生活領域,但也引發了人臉圖像“深度偽造”“反向破解”等技術濫用的擔憂,以及“無感抓拍”“身份冒用”等違法犯罪治理的難題。為規范人臉識別信息的采集、使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個人信息相關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對使用、處理人臉信息引起的民事案件的司法適用進行了規定,但人臉識別信息的刑法保護是遏制人臉信息濫用、保護公民個人敏感信息的最后手段,故有必要探索人臉識別犯罪的刑法治理路徑。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一、人臉識別信息犯罪的規制難題

      首先,秘密抓拍、非法使用他人人臉圖像等行為難以認定為犯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規定“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他人出售或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行為成立犯罪,而秘密拍攝他人的人臉照片,或者利用他人已公開的照片提取人臉識別數據等行為,未必達到“情節嚴重”而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司法實踐中,批量從他人照片中提取人臉識別信息行為的目的,往往是為下游的敲詐勒索、盜竊等其他犯罪實施提供條件,但司法機關未掌握下游犯罪證據的情況下,難以將上游的行為認定為犯罪預備,導致人臉識別黑灰產業鏈犯罪難以有效遏制。

    其次,不法分子匿名化協作形態難以認定為犯罪。雖然刑法增設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等罪名打擊互聯網犯罪鏈條中的幫助、教唆等階段性行為,但人臉識別信息犯罪鏈條中匿名化、專業化特征,以及不同階段分工協作“去聯絡化”特征,都導致上述罪名鞭長莫及。

     

      二、明確人臉識別信息犯罪的法益侵害特點

      人臉識別信息本質上屬于個人敏感信息,刑法應對其重點保護?!度珖嗣翊泶髸瘴瘑T會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網絡安全法以及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明確將生物識別信息作為公民個人信息進行保護,就是為了避免人臉識別信息被濫用后導致難以挽回的危害后果。

      首先,人臉識別信息具有個人專屬性,在個人信息安全、財產安全領域發揮“密碼解鎖”“身份驗證”等功能。人臉識別信息的個人專屬性表現為人臉信息的高識別性,即無需附加信息或與公共領域內其他信息進行比對,即可在特定環境中單獨識別出特定個人——如通過個人照片即可識別出信息主體,并非像DNA、虹膜等信息那樣必須通過系統對比才能識別出主體身份。人臉信息的高識別性,導致直接呈現于體表的人臉信息(如人臉圖像)很容易通過被動式采樣被秘密收集,其盜取難度在同類生物敏感信息中較低。所以,非法收集人臉信息往往是利用他人人臉識別信息實施詐騙、盜竊等侵犯個人權利犯罪的先行行為,應從源頭遏制此類行為才能有效打擊下游犯罪。

      其次,人臉識別信息犯罪侵犯社會管理秩序。研發圖片破解程序、深度偽造技術雖然是互聯網技術進步的體現,但應限制其適用范圍,警惕不法分子以“技術中立”之名從事互聯網黑灰產業。例如,某甲是職業黑客,曾因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被判刑,那么某甲在QQ、微信群、網站上發布廣告“定制木馬病毒、反破解軟件”的行為應引起重視,如果有證據證明某甲提供的程序或軟件被用于人臉識別信息犯罪,可從“定制”推定某甲和下游犯罪人之間存在“明知”的意思聯絡。

    最后,“知情同意”并不必然阻卻法益侵害。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明確規定“取得個人同意,個人信息處理者才能處理個人信息”;知情同意“應當由個人在充分知情的前提下自愿、明確作出。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處理個人信息應當取得個人單獨同意或者書面同意的,從其規定?!比绻袨槿巳〉眯畔⒅黧w同意而處理他人的人臉識別信息,則其行為并不符合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中的“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因而不構成犯罪。但對于妨害社會管理秩序型濫用人臉識別信息的行為,信息主體對個人敏感信息處理作出“知情同意”的意思表示,并不能阻卻集體法益侵害成立。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

      三、人臉識別信息犯罪的規制路徑

      首先,通過司法解釋加強對人臉識別信息的保護力度。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中的“情節嚴重”的情況,該條文將行蹤軌跡、征信信息、健康生理信息等納入保護范圍,并未明確提出對“生物識別信息”加強保護。由于人臉識別信息應用范圍廣泛、一旦泄露難以挽回損失,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特別設置了“敏感個人信息”的處理規則;為遏制愈演愈烈的人臉識別信息濫用問題,司法解釋應對侵犯個人敏感信息的行為設置更低的入罪門檻,以強化犯罪打擊效果,預防犯罪蔓延。

      其次,通過對“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擴大解釋規制“反向破解”等技術違法行為。專門制作、使用非法程序而非法獲取他人人臉識別數據的行為,截獲、調換人臉識別認證數據等行為完全符合“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的犯罪構成。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指出,本解釋所稱“身份認證信息”,指用于確認用戶在計算機信息系統上操作權限的數據,故提供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而非法獲取相關數據的專門性程序、工具的行為屬于該罪的規制范圍。

      最后,擴充冒名頂替罪的規制范圍,防治人臉識別信息犯罪。人臉識別信息濫用向上承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向下又是盜竊、詐騙等犯罪的幫助行為,司法機關應正視人臉識別犯罪的獨立價值。刑法中有關身份犯罪的罪名如招搖撞騙罪,偽造、變造、買賣身份證件罪和使用虛假身份證件、盜用身份證件罪無法有效規制濫用人臉識別信息行為。刑法修正案(十一)中增設了冒名頂替罪,對盜用、冒用他人身份,頂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學歷教育入學資格、公務員錄用資格、就業安置待遇的行為予以打擊。那么通過人臉識別信息冒用他人身份的行為——如在網絡空間利用深度偽造技術制作他人人臉模型而盜竊他人銀行賬戶、入侵他人征信系統——同樣冒用了權利人個人的身份,為什么不構成此罪?從長遠來看,網絡空間內利用他人生物識別信息冒充他人身份的行為也應納入冒名頂替罪的打擊范圍;即非法使用他人敏感信息盜用、冒用他人身份,獲取非法利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組織、指使他人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ㄗ髡邌挝唬褐泄舶不帐∥ㄎ瘑T會,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廣州專業刑事律師,廣東刑事辯護律師廣州刑事律師.jpg

    上一條:【廣州刑事律師】涉企輕罪案件量刑要點論綱 下一條:【廣州刑事律師】交通肇事刑事案件中非典型逃逸的認定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