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廣州刑事律師】財產刑執行的預防性目的和主要原則

    分享到:
    點擊次數:165 更新時間:2021年08月16日22:23:04 打印此頁 關閉

    廣州刑事律師網】

    財產刑執行的預防性目的和主要原則

    作者:杜佳鑫 王東興 來源:人民法院報

     

    前言:本文來自中國法院網,廣州刑事辯護律師團隊整理編輯,供大家學習,版權歸作者所有。

     

    與民事執行實現債權的矯正正義目的不同,財產刑執行的目的應當與刑法預防犯罪的目的一致,而預防正義不僅包含教育改造的特殊預防,刑罰必須執行的一般預防作用更是題中之義。預防正義是財產刑執行制度的價值所在,體現其價值導向的法律原則體系應包含刑罰必須執行原則、教育懲戒原則和經濟性效益原則,其中刑罰必須執行原則在財產刑執行領域屬于“帝王條款”式的基礎原則。

    財產刑執行是國家司法活動中的一個具體領域。與逐步成熟的民事執行法律體系相比,現階段財產刑執行僅奠定了初步的制度框架,尚未形成單獨的法律部門,財產刑的具體執行需要參照適用民事執行程序的規定。同時,由于財產刑執行和民事執行在執行主體和程序上具有很多共性,使得兩者在執行實務中呈現出日漸融合的趨勢。有學者據此認為,財產刑執行應當納入強制執行法的立法體系??墒?,財產刑與民事債權存在本質上的差異,如果納入強制執行法的立法體系,可能會出現財產刑執行與民事執行“同途殊歸”的現象,所以財產刑執行的程序設計應當明確體現出與民事執行的差異性。特別是目前財產刑執行的專業化實施尚處于初步階段且面臨實效困境的情況下,將財產刑執行作為一個子部門加以研究,根據其本身特殊的內在規律,探索可適用于客觀狀況的現實路徑,有利于建立內在本質與外在程序高度統一的財產刑執行制度。

     

      一、財產刑執行與刑法皆具有犯罪預防目的

      法律制度的目的性決定了法律制度的內在規律性,具體體現為制度的價值導向原則。財產刑執行的特殊規律本身就體現了目的與原則的統一,目的與原則的統合屬于“綱舉目張”的關系。

      刑罰實現是刑法實施的結果,刑罰執行是刑罰的實現程序。財產刑執行的目的是實現刑罰,也是為了實施刑法,在程序目的上與刑罰實施的目的存在連貫性、一致性。在過去,刑法思想相對注重對罪犯施加等量痛苦平衡的報應刑思想和與罪犯人身危險性一致的教育刑思想,而現代刑法思想更加注重對罪犯的改造,以便實現特殊預防和一般預防,達到“保護人類社會的共同生活秩序”的目的。財產刑執行作為刑法實施的最終階段,其程序本身的目的就在于實現這種預防的正義,這就決定了財產刑執行程序與民事執行程序之間存在本質上的區別。

    民事執行程序的目的是實現申請執行人基于生效民事裁判的合法權益,以恢復被破壞的民事法律關系,實現矯正的正義。刑罰執行程序中,犯罪對社會秩序所造成的嚴重損害已經成為已然狀態,這種利益損害已經不可恢復、不可回轉,刑罰實施的目的不是對被損害的利益做出補償,而是預防同類損害再次發生。我國刑罰體系中財產刑雖然屬于附加刑,但其在適應罪行輕重程度、打擊營利目的犯罪、避免監禁交叉感染、促進罪犯改造方面具有明顯的優點。同時,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貪利型犯罪的增加,財產刑的適用率越來越高,經濟安全和社會秩序層面對財產刑的犯罪預防作用的需求越來越強烈。財產刑執行制度必然要適應經濟基礎的發展要求,在吸收民事執行制度的經驗基礎上,為實現刑法目的發揮實際作用。

     

      二、財產刑案件的執行現狀

      現階段,由于財產刑執行研究還處于一個相對較冷的階段,財產刑執行沒有具體的、相對完善的法律原則可以適用。目前理論界和實務界對財產刑執行適用原則的研究和探索也不多,主要有以下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理論界有學者在揚棄行刑原則和民事強制執行原則的基礎上,提出罰金刑執行的基本原則應當包括執行合法原則、執行合理原則、說服教育與強制執行相結合原則、執行人性化原則、執行個別化原則、民事執行優先原則和人權防衛原則。這一原則分類中,有的原則之間有交叉重疊之處,比如執行人性化原則和人權防衛原則;有的是與其他部門法共通的原則,比如執行合法原則應為公法領域所有部門法所共用,說服教育與強制執行相結合原則與民事執行通用,執行個別化亦與量刑個別化原則有同工之妙??梢?,總體上尚未體現出財產刑執行的特殊性,且體系過于龐大。

      第二種意見:有偏實務研究的學者提出將民事執行原則作為財產刑執行的首要參考原則。盡管該觀點體現了現階段財產刑執行的實踐特點,也有明確的司法解釋條文依據,但參照民事執行規定只是財產刑執行尚未形成完善制度的情況下,為適應司法實踐的需要而設定的“轉致”條款,作為過渡時期立法技術的體現,民事執行的法律規則并不能當然地適用于刑事執行。

    這兩種意見雖然都有一定的道理,在某一個領域都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也都存在一定的缺陷??傮w上兩種意見都無法體現出刑事執行的特殊性,都不應當上升為體現財產刑執行價值取向的法律原則。

     

      三、堅持導向預防正義的法律適用原則

      財產刑執行的目的決定了制度本身的價值導向。法律制度的建立和改革需要基于一定的法律原則,對于特定的法律部門來說,更重要的是確立與制度目的相統一的具體法律原則。因此,筆者認為,應當結合財產刑執行的本質目的,建立能夠發揮制度內部統一的導向與統領作用的法律原則。

      1.突出教育懲戒原則

      司法機關依照法定職責和程序對罪犯判處財產刑的懲罰,目的之一是為了對其進行教育改造。在財產刑的執行過程中,執行部門應當秉持懲罰手段的改造目的,注重執行程序和方式對罪犯的實際教育效果,此即將財產刑定性為對罪犯的懲教手段。

      有學者基于罪犯對國家承擔的是公法上的責任,以及沒收財產、罰金在外在表征上的共通性,認為財產刑本身具有公法債權性質。該觀點忽略了刑罰本身在預防目的上與民事債權本質上的不同。國家對社會安全和秩序的維護負有管理職責,也對犯罪造成的損害負有間接責任,這是司法救助制度適用的正當性基礎之一,但國家不能因為其負責保護的重大利益受到侵害而獲得“債權”,否則在正當性方面容易受到質疑。國家若作為債權人運用公權力強制實現債權,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不符合權力制約的程序原理。另一方面,如果財產刑屬于債權,那么實際損失理應計算利息,而現行法律并不支持計算遲延利息,甚至不收取執行費。將公法責任債權化的目的或許是為了引入私法的自由、平等、人權精神,但刑罰基于強制性,原則上不應存在是否履行以及如何履行的自由。

      可見,將財產刑定性為對罪犯的懲教手段,有利于明確教育改造的價值導向,而不應將財產刑的執行程序定位于債權的實現。

      2.兼顧執行經濟性原則

      財產刑執行的經濟性需求來源于刑罰的經濟性原則。很多學者認為,法律經濟學在刑法中的宗旨體現為“使刑事審判制度的運轉成本最小化”。法律執行的經濟性不僅是法律制度領域內共通的原則,也是法律制度本身內在統一的價值基礎。以財產刑替代自由刑已經節約了行刑的成本,其執行到位后又會增加國庫的收入,本身就體現了行刑的經濟性。

      相對于民事執行平等保護雙方當事人的程序設計,財產刑作為國家對罪犯單向的懲罰方式,其執行制度設計理念應當貫徹簡便和實效原則。所以,在實現財產刑執行目的的過程中,應當優化司法資源的配置和衡量成本支出,以確定和選擇高效節約的執行措施。

      “報應體現的是刑罰的正當原則;預防體現的則是刑罰的效率原則?!眻绦薪洕栽瓌t與程序目的的契合之處在于,執行以剝奪再犯能力和抑制犯罪意圖為限,不以增加國庫收入為追求。罪犯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害性被改造剔除之后,便實現了特殊預防和一般預防效果,也將節約懲治可能發生的犯罪的支出,引導罪犯回歸社會,最終有利于保障社會的良性發展。

      3.強化財產刑必執原則

      財產刑必須執行的理念是學界的共識,且已被社會各界所認可。應當說,財產刑執行的目的和價值基礎都維系在能否執行上。財產刑是否執行不僅關乎刑法權威和程序正義,更是促進刑事法律制度發展、有效抑制貪利型犯罪、維護社會安定和秩序的需要。因此,必執原則應當成為財產刑執行的基本原則。該原則在財產刑執行制度中的地位,與“誠實信用”原則在民法中的地位一樣,應當屬于財產刑執行的“帝王條款”,是其他原則的基石。必執原則決定預防正義的目的能否實現和實現的程度,教育改造和經濟性原則分別屬于規制如何執行以及效果導向的一般原則。只有在財產刑必然得以執行的前提下,才產生如何執行和執行效果的問題。

      財產刑必執原則有利于維護法律的權威性和嚴肅性。刑罰價值作用的發揮在于其實際執行的必然性,而不在于法律條文的宣示和刑事判決的宣告。貝卡利亞認為:“如果讓人們看到他們的犯罪可能受到寬恕,或者刑罰并不一定是犯罪的必然結果,那么就會煽惑起犯罪不受處罰的幻想?!币话泐A防有賴于有效的執行程序,特殊預防是制度對具體個案的適用效果,兩者統一于有效的制度程序中。倘若財產刑不能執行,則無法對罪犯進行教育與改造,也無法發揮一般預防的作用。雖然相對于監禁刑,財產刑的嚴厲性要緩和許多,但一經生效的財產刑執行裁判同樣具有執行力,應當得到嚴格執行。而財產刑得不到良好執行將損害刑事判決的權威性和嚴肅性,撼動整個財產刑制度的社會價值,對社會安全和秩序造成危害。

      財產刑必執原則具有預見和宣示效應。作為解決財產刑執行難的建議,有的學者基于人道主義和有利于改造的理由,提出采納行刑時效原則,即在財產刑判決生效后經過一定時效未能實際執行時,即不再執行,以避免無限期的執行面臨的可能性困境。筆者認為,行刑時效原則是違背刑罰必須執行原則的,在法律制度的客觀宣示效果上給罪犯以逃脫制裁的僥幸心理。刑罰如不執行則對其他潛在犯罪不能產生預防和震懾作用,也不能達到對罪犯進行教育改造的實際效果。何況必執原則也不違背人道主義,因為財產刑執行要參照民事執行,其中需要保留被執行人及其家屬的必需生活用品以及必需生活費用等,這體現了執行的謙抑性。

     ?。ㄗ髡邌挝唬簭V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

     廣州刑事律師.jpg

    上一條:【廣州刑事律師】陳瑞華:刑事和解程序 下一條:【廣州刑事律師】涉走私犯罪的“自洗錢”行為認定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