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廣州刑事律師】利用木馬程序贏取虛擬貨幣用以銷售的定性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09日22:42:50 點擊次數:7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廣州刑事律師

    利用木馬程序贏取虛擬貨幣用以銷售的定性

    作者:申斌 來源:人民法院報

     

    前言:本文來中國法院網,廣州刑事辯護律師團隊整理編輯,供大家學習,版權歸作者所有。

     

    虛擬貨幣對于主觀上有非法變現目的的游戲對局者具有賭博籌碼的功能,因此,通過木馬遠程控制在網絡游戲對局贏取虛擬貨幣用于銷售,應按詐騙罪定罪處罰。

      案情

      在2009年至2010年間,葉烽伙同他人,故意在互聯網上設置假冒游戲網站,傳播木馬病毒,并利用木馬程序非法控制他人計算機信息系統。201042518時許,葉烽伙同他人,通過木馬程序控制一名為“羅馬帝國主義”的游戲玩家(真實姓名為任某)的電腦,發現該玩家持有大額的虛擬貨幣,為贏取該玩家的虛擬貨幣,葉烽使用以徐永清身份證申請的“復古環境棵”的游戲賬號,與被害人任某在“456棋牌游戲”中的“溫州二人麻將”里,以虛擬貨幣作為“籌碼”進行賭博,葉烽利用遠程控制程序看任某的“麻將底牌”,將任某持有的260余億虛擬貨幣贏走。葉烽等人將所得虛擬貨幣變賣給銀商后非法獲利共計人民幣160余萬元,其中葉烽分得人民幣120余萬元。

      公訴機關以被告人葉烽犯詐騙罪,向浙江省云和縣人民法院起訴。

      裁判

      云和縣法院經審理認為:虛擬貨幣對于主觀上有將贏取的虛擬貨幣非法變現為目的的游戲對局者具有賭博籌碼的功能,在非法變現時具有財產屬性。被告人葉烽通過設置假冒游戲網站、使用木馬遠程控制,以網絡游戲對局的形式詐取被害人虛擬貨幣進行銷售變現,其主觀上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采取了隱瞞真相、虛構事實騙取他人虛擬貨幣的行為并最終變現,故被告人葉烽的行為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被告人葉烽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網絡對局游戲中,采用木馬程序非法控制他人計算機信息系統偷看游戲底牌的方法,騙取他人虛擬貨幣變賣,價值人民幣160余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己構成詐騙罪。

      云和縣法院以被告人葉烽犯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違法所得予以繼續追繳。

      被告人葉烽不服,向浙江省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麗水中院經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涉及三方面的問題:

      1.在網絡對局類游戲中,賭博與娛樂的區別

    456游戲中心”的“456虛擬財富服務條款”明確規定“456游戲銀子僅僅是計算機系統中的一個數值,本身并無實際價值,不得用于賭博活動,不得販賣虛擬財富。”從社會現實的妥當性角度出發,網絡游戲中賭博行為有兩個必備的構成要件:主觀上是對局的目的是為了將贏得的虛擬貨幣貨幣化,客觀上的構成要有“銷售”虛擬貨幣的行為。主觀上是否具有賭博的目的,可以從游戲的數額、是否從正規渠道購買虛擬貨幣,是否進行“銷售”、游戲者的心理因素綜合判斷。本案中葉烽、任某等人以將游戲對局的虛擬貨幣銷售為目的,應認定為賭博。

      2.網絡對局的用于賭博的虛擬貨幣價值如何確定 

    根據我國的法律規定和相關公司的服務條款,虛擬貨幣不能通過價格轉讓的方式合法進行流通,即不存在正規的市場流通價值。參賭人員明知該游戲幣存在黑市銷售渠道,并且具有通過非法渠道轉化為貨幣的可能,虛擬貨幣在此情況下己經從娛樂性質的虛擬物品轉為賭博的籌碼,這類兌換籌碼的對象不為傳統意義的賭場,而是兌換虛擬貨幣的“銀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1998]4號)第五條規定:“被盜物品的數額,按照下列方法計算:……(七)銷贓數額高于按本解釋計算的盜竊數額的,盜竊數額按銷贓數額計算。……”盜竊和詐騙都是屬于侵犯財產類案件,可將不存在正規市場的虛擬貨幣按銷贓數額計算。另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公通字[2010]40號)中的“賭資數額可以按照在網絡上投注或者贏取的點數乘以每一點實際代表的金額認定。對于將資金直接或間接兌換為虛擬貨幣、游戲道具等虛擬物品,并用其作為籌碼投注的,賭資數額按照購買該虛擬物品所需資金數額或者實際支付資金數額認定”的規定,對于實際贏取的虛擬貨幣進行兌換的,由于虛擬貨幣在實際銷售中有一定的漲跌幅度,將虛擬貨幣按實際銷售所得亦符合該司法解釋的精神。

      3.通過木馬程序在網絡對局游戲贏取虛擬貨幣認定為詐騙的條件 

    本案中,被告人葉烽通過木馬程序控制了網絡游戲對局的輸贏,此時不再具有通常意義上游戲對局輸贏的不可測性,被告人葉烽通過設置假冒游戲網站、使用木馬遠程控制,以網絡游戲對局的形式詐取被害人虛擬貨幣進行銷售變現,其主觀上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采取了隱瞞真相、虛構事實騙取他人虛擬貨幣的行為并最終變現,其行為符合詐騙罪的構成特征。

      在本案中,有觀點認為直接認可虛擬貨幣具有使用價值,葉烽詐騙游戲虛擬貨幣的行為構成詐騙罪,而不必以詐賭的路徑認定為詐騙罪。該觀點是不妥當的。在網絡對局游戲中,如果直接認可虛擬貨幣具有價值,則不但與國家為防止虛擬貸幣對實體經濟的沖擊而將虛擬貨幣非價值化的精神相沖突,亦將從間接角度得出網絡游戲對局網站系開設賭場的這一結論。但是虛擬貨幣在購買時必須支付價款,對此可將虛擬貨幣的價值按照購買和流通環節進行區分。網絡對局的虛擬貨幣可以用真實的貨幣按照一定的比例兌換,從游戲運營商初始購買時,網絡對局的虛擬貨幣具有經濟利益,即具有初始價值。對于該部分虛擬貨幣可參照民法“消耗物”的概念,在網絡游戲對局中隨著虛擬貨幣數量的減少而價值耗盡。在正常流通過程中,網絡游戲對局所贏取的游戲幣系純粹的娛樂性利益,不再具有價值;只有將虛擬貨幣購買過程和流通過程進行區分,才能解釋出虛擬貨幣的娛樂特性,將娛樂和賭博區分開來。從這個角度來說,對于通過正規途徑購買這部分財物如被以詐賭方式轉移,由于沒有按照正常的方式進行消耗其使用效能,在計算犯罪數額時可按購買價格計算。本案中被害人任某的虛擬貨幣一部分是在流通過程中贏取的,一部分系從“銀商”中賒購來的,故對葉烽的詐騙數額按實際銷售價格進行計算。

      (作者單位:浙江省寧波市江東區人民法院)

    上一條:【廣州刑事律師】淺析我國緩刑制度及其完善 下一條:【廣州刑事律師】腐敗類型案件中刑事推定的適用規則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我和子的性关系免费视频,一线高清视频观看在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