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律師團 136 3235 5031 

    < >

    以營利為目的,通過微信群搶紅包的方式進行賭博,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的“開設賭場”的案例

    分享到:
    點擊次數:532 更新時間:2021年03月19日21:13:33 打印此頁 關閉

    以營利為目的,通過微信群搶紅包的方式進行賭博,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的“開設賭場”的案例

     

    基本案情 

    20159月至201511月,項某(已判決)在某市某區活動期間,分別伙同被告人謝某、高某、武某、楊某等人,以營利為目的,邀請他人加入其建立的微信群,組織他人在微信群里采用搶紅包的方式進行賭博。期間,被告人謝某、高某、武某、楊某分別幫助項某在賭博紅包群內代發紅包,并根據發出賭博紅包的個數,從抽頭款中分得好處費。

     

    裁判結果 

    某省某市某區人民法院于201611月作出(2016)某0109刑初某號刑事判決:一、被告人謝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5000元。二、被告人高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三、被告人武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5000元。四、被告人楊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五、隨案移送的四被告人犯罪所用工具手機6只予以沒收,上繳國庫;尚未追回的四被告人犯罪所得贓款,繼續予以追繳。宣判后,謝某、武某、楊某不服,分別向某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某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612月作出(2016)某01刑終某號刑事判決:一、維持某市某區人民法院(2016)某0109刑初某號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的定罪部分及第五項沒收犯罪工具、追繳贓款部分。二、撤銷某市某區人民法院(2016)浙0109刑初某號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的量刑部分。三、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謝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5000元。四、原審被告人高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五、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武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5000元。六、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楊某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以營利為目的,通過邀請人員加入微信群,利用微信群進行控制管理,以搶紅包方式進行賭博,設定賭博規則,在一段時間內持續組織賭博活動的行為,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的“開設賭場”。謝某、高某、武某、楊某伙同他人開設賭場,均已構成開設賭場罪,且系情節嚴重。謝某、高某、武某、楊某在共同犯罪中地位和作用較輕,均系從犯,原判未認定從犯不當,依法予以糾正,并對謝某予以從輕處罰,對武某、楊某、高某均予以減輕處罰。楊某犯罪后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謝某、武某、高某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謝某、武某、楊某、高某案發后退贓,二審審理期間楊某的家人又代為退贓,均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錢安定、胡榮、張茂鑫)

     

    裁判要點 

    以營利為目的,通過邀請人員加入微信群,利用微信群進行控制管理,以搶紅包方式進行賭博,在一段時間內持續組織賭博活動的行為,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二款規定的“開設賭場”。

     

    上一條:【刑事律師】人民檢察院辦理網絡犯罪案件規定 下一條:違反行政管理有關規定,但尚未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經營行為,能否認定為非法經營罪?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