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負有執行義務的單位和個人以更換企業名稱、隱瞞到期收入等方式妨害執行,情節嚴重的,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案例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19日20:50:03 點擊次數:101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負有執行義務的單位和個人以更換企業名稱、隱瞞到期收入等方式妨害執行,情節嚴重的,構成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的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單位某甲建筑裝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甲公司)。

    被告人沈某,男,1964年生,甲公司實際經營人。

    2017517日,某乙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乙公司)因與甲公司合同履行糾紛訴至某市某區人民法院。同年816日,某區人民法院判決甲公司支付乙公司人民幣3250995.5元及相關利息。甲公司提出上訴,某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7117日,乙公司向某區人民法院申請執行。某區人民法院調查發現,被執行人甲公司經營地不明,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經乙公司確認并同意后,于2018227日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201859日,某區人民法院恢復執行程序,組織乙公司、甲公司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但甲公司經多次催討仍拒絕履行協議。

    201956日,乙公司以甲公司拒不執行判決為由,向某市公安局某分局(以下簡稱某公安分局)報案,某公安分局決定不予立案。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線索發現。

    201963日,乙公司向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提出監督申請,認為甲公司拒不執行法院生效判決,已構成犯罪,但公安機關不予立案,請求檢察機關監督立案。某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決定予以受理。

    調查核實。針對乙公司提出的監督申請,某區人民檢察院調閱某公安分局相關材料和某區人民法院執行卷宗,調取甲公司銀行流水,聽取乙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某意見,并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明甲公司實際經營人沈某在同乙公司訴訟過程中,將甲公司更名并變更法定代表人為馬某某,以致法院判決甲公司敗訴后,在執行階段無法找到甲公司資產。為調查核實甲公司資產情況,某區人民檢察院又調取甲公司與丙控股集團江西南昌房地產事業部(以下簡稱丙集團)業務往來賬目以及銀行流水、銀行票據等證據,進一步查明:20185月至20191月期間,在甲公司銀行賬戶被法院凍結的情況下,沈某要求丙集團將甲公司應收工程款人民幣2506.99萬元以銀行匯票形式支付,其后沈某將該銀行匯票背書轉讓給由其實際經營的某丁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該筆資金用于甲公司日常經營活動。

    監督意見。

    201979日,某區人民檢察院向某公安分局發出《要求說明不立案理由通知書》。某公安分局回復認為,本案尚在執行期間,甲公司未逃避執行判決,沒有犯罪事實,不符合立案條件。某區人民檢察院認為,甲公司在訴訟期間更名并變更法定代表人,導致法院在執行階段無法查找到甲公司資產,并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并且在執行同期,甲公司舍棄電子支付、銀行轉賬等便捷方式,要求丙集團以銀行匯票形式向其結算并支付大量款項,該款未進入甲公司賬戶,但實際用于甲公司日常經營活動,其目的就是利用匯票背書形式規避法院的執行。因此,甲公司存在隱藏、轉移財產,致使法院生效判決無法執行的行為,已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的“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公安機關的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201986日,某區人民檢察院向某公安分局發出《通知立案書》,并將調查獲取的證據一并移送公安機關。

    監督結果。

    2019811日,某公安分局決定對甲公司以涉嫌拒不執行判決罪立案偵查,同年94日將甲公司實際經營人沈某傳喚到案并刑事拘留。201996日,甲公司向乙公司支付了全部執行款項人民幣371萬元,次日,公安機關對沈某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案件移送起訴后,經依法告知訴訟權利和認罪認罰的法律規定,甲公司和沈某自愿認罪認罰。20191128日,某區人民檢察院以甲公司、沈某犯拒不執行判決罪向某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并提出對甲公司判處罰金人民幣15萬元,對沈某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的量刑建議。20191210日,某區人民法院判決甲公司、沈某犯拒不執行判決罪,并全部采納了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一審宣判后,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生效。

     

    指導意義 

    (一)檢察機關發現公安機關對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的行為應當立案偵查而不立案偵查的,應當依法監督公安機關立案。

    執行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并已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是被執行人的法定義務。負有執行義務的單位和個人有能力執行而故意以更改企業名稱、隱瞞到期收入等方式,隱藏、轉移財產,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條規定的“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予以追訴。申請執行人認為公安機關對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的行為應當立案偵查而不立案偵查,向檢察機關提出監督申請的,檢察機關應當要求公安機關說明不立案的理由,認為公安機關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制作《通知立案書》,通知公安機關立案。

    (二)檢察機關進行立案監督,應當開展調查核實。

    檢察機關受理立案監督申請后,應當根據事實、法律進行審查,并依法開展調查核實。對于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件,檢察機關可以調閱公安機關相關材料、人民法院執行卷宗和相關法律文書,詢問公安機關辦案人員、法院執行人員和有關當事人,并可以調取涉案企業、人員往來賬目、合同、銀行票據等書證,綜合研判是否屬于“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情節嚴重”的情形。決定監督立案的,應當同時將調查收集的證據材料送達公安機關。

    (三)辦理涉企業犯罪案件,應當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檢察機關應當堅持懲治犯罪與保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引導企業守法經營并重。對于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件,應當積極促使涉案企業執行判決、裁定,向被害方履行賠償義務、賠禮道歉。涉案企業及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對涉案企業和個人可以提出依法從寬處理的確定刑量刑建議。

     

    裁判要旨 

    負有執行義務的單位和個人以更換企業名稱、隱瞞到期收入等方式妨害執行,致使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無法執行,情節嚴重的,應當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予以追訴。申請執行人認為公安機關對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的行為應當立案偵查而不立案偵查,向檢察機關提出監督申請的,檢察機關應當要求公安機關說明不立案的理由。經調查核實,認為公安機關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立案。對于通知立案的涉企業犯罪案件,應當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上一條:電信網絡詐騙中,主要成員固定,其他人員有一定流動性的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組織,認定為犯罪集團的案例 下一條:涉及“套路貸”的虛假訴訟案例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我和子的性关系免费视频,一线高清视频观看在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