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屋,構成受賄罪嗎?金額如何計算?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14日19:21:59 點擊次數:85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屋,構成受賄罪嗎?金額如何計算?

     

    基本案情 

    200389月間,被告人梅某、寧某分別利用擔任某省某市某區某街道工委書記、某辦事處主任的職務便利,為某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某在某創業園區低價獲取100畝土地等提供幫助,并于93日分別以其親屬名義與陳某共同注冊成立某某賀工貿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某賀公司),以“開發”上述土地。梅某、寧某既未實際出資,也未參與該公司經營管理。20046月,陳某以某賀公司的名義將該公司及其土地轉讓給某某體育用品有限公司,梅某、寧某以參與利潤分配名義,分別收受陳某給予的480萬元。20073月,寧某因梅某被調查,在美國出差期間安排其駕駛員退給陳某80萬元。案發后,梅某、寧某所得贓款及贓款收益均被依法追繳。

      20042月至10月,被告人梅某、寧某分別利用擔任某街道工委書記、某辦事處主任的職務之便,為某某置業發展有限公司在某創業園購買土地提供幫助,并先后4次各收受該公司總經理吳某某給予的50萬元。

      2004年上半年,被告人梅某利用擔任某街道工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為某某發展有限公司受讓某大廈項目減免100萬元費用提供幫助,并在購買對方開發的一處房產時接受該公司總經理許某某為其支付的房屋差價款和相關稅費61萬余元(房價含稅費121.0817萬元,潘支付60萬元)。20064月,梅某因檢察機關從許某某的公司賬上已掌握其購房僅支付部分款項的情況而補還給許某某55萬元。

      此外,2000年春節前至200612月,被告人梅某利用職務便利,先后收受某辦事處一黨支部書記兼某某商貿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高某某人民幣201萬元和美元某萬元、某某房地產集團某置業有限公司范某某美元1萬元。2002年至2005年間,被告人寧某利用職務便利,先后收受某辦事處一黨支部書記高某某21萬元、某辦事處副主任劉某8萬元。

      綜上,被告人梅某收受賄賂人民幣792萬余元、美元50萬元(折合人民幣398.1234萬元),共計收受賄賂1190.2萬余元;被告人寧某收受賄賂559萬元。

     

    裁判結果 

    某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225日以(2008)某初字第某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梅某犯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寧某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宣判后,梅某、寧某提出上訴。某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91130日以同樣的事實和理由作出(2009)某刑二終字第某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核準一審以受賄罪判處被告人梅某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刑事判決。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關于被告人梅某、寧某及其辯護人提出二被告人與陳某共同開辦某賀公司開發土地獲取“利潤”480萬元不應認定為受賄的辯護意見。經查,梅某時任某街道工委書記,寧某時任某街道辦事處主任,對某創業園區的招商工作、土地轉讓負有領導或協調職責,二人分別利用各自職務便利,為陳某低價取得創業園區的土地等提供了幫助,屬于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在此期間,梅某、寧某與陳某商議合作成立某賀公司用于開發上述土地,公司注冊資金全部來源于陳某,梅某、寧某既未實際出資,也未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因此,梅某、寧某利用職務便利為陳某謀取利益,以與陳某合辦公司開發該土地的名義而分別獲取的480萬元,并非所謂的公司利潤,而是利用職務便利使陳某低價獲取土地并轉賣后獲利的一部分,體現了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屬于以合辦公司為名的變相受賄,應以受賄論處。

      關于被告人梅某及其辯護人提出梅某沒有為許某某實際謀取利益的辯護意見。經查,請托人許某某向梅某行賄時,要求在受讓某大廈項目中減免100萬元的費用,梅某明知許某某有請托事項而收受賄賂;雖然該請托事項沒有實現,但“為他人謀取利益”包括承諾、實施和實現不同階段的行為,只要具有其中一項,就屬于為他人謀取利益。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可以從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明示或默示的意思表示予以認定。梅某明知他人有請托事項而收受其財物,應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至于是否已實際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謀取到利益,只是受賄的情節問題,不影響受賄的認定。

      關于被告人梅某及其辯護人提出梅某購買許某某的房產不應認定為受賄的辯護意見。經查,梅某購買的房產,市場價格含稅費共計應為121萬余元,梅某僅支付60萬元,明顯低于該房產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梅某利用職務之便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產的行為,是以形式上支付一定數額的價款來掩蓋其受賄權錢交易本質的一種手段,應以受賄論處,受賄數額按照涉案房產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與實際支付價格的差額計算。

      關于被告人梅某及其辯護人提出梅某購買許某某開發的房產,在案發前已將房產差價款給付了許某某,不應認定為受賄的辯護意見。經查,20064月,梅某在案發前將購買許某某開發房產的差價款中的55萬元補給許某某,相距2004年上半年其低價購房有近兩年時間,沒有及時補還巨額差價;梅某的補還行為,是由于許某某因其他案件被檢察機關找去談話,檢察機關從許某某的公司賬上已掌握梅某購房僅支付部分款項的情況后,出于掩蓋罪行目的而采取的退贓行為。因此,梅某為掩飾犯罪而補還房屋差價款,不影響對其受賄罪的認定。

      綜上所述,被告人梅某、寧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述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梅某、寧某作為國家工作人員,分別利用各自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的行為均已構成受賄罪,且受賄數額特別巨大,但同時鑒于二被告人均具有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認罪態度好,主動交代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同種余罪,案發前退出部分贓款,案發后配合追繳涉案全部贓款等從輕處罰情節,故一、二審法院依法作出如上裁判。

     

    裁判要點 

    1.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并與請托人以“合辦”公司的名義獲取“利潤”,沒有實際出資和參與經營管理的,以受賄論處。

      2.國家工作人員明知他人有請托事項而收受其財物,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是否已實際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謀取到利益,不影響受賄的認定。

      3.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屋等物品的,以受賄論處,受賄數額按照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與實際支付價格的差額計算。

      4.國家工作人員收受財物后,因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事被查處,為掩飾犯罪而退還的,不影響認定受賄罪。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我和子的性关系免费视频,一线高清视频观看在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