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以案說法,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中,如何認定“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10日19:31:06 點擊次數:71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以案說法,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中,如何認定“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基本案情 

    被告人高某于2001年注冊成立了某某光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光公司),系公司的實際生產經營負責人。2010年以來,被告單位某光公司從被告人譚某處以600/公斤的價格購進生產保健食品的原料,該原料系被告人譚某從被告人尹某處以2500/公斤的價格購進后進行加工,某光公司購進原料后加工制作成用于輔助降血糖的保健食品某光牌山芪參膠囊,以每盒100元左右的價格銷售至某市某區某保健品店及全國多個地區。被告人楊某具體負責生產,被告人鐘某、王某負責銷售。20125月至9月,銷往上海、湖南、某等地的山芪參膠囊分別被檢測出含有鹽酸丁二胍,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將檢測結果告知某光公司及高某。被告人高某在得知檢測結果后隨即告知被告人譚某、尹某,被告人高某明知其所生產、銷售的保健品中含有鹽酸丁二胍后,仍然繼續向被告人譚某、尹某購買原料,組織楊某、鐘某、王某等人生產山芪參膠囊并銷售。被告人譚某、尹某在得知檢測結果后繼續向被告人高某銷售該原料。

    鹽酸丁二胍是丁二胍的鹽酸鹽。目前鹽酸丁二胍未獲得國務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生產或進口,不得作為藥物在我國生產、銷售和使用。某大學醫學院葛曉群教授出具的專家意見和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的鑒定意見證明:鹽酸丁二胍具有降低血糖的作用,很早就撤出我國市場,長期使用添加鹽酸丁二胍的保健食品可能對機體產生不良影響,甚至危及生命。

    20128月底至20131月案發,某光公司生產、銷售金額達800余萬元。其中,高某、尹某、譚某參與生產、銷售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金金額達800余萬元;楊某參與生產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金額達800余萬元;鐘某、王某參與銷售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金額達40余萬元。尹某、譚某與某光公司共同故意實施犯罪,系共同犯罪,尹某、譚某系提供有毒、有害原料用于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幫助犯,其在共同犯罪中均系從犯。高某與楊某、鐘某、王某共同故意實施犯罪,系共同犯罪,楊某、鐘某、王某系受高某指使實施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行為,均系從犯。高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楊某、譚某犯罪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自首,當庭自愿認罪。高某、尹某、王某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當庭自愿認罪。鐘某歸案后如實供述部分犯罪事實,當庭對部分犯罪事實自愿認罪。

     

    裁判結果 

    某省某市某區人民法院于2014110日作出(2013)某刑初字第某號刑事判決:被告單位某某光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一千五百萬元;被告人高某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九百萬元;被告人尹某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被告人譚某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被告人楊某犯生產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被告人鐘某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被告人王某犯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繼續向被告單位某某光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八百萬元,向被告人尹某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六十七萬一千五百元,向被告人譚某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一百三十二萬元;扣押的含有鹽酸丁二胍的山芪參膠囊、顆粒,予以沒收。宣判后,被告單位和各被告人均提出上訴。某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613日作出(2014)某刑二終字第某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在生產、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或者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條的規定處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二十條規定,“下列物質應當認定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一)法律、法規禁止在食品生產經營活動中添加、使用的物質;(二)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布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上的物質;(三)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告禁止使用的農藥、獸藥以及其他有毒、有害物質;(四)其他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第二十一條規定,“‘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病’‘有毒、有害非食品原料’難以確定的,司法機關可以根據檢驗報告并結合專家意見等相關材料進行認定。必要時,人民法院可以依法通知有關專家出庭作出說明。”本案中,鹽酸丁二胍系在我國未獲得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生產或進口,不得作為藥品在我國生產、銷售和使用的化學物質;其亦非食品添加劑。鹽酸丁二胍也不屬于上述《解釋》第二十條第二、第三項規定的物質。根據某大學醫學院葛曉群教授出具的專家意見和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的鑒定意見證明,鹽酸丁二胍與《解釋》第二十條第二項《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的其他降糖類西藥(鹽酸二甲雙胍、鹽酸苯乙雙胍)具有同等屬性和同等危害。長期服用添加有鹽酸丁二胍的“某光牌山芪參膠囊”有對人體產生毒副作用的風險,影響人體健康、甚至危害生命。因此,對鹽酸丁二胍應當依照《解釋》第二十條第四項、第二十一條的規定,認定為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的“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被告單位某光公司、被告人高某作為某光公司生產、銷售山芪參膠囊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楊某、鐘某、王某作為某光公司生產、銷售山芪參膠囊的直接責任人員,明知某光公司生產、銷售的保健食品山芪參膠囊中含有國家禁止添加的鹽酸丁二胍成分,仍然進行生產、銷售;被告人尹某、譚某明知其提供的含有國家禁止添加的鹽酸丁二胍的原料被被告人高某用于生產保健食品山芪參膠囊并進行銷售,仍然向高某提供該種原料,因此,上述單位和被告人均依法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其中,被告單位某光公司、被告人高某、尹某、譚某的行為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楊某的行為構成生產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鐘某、王某的行為均已構成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根據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犯罪情節、犯罪數額,綜合考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的地位作用、自首、認罪態度等量刑情節,作出如上判決。


    裁判要點 

    行為人在食品生產經營中添加的雖然不是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布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和《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的物質,但如果該物質與上述名單中所列物質具有同等屬性,并且根據檢驗報告和專家意見等相關材料能夠確定該物質對人體具有同等危害的,應當認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的“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我和子的性关系免费视频,一线高清视频观看在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