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qnqs8"><nav id="qnqs8"></nav></ruby>

    <u id="qnqs8"></u>
  • <rp id="qnqs8"></rp>
  • <input id="qnqs8"></input>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 13632355031



    法律咨詢:老檢刑事律師團 136 3235 5031 

    以案說法,如何理解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主體?單位是否承擔責任?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09日00:35:22 點擊次數:68 打印此頁 關閉
    分享到:

    以案說法,如何理解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主體?單位是否承擔責任?

     

    基本案情 

    被告人余某,女,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法定代表人,某泰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人陳某,男,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被告人伍某,男,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某泰投資有限公司財務人員。

    被告人張某,女,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財務總監。

    被告人羅某,女,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監事。

    被不起訴單位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住所某省某市。

    某省某市某元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元公司)原系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票名稱:ST某元,股票代碼:60XX。某泰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泰公司)為某元公司控股股東。在某元公司并購重組過程中,有關人員作出了業績承諾,在業績不達標時需向某元公司支付股改業績承諾款。20114月,余某、陳某、伍某、張某、羅某等人采取循環轉賬等方式虛構某泰公司已代全體股改義務人支付股改業績承諾款3.84億余元的事實,在某元公司臨時報告、半年報中進行披露。為掩蓋以上虛假事實,余某、伍某、張某、羅某采取將1000萬元資金循環轉賬等方式,虛構用股改業績承諾款購買37張面額共計3.47億元銀行承兌匯票的事實,在某元公司2011年的年報中進行披露。2012年至2014年,余某、張某多次虛構銀行承兌匯票貼現等交易事實,并根據虛假的交易事實進行記賬,制作虛假的財務報表,虛增資產或者虛構利潤均達到當期披露的資產總額或利潤總額的30%以上,并在某元公司當年半年報、年報中披露。此外,某元公司還違規不披露某元公司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公司等信息。

     

    指控與證明犯罪 

    2015129日,某市公安局以余某等人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偽造金融票證罪向某市人民檢察院移送起訴;2016222日,某市公安局又以某元公司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偽造、變造金融票證罪移送起訴。隨后,某市人民檢察院指定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檢察機關審查認為,犯罪嫌疑單位某元公司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在2011年至2014年期間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主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以及其他人員的利益,情節嚴重。余某、陳某作為某元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伍某、張某、羅某作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已構成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應當提起公訴。根據刑法第一百六十一條規定,不追究單位的刑事責任,對某元公司應當依法不予起訴。

    2016718日,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對某元公司作出不起訴決定。檢察機關同時認為,雖然依照刑法規定不能追究某元公司的刑事責任,但對某元公司需要給予行政處罰。2016930日,檢察機關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出《檢察意見書》,建議對某元公司依法給予行政處罰。

    2016922日,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將余某等人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案移送某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16113日,某市人民檢察院對余某等5名被告人以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依法提起公訴。某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本案。法庭經審理認為,某元公司作為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的公司,在2011年至2014年期間向股東和社會公眾提供虛假的或者隱瞞主要事實的財務會計報告,或者對依法應當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照規定披露,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的利益,情節嚴重,被告人余某、陳某作為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伍某、張某、羅某作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均構成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2017222日,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判處被告人余某等五人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至拘役三個月不等刑罰,并處罰金。宣判后,五名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生效。

     

    指導意義 

    1.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犯罪不追究單位的刑事責任。

    上市公司依法負有信息披露義務,違反相關義務的,刑法規定了相應的處罰。由于上市公司所涉利益群體的多元性,為避免中小股東利益遭受雙重損害,刑法規定對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只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不追究單位的刑事責任。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條妨害清算罪、第一百六十二條之二虛假破產罪、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一違法運用資金罪等也屬于此種情形。對于此類犯罪案件,檢察機關應當注意審查公安機關移送起訴的內容,區分刑事責任邊界,準確把握追訴的對象和范圍。

    2.刑法沒有規定追究單位刑事責任的,應當對單位作出不起訴決定。

    對公安機關將單位一并移送起訴的案件,如果刑法沒有規定對單位判處刑罰,檢察機關應當對構成犯罪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提起公訴,對單位應當不起訴。鑒于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與之對應的不起訴情形,檢察機關可以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最相近的不起訴情形,對單位作出不起訴決定。

    3.對不追究刑事責任的單位,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提出檢察意見督促有關機關追究行政責任。

    不追究單位的刑事責任并不表示單位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檢察機關不追究單位刑事責任,容易引起當事人、社會公眾產生單位對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沒有任何法律責任的誤解。由于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行為,還可能產生上市公司強制退市等后果,這種誤解還會進一步引起當事人、社會公眾對證券監督管理部門、證券交易所采取措施的質疑,影響證券市場秩序。檢察機關在審查起訴時,應當充分考慮辦案效果,根據證券法等法律規定認真審查是否需要對單位給予行政處罰;需要給予行政處罰的,應當及時向證券監督管理部門提出檢察意見,并進行充分的釋法說理,消除當事人、社會公眾因檢察機關不追究可能產生的單位無任何責任的誤解,避免對證券市場秩序造成負面影響。

     

    裁判要旨 

    刑法規定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只處罰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不處罰單位。公安機關以本罪將單位移送起訴的,檢察機關應當對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及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提起公訴,對單位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對單位需要給予行政處罰的,檢察機關應當提出檢察意見,移送證券監督管理部門依法處理。

     

    上一條:以案說法,重大職務犯罪案件,被告人逃匿,能否追繳其違法所得? 下一條:以營利為目的,通過微信群進行賭博,構成開設賭場罪的案例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末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我和子的性关系免费视频,一线高清视频观看在线 网站地图